詛咒詩歌論壇網刊
本刊爲非牟利性電子期刊,版權屬詛咒詩歌論壇所有。本刊保留對本刊所載作品結集或單獨發表的權利; 進行結集出版或單獨發表時將與作者簽訂出版協議,商議版權與稿酬事宜。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複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將根據國家有關法規追究法律責任。

詛咒Ⅰ


主編:江南一只豬
編輯:楊樹、梁晶、沙駱駝
制作:翅膀
詛咒QQ交流群:9835877
《小七路公車》
--楊樹
十八個人的容器要
裝進八十個人
我在後排
眼睛擠不出去
耳朵失靈。接著啞巴
大片的玻璃開始自殘
而車門
正時刻揪心著年前的
那場車禍

 
《詩人老皮》
--李曉泉
夢裏,我見到詩人老皮
他在潔白的牆壁旁推開門
帶進幾粒寒星,他身後的夜色
被風翻動,我確信他在某一章節裏走了很久
後來,他端坐在15W的日光燈下
將自己撕開,有年輪挂滿水珠兒
還有一些浪把沙推得很遠
他敏捷地將多年積攢的春天放到一棵樹上
並調好陽光的角度,至少有三次
或者四次,他吹了吹枝桠上的塵土
回頭對我說,兄弟,喝點酒吧
看這夜色將蒼穹斟得滿滿的
兄弟,這世間精靈真多,你看
她們不停地把一些雪片,扔進我們的腳印
 
《恐怖片》
--四野
像酒瓶中落下的豬毛,劁生殖器的
鋒利尖刀。這些鏡頭,剪接的效果,刺激的遊戲
一棟住著女人的樓,尖叫
貓、早熟的葡萄;八角魚和面粉
翕動的木偶。難以治愈的麻風病,乳腺癌
淋巴結的無限腫大。
緊繃的心跳,坐電梯的
長頭發女友和綠眼睛老太


《圓肚皮》
--梁晶
想念一位少女
在偉大的國度
我們不需要交代她的身份
拱起的圓肚皮將一切
是那麽仔細的诠釋
想念那失意的圓
在美好的國度
一種罪孽在向她宣判
那個還唱著童謠的季節
你抗著肚皮來回
手越來越熱
也包括天氣
圓滾的已開始泄氣
難道沒有人告訴你
你思慕那個少女早已坐到了少婦的位置

 
《年輕人》
--黃小七
我賜給你一個名字
黃偉大
你就是偉大的
毫無疑問
你即使什麽也沒有
起碼你還有青春

 
《我的請求》
--黃小七
我的請求
只有一個
把歌曲還給唱歌的人
把我還給我

 
《恐懼》
--于哲
我不能想
我和一個男人間接做愛
間接親吻和觸摸
我不敢想
我和那男人發生關系
是通過一個會叫的女人
可我不得不想
我和那男人的性行爲
我占被動一方

 
《會咬人的東西》
--李忠成
大象之間的交配
場面是宏大而輝煌的
山崩地裂般
就在廣場進行
幾千人圍觀 喝彩
産下一條蚯蚓 一部《還珠格格》電視劇
據說 鲨魚在懷孕期間
特別溫柔 不吃人 不殺生
專聽《世上只有媽媽好》
相對于人類 就落後許多
拒絕産卵是時下青少年很流行的一種浮躁心態
會打幾個噴嚏
就好象入了流 顯得很時髦

 
《瓷器的愛情》
--塗靈
那些睡在博物館裏的瓷器
都是腐爛的
雖然披著光潔的外衣
但靈魂已然枯槁
如果說穿過上古的風暴
來得再遲一些
那些源于唐宋的愛情
就不會在結滿太陽石的今天
自盡而亡

 
《隔夜茶》
--塗靈
隔夜茶讓人煩躁,讓人憑空想起一些未
完成的事情。一只蚊子爲了學會遊泳
在茶杯裏左沖右突,用身體裏附著的血逃脫死亡
這樣的死亡事件,竟然和一杯隔夜茶有關
我懼怕死亡,所以我從來不敢喝

 
《黑色的樹》
--甲基苯丙安
我沒有見到根部,就斷定那是一棵黑色的樹。
葉子是黑色的;
枝幹是黑色的;
我的視線是黑色的。
那棵樹孤獨的站在路邊,等待清晨的露水。
此時的露水也是黑色的。

 
《故事》
--西子西子
我走在你的前面
讓你看見全是背影
回頭不小心
就被你親了嘴

 
《謝曦》
--西子西子
那年冬天下雪
她說她要嫁給我
後來
南極出現了臭氧空洞
就再沒聽見她提起過這件事情

 
《死去的人們》
--比娜
那些死去的人們
就像一尾
被抽幹水分
做成魚幹的魚
它張開的嘴
眼睛,語言
都被固定
沒有了輪回
它躺在竹篾上
戰爭與仇恨
都與它遠離
像死去的人們

 
《告訴爸爸我還活著》
--江南一只豬
山君終于活不下去了
他死的時候是個處男
處男的意思是還沒被女人草過
這樣他就選擇了放棄,所有人都說
他是不懂生活的家夥
而我一直活著,現在和未來
一直努力的做很多事情,告訴你很多快樂
在你爲我而驕傲的所有時刻
爸爸,我會拼了命的活著

 
《筆走西安》
--安昌禮
誰給了生活的重擔
一位民工 鄉音濃重
吐露著古城的秘密 包括女人
他的內心 疼痛的風
榮辱的往昔 冷漠的水泥地 種子的葬禮
胸前的紐扣 這麽多的病襲
我怎麽還能談自己
青灰色的筆觸 到底要冷卻多少激情
長安的天空不知道 紮根對種子的寓意
痛吟的刺客行
一只隨筆的目光有多遼闊
外鄉人的一切 連花帶草
救不了生活在城市表面的側影
吹走的只是一些呼呼的風
筆走長安
我看見一個長發的男人
將發黃的漢字
斑斑的青銅
連同那把黃土
生生咽下

 
《清晨》
--譚浚野
大提琴拉出生活的破調子
一個頹廢的乞丐用叮當聲和著
這是個物質的地方
包括古老的豆漿油條
也成了桶子裏肮髒的填充物
兩個人----他們或是她們
他們談笑風聲
他們衣冠楚楚
他們行同陌路
床上那攤鮮紅
作爲尾聲
結束在這五月惆怅的日子裏

 
《一堆火焰》
--蕭平
一堆火焰
支在遼闊的原野
幾乎把夜空燒成黎明
我被寒冷驅向這堆火焰
抖落一身的大雪化爲月光
借助它 我看見:
燃燒的不是柴火
而是我的骨骼


导航
博客风
詛咒詩歌論壇網刊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本刊爲非牟利性電子期刊,版權屬詛咒詩歌論壇所有。本刊保留對本刊所載作品結集或單獨發表的權利; 進行結集出版或單獨發表時將與作者簽訂出版協議,商議版權與稿酬事宜。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複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將根據國家有關法規追究法律責任。



网志分类
第一期 (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詛咒詩歌論壇
暗湧低調文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