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凋零的记忆
藏于心底,却从未倾诉

一直在下雪

什么时候雪停了什么时候又开始下了,都不清楚,直到晚上去吃饭,才走下楼。

路面上铺着淡淡一层雪和空中正在飘落的雪花一起被昏黄的路灯映照的闪闪发光,一个银光素裹的世界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一种美的享受,但无心欣赏。

想起了一段话“有些事情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变成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是它们了。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它们的领地只要两处:心与坟墓。”

真的应该去收藏,而不能再去想了。经过这段日子,发现自己还不算是个无情的人,总以为自己可以很快的忘记一切,原来不是这样,自己也有放不下的时候。不想失去,却又留不住什么。所以只能去收藏。

还有人惦记我什么时候回家,真是件欣慰的事,至少还有人会想我……

吃过饭去剪发,一切从头开始,雪后的世界变得空白,似乎在等着我去重新添加新的色彩。我要尽快摆脱这段时间的阴霾。

忘记ed 收藏ing

 



哈玛雅 在 2008-01-15 18:48:07 说:

其实,一定会有某个人,在某个地方惦记我们的~~~
哈玛雅 在 2008-01-15 18:47:07 说:

一直认为雪是圣洁的,它可以埋没一切的不快与伤悲~~
小武 在 2008-01-14 12:35:55 说:

谢谢姐姐,
我会尽快改变的
雪狐 在 2008-01-13 22:12:28 说:

今天给耗子打完电话后,偶也想给你打的,只可惜没你电话,呵呵...
要好好生活啊!不要消极的过日子,那样很对不起自己的。
荷包蛋 在 2008-01-12 23:31:56 说:

但愿能摆脱那阴霾。
雪一直是纯洁的。
小武 在 2008-01-12 23:18:18 说:

只能藏与心底了
弦外之音 在 2008-01-12 22:51:29 说:

不可说,不可说。有些不可说的事,连说“不可说”三个字都不可以。
小武 在 2008-01-12 22:46:06 说:

一切顺其自然吧,并不刻意
格格巫 在 2008-01-12 22:42:14 说:

不需要苛求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