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凋零的记忆
藏于心底,却从未倾诉

阳光走着猫步来

 小花猫什么时候溜出了房间,我一点不知道。
阳光什么时候从窗棂滑了进来,我也没发现。
早上起来,房间里十分安静,桌子椅子都没有呼吸声。为了等到生命里一缕阳光的照耀,桌子靠墙站好久了,椅子擦地坐好久了。花瓶里,一束白色狗尾巴草永远干枯在青春时期,一束盛开的马蹄莲则是绢的。
猫走了,阳光来了。
猫走了,就走了吧。阳光来,就来了吧。花和草都不发言。
窗帘尽管垂着,地毯的角随意翘着。书橱里摆放着太多的真理,沉默仿佛是它的美德。
闹钟停了,错在我,我没有给它上发条。
房间里的装饰品,牛头脸谱之类,好像是从上个世纪的墙壁里冒出来的。它们或挂着,或贴着,彼此没有寂寞可言。假若它们呆也呆腻了,便可顺着墙窝钻到另一半世界里去。对面是寂寞的隔壁。
当我打开电脑时,房间就亮堂多了,衣服上的灰尘都看得十分清楚。灰尘被窗外的阳光放大了。阳光占据了整个屋子,也占据了每一个细微的地方。
阳光给我带来了最好的礼物,流动的柔和,无波的宁静。当阳光牵着宁静走进我的房间,房间里的我,骚乱的心,都被阳光流来的安静涤净了。
阳光穿透了我,心被阳光俘虏了。直到心脑合一,心神也变成阳光,体内外才亮堂起来。
安静占据了我,我的心却被安静点燃了。一个个念头,更加不安分起来。一切的心事,都开始显现在安静之下,并频频活动起来。
安静使心思变得活跃了。这些心思,有一屋子的阳光照着,越发任性,争着抢着在宁静的幕布上,演出自己的节目──有诗有歌有舞,有泪有喜有叹。
人到了寂寞深处,就不再寂寞了。寂寞已被更深的寂寞平息掉。
寂寞的人在寂寞深处,会生出许许多多的热闹来。比如,阳光来了,心事来了,它们都长着猫一样的脚,似小猫一样堪怜堪爱。这样,寂寞就不再卷土重来。
不管猫在不在家,风雨无阻,每天前来,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她来得高兴,来得勤快。
她,每天清早到,黄昏才走。早晨,她像一只捉迷藏的小花猫,从我的背后来。她先落到我的头发上,我一回头,她又跳进我的眼角。
当她快速跃过小屋的窗棂时,她太慌张了,一下子跌倒在屋地上。
我伸手去扶她,她却轻轻一闪,起身就走了。她还要忙着到下一间房屋里去。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许许多多的楼房陈列在经纬线上,都为等待她。
她走了,走得那么匆忙,她的一面小镜子,从她上衣口袋里滑了下来。一半落在书桌上,一半落在地上。即便是这样,这面明亮的小镜子也没有摔成两半。
落在书桌上的半个镜子,很快就被落在地上的半个镜子给拽了下来,她们很自然就合成了一个。一切有形的障碍,都不能将她们分割──那是一块闪亮的金箔。
老朋友每天都来,给我送上这样一块金箔。
我和阳光是老朋友了──谁说不是呢?桌子椅子花瓶和墙,也和阳光是老朋友了。有了老朋友,瓶里的花草永远不死,桌子椅子和墙也活得很有光彩。
猫喜欢在阳光里睡觉,我喜欢在阳光里耕耘。那来自心灵里的歌与舞,情与爱,都献给窗外的老朋友。
老朋友总是不打招呼,就带着幸福一块来。要是有谁冷落了老朋友,幸福转身就会走掉。花怎能不开?人怎能没有爱?愿老朋友天天来,把幸福的一切都带来。
无论你是忙碌的,还是马虎的,无论你是年老的,还是尚幼的,都不必有所担忧。老朋友公平地关注着每个人。她来到这间屋子,来到那间屋子,每天给她喜欢的人送上由她亲手打造的金箔──生命之光,谁也不会被落下。
来吧,老朋友!你的光芒会穿透岁月时空,你的爱会逐一占据所有人的心灵。


刚收到大胖兄寄来的一封信,里面写到“阳光踏着猫步走进来……”想起高中时在《中学生阅读》里读的这篇散文。有种幸福安详的体会。



哈玛雅 在 2007-12-01 16:32:01 说:

呵呵~~~
荷包蛋 在 2007-11-30 01:06:18 说:

人到了寂寞深处,就不再寂寞了。寂寞已被更深的寂寞平息掉。
寂寞的人在寂寞深处,会生出许许多多的热闹来。比如,阳光来了,心事来了,它们都长着猫一样的脚,似小猫一样堪怜堪爱。这样,寂寞就不再卷土重来。

.....
确实好文。。
格格巫 在 2007-11-29 19:40:47 说:

转得很好
小武 在 2007-11-29 19:15:05 说:

呵呵,我也看写的很好才转载的
meteorbird 在 2007-11-29 18:26:52 说:

呵呵,不看最后一句

我还准备夸你很有才能呢

很不错,尤其喜欢最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