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土进化论●
联系方式:EMAIL:[email protected] MSN:[email protected]

吊狗岭

吊狗岭(小品)

(根据张祖荣小说《吊狗岭上》改编)

  

时间:现代

地点:庄局长家

人物:庄守义老人,局长夫人素芬,包工头余胖子

 

 

[舞台上立一屏风,屏风上挂一卷轴,上书刘禹锡《陋室铭》。屏风一角装了部电话机。屏风下一张沙发。一桌二椅。]

[素芬剪齐耳短发,身着家常便服,腰围白色围裙,手端两碗菜,上]

素芬:(无奈)哎,烧了几个他爱吃的小菜,晚上又回不来。这些天明明说好了一起回老家一趟,散散心,等我请好年假,这倒好,一天到晚蹲在家里,连吃饭都见不着人影。来的也尽是些嘻皮笑脸的,他这算是对得起咱俩的结婚纪念日吗?

[说罢叹口气,将菜放到桌上,摆弄一下子桌子,顺手将围裙摘下,耍到靠椅上。庄守义老人上]

庄守义:(托着腮帮子,兴冲冲地)

八颗牙齿要五万三,今儿算是见了真世面,要是去集上卖核桃,还不知要挑多少担!

这小子花那么大血本给我弄副假牙,还让下面人特意陪我上医院,人家看了心里会咋想?一个堂堂的交通局长,花大价钱给自己的老子安了八颗假牙,传出去吊狗岭的乡亲们会咋想?再说了,萌萌下半年就升学了,不花个三五万的,这大学的门坎踏得进去吗?这怎么行,怎么行,得找他谈谈……

[敲门。素芬瞥了一眼门口,撇撇嘴,一肚子的气]

素芬:又是那些钱多得没处花的人,拎这个那个,那些包工头子上门倒也算了,连陈肖林这样的干部同志也来敲门!庄家富啊庄家富,你倒好,全让我一个人来应付。我真是受够了。

[敲门声又连着响了几下] 

素芬:不开不开,就是不开!

庄守义:(喊)家富,家富……

素芬:(疑惑)咦,这不是公公的声音吗?(开门)呀,爸,您老怎么来了?

庄守义:我还想问你们呢!做啥事儿都没个声响——

素芬:(不好意思)哦,爸,您误会了……(笑)这几天局里有个工程招标会,家富忙得……我,我也忙着应付这、那的,忘了去看您老人家了。

庄守义:(四处环顾)家富还没回呢?

素芬:是啊,这几天他的魂儿都掉在指挥部里了。

庄守义:(走到饭桌旁)饭菜也预备下了……油豆腐烧肉?看起来不错!

素芬:爸,您牙口坏了……我去煮点稀的去!(站起来,随手拎起围裙)

庄守义:欵……(向素芬招招手)过来过来……(指指自己的牙,并咧开嘴给素芬看)

素芬:(凑近,看了半晌)什么呀,牙缝里嵌了条韭芽……

庄守义:牙……牙……

素芬:牙?(突然,大叫)爸,您的牙,怎么……像春雨扫过的笋尖——全冒出来了?

庄守义:(指指素芬)你们啊你们,好大的气派!还要演戏来逗我是吧……(从口袋掏出一张单子,素芬接过去)

素芬:(看后,眼睛睁得很大)是家富陪您去的?

庄守义:他哪有时间,那胖子说是庄局长派他接我来的,小轿车都开到村里来了,镶这么几颗牙用得着这么大排场么?五万三,你们知道可以买多少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你们大排场还坐在家里充好人,我还丢不起这个人哪!

素芬:这事儿他没跟我商量,我得打电话问问他!(说着走到屏风边打电话)

庄守义:(拿着医院消费单,直摇头)

素芬:喂,我找庄局长……我是他妻子。家富吗?爸来了,说你派下属带他上医院镶牙了,还花了五万多块钱……是啊是啊……你也不知道?这事有蹊跷……你得弄清楚,一定要查清楚了,要是下次被绑架了……好好好,那我等着你回来。(挂电话)

庄守义:(疑惑地望着素芬)怎么……他不知道?

素芬:(摇摇头,蹲在老人面前)爸,这个陌生人,您还记得……长什么样吗?

庄守义:(想)胖鼓鼓的,腋下夹个……夹个黑色的皮包,(比划起来)这样大,也是鼓鼓的……笑起来一脸横肉……

素芬:(嗖地站起来)糟了,肯定是余胖子!

庄守义:谁?

素芬:一个包工头,来了好几趟了,死乞白赖的,就想让老庄抖点工程上的事给他做做。礼都送了好几筐了,都退回去了,谁知他会动你老头子的主意,哎!

庄守义:啊?(托着腮帮子,愣了半天)

[包工头余胖子上场]

[余胖子挫着身子,头缩在身子里,胖得连脖子都不见了。右腋下夹着一只包,头发梳得油光发亮,一个滚圆的肚皮弹出来;此时左右手上都拎着精包装的营养品及洋酒等]

余胖子:(唱)今儿个真高兴啊,真的很高兴啊……(突然喉咙不舒服,嘎嘎地清了清嗓子,往地上啐了一口浓痰。看了看窗)哟,灯亮堂着呢,看样子在家,嘿嘿!(绕到门前,一边敲一边喊)庄局长庄局长——

[屋里的人马上振奋起来,素芬立马走过去朝猫眼往外看]

素芬:(朝庄守义)那个余胖子找上来了……

庄守义:(气颤地抖着手,说不出话)

素芬:(开门)

余胖子:(抬起头望着一脸正义的素芬)哟,嫂子在家啊。呵嘿呵嘿……

素芬:有事吗?

余胖子:(诞着脸)进来说进来说。(把门带上)大哥还没回来啊?

素芬:谁是你大哥?谁是你大嫂?

余胖子:(故作惊异)你们啊,当然是你们,我们饭没得吃,当然找你们这些父母官了……你看,(举起手中的袋子)这不是来孝敬你们啦!

素芬:(哼笑一声)这点东西也想贿赂咱们啊?我看你是想喂狗吧!

余胖子:嫂子,您这说的……什么话呀!(朝里面一张望,发现了庄守义,大叫起来)庄大爷,大爷,您还记得我吗?下午,下午还陪着您呢……

素芬:(挡住他不让进,一边低声喝道)出去,出去!你给老爷子装牙的钱,我明天给你送去!

庄守义:(大声叹了口气)哎依——(两人都愣住)素芬,让他进来!

余胖子:(将手里的袋子放到沙发旁,挺了挺矮挫挫的身子,顺手挖挖鬓角的头发,向素芬笑笑)还是大爷通融。(走到庄守义面前)大爷,您牙好使吧!

庄守义:(眯着眼,朝余胖子笑,点点头)从来……从来没这么好使过。小余啊,你要孝顺我老爷子怎么还冒我儿子的名啊,这……这可做得不对,不对啊!(说着,下颔抖动起来)

余胖子:哎呀,你看大爷激动的,这应该的,只是……是这样的,大爷……(走到庄守义身边,俯下身耳语,庄守义激动得两眼泪花闪烁)

庄守义:好,好,好,我跟儿子说说!

余胖子:(从包里找出两张卡)大爷,您收下,收下。这是您的牙齿护理卡,刚才您忘拿了,我帮着收起来了;这一张是信用卡,您平时想吃什么想用什么呢,去商场刷一刷就好了。

庄守义:(接过卡)我以为只有汽车才需要保养,想不到牙齿也有保修卡?

素芬:爸!

庄守义:素芬,不就是什么狗屁隧道工程吗?让家富给他……

素芬:爸!

余胖子:(喜形于色)是啊是啊。

庄守义:素芬,我今天……今天没白来啊……这牙、这牙装得值得!

素芬:爸,你怎么这样说。

庄守义:(忽然从椅子上跌在地上,素芬想去扶,他抬起手,摇了摇)我能看到你们今天……这个样子……牢记我的话,我,我老头子很高兴啊……高兴!(眼里闪出泪花)

素芬:(蹲下身)爸,快别这样说。您知道家富在结婚纪念日送我什么礼物吗?(从脖子上摘下玉坠)这,是您在他考上公务员时送他的吧,他把它送给我了。我知道这个玉坠您还亲自跑去姚家庄定做来的,我戴在脖子上总觉得沉甸甸的……

庄守义:(若有所思地)不畏人知畏己知……那,你知道吊狗岭的故事?

素芬:(点点头)恩。以前是家富跟我讲,现在我还讲给萌萌这孩子听。我在图书馆查过县志,还真有那么个人,不过你们一代一代传下来,把人名传错了。那个人叫苟金贵,咸丰年间花钱捐官,居然当了三年的县官……

庄守义:(点点头,接下去)……就为了把捐官的钱收回来,他上任后就拼命搜刮老百姓的钱,贪赃枉法、大搞冤案、草菅人命,最后太平军打进来的时候,老百姓趁势反动,活捉了这苟金贵,把他吊死在那棵歪脖子苦楝树上……

余胖子:(恍然大悟)哦,原来,吊狗岭是这样得名的啊!

素芬:(毫不理会,继续说)所以,你对你儿子说过的话,他没有忘。他对我说:我是吊狗岭人,我不能成为第二条吊死狗啊……(把玉坠捧在手里)爸,这玉上的话是你想的吗?

庄守义:就是那句“不畏人知畏己知”?(素芬点头)不,那是苟金贵死后一位姓叶的清官说的话,就刻在那棵苦楝树上,我把它刻在玉上送给家富,就是希望他能铭记在心——清官一身轻啊!

余胖子:(嘿嘿笑道)清官固然好,但你们不是。

庄守义:(愤怒地)你,你说什么?

余胖子:嫂子上次,嘿嘿,收了我一套化妆品,好用吧!

素芬:(一脸羞红)我的确是收了,那是一时头脑发昏。可,可是后来庄家富给我上了堂课,我亲自送还你老婆了……

余胖子:(大吃一惊)什么,你给这娘们儿了?她不是我老婆……

素芬:管你外面找的什么人,那天你带她上我们家,亲口说她是你老婆的。

余胖子:(急)啊,那、那、那是……(转向庄守义)呵呵,大爷,那这次,您看您的牙装得也蛮好的,德国进口材料呐……价钱,您也知道,五万三,实打实的价儿。您看,明天晚上就开招标会了,替我向庄局长说说,大爷……

庄守义:说说,说说!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养了个清廉的儿子,现在老子倒替他贪污了一把。我,我……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说着用手掴自己的脸)

素芬:(惊呼着上前)爸,您这是干什么?

余胖子:(笑)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那八颗牙像树桩一样稳稳的钉在您的牙床上,难不成您还要上医院拔下来?

素芬:余胖子,我告诉你,这五万多块钱我明天还给你,现在,请你给我出去,出去!

余胖子:(死皮赖脸)我还等庄局长回来呢……你们先吃饭先吃饭……

庄守义:我的脸都丢尽了,素芬,我没脸见了人了我……(不顾两个人的争执,说着转身走入屏风后,代指卫生间)

素芬:你给我出去!(去推余胖子)

余胖子:我等着庄局长回来,大家把话摊开讲,明摆着的事,我让庄局长表个态。(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跷起二郎腿)

素芬:没用的,余胖子,你这样做解决不了问题,老爷子心疼这个钱,我们不心疼……明天,我如数付还。你给我听着——这是我的家,我们不欢迎你,现在,请—你—滚!(指着门)

[忽然,屏风后传来一声闷响,哐当一声什么东西摔破的声音,素芬惊慌地跑去屏风后,大声惊叫]

素芬:爸!爸!

余胖子:(惊悚地捂住耳朵,从沙发上站起来)怎么了,怎——么……

[话没说完,素芬从屏风后走出来,手里捧着什么,两眼怒睁,瞪着余胖子,余胖子节节后退]

余胖子:(胆战地)这,这是什么?

素芬:(愤怒的)拿去吧,你的牙,老爷子拔下来了,滚……滚……

余胖子:(接过手帕包住的牙,难以置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什么?你说什么?(看了一眼,吓得丢掉手帕,爬起来,趔趄着跑掉)

[素芬到屏风后扶出昏迷的庄守义,坐到沙发上]

素芬:爸,你怎么那么傻呀,快,咱们上医院去。(掉下泪来)

庄守义:(含糊不清)饭,还没吃饭呢。(又昏过去)

素芬:爸……等镶了牙后,想吃什么我就给您做什么……现在,我们得马上去医院。(扶着老人下)

 

(完)

 

初稿于821

注:此为本人第一篇剧作练习。



导航
博客风
●尘土进化论●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联系方式:EMAIL:[email protected] MSN:[email protected]



网志分类
我的呼吸(344)
白色年华(127)
范典看新闻(24)
艺术工厂(168)
轰炸每日(67)
人物志(47)
沉迷乐海(10)
小说连载(40)
城市金鱼(32)
随想短篇(32)
养生保健一起学(10)
快书快语(19)
品牌芥末(2)
我的歌词(7)
观察笔记(22)
爱乐小札(3)
书能载人(53)
音乐小说(5)
娱乐生杀(17)
戏剧魅影(15)
专题研究(8)
小闯译林(6)
健身日记(10)
情迷美食 (2)
我读《论语》(1)
我的宝贝(1)
政治纷呈(1)
聊天纪录(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你的范典
范典中国
范典歪酷
范典异志趣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文库
中国文化文库
当代中国研究
TRENDSMAG
Sony&Bmg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
中文电影资料库
环球电影资料库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
世界美术资料库
中华人
好书电子版
人民网
男士健康
全球艺术网站导航
读品走私
元叙事E刊
李碧华博客
上海图书馆专业门户
洪恩在线-ART
BBC中文网
思维的乐趣
新华网
艺术中国
中国诗人
七零八落集
e扇子
静话巴山夜雨时
阅读快乐
閔的古典音樂世界
燃烧音乐天堂
银海网
爱情寿司
VERY CD
古典音乐
中国书法学习网
羊城晚报-花地连载
中国论文网
文行天下
FT中文网
古典音乐资讯
新闻晨报
yestoday once more
粉丝网
两性视野
豆瓣
歌声魅影
外国文学研究
神经喜喜
中华美术论坛
天马濯月
李明顺
在线词典
我的自由式
读书中文网
一个人的漫步遐想
范典诗歌
迷失庞普洛纳
张嘴,我给你一个勺子的惊喜
July Dreamer
顾艳
一如倒映一如梦境
北大中文论坛
大脑角落
范典和罗维
范典的辞库
深南大道
room with a view
范典都快
电影博客
加州阳光
BJQIQI看图说话
程青松的海洋馆
电影森林
刘若英的博客
新浪精华博客圈
卫西谛:影像沉为文字
希区柯克的喷嚏
孔教头健身网
文化论坛
阅读网
文汇报
奥尔罕·帕幕克博客
影响
性学者方刚
两性学堂
微波音乐电台
摇滚年
光荣与梦想
寂寞独白(电影博客)
中国文化网
小北的园游会
信仰之门
书灵爱书
青年文艺网
看电影
穿城
猫扑大杂烩
天堂电影学园
陈丹青
多翻译·热爱老婆·全是新知
不许联想
藤井树
科印百科
思与文
王旭东BLOG
在线漫画
卡尔维诺中文网
青年编剧班
范典的新浪博客
MAY QUEEN
朱大可博客@栅栏后的絮语
虹影的BLOG
网易娱乐论坛
诺贝尔文学奖中文网
期刊杂志
博客新影评人圈
中国大百科
书香博客
孤草惘想
寒星池竹的博客
日与夜:杨保才的博客
破万卷书
纯写作博客
春日迟迟(陈彤)
逛书架
慕容雪村
海男
食色空间
范典的土豆网
素咖啡
我私人的红灯区
午夜飞行
韩雨亭的博客
贝小戎的博客
日知录:朱伟
扯淡的乐趣
方兴东观察
似这般好处相逢无一言
纽约时报
卫报
国家地理
不许联想
洪晃找乐
韩寒
人文大讲堂
敏思博客
朝鲜日报
台版科学人
阿拉丁工作室
幻想自慰者
猫扑读书
清韵书院个人专栏
翻译论坛
北回归线诗坛
野外论坛
阿波和七七
天堂电影论坛
东方视觉论坛
卡夫卡陆
高波摄影工作室
二十世纪中文小说经典
纽约客
读吧
19楼论坛
电影评论库
葛藤诗歌博客
中国诗歌网
庄佩红之博
摇滚博客
古典音乐之家
古典音乐在线
陈冠中博客
魏君子港片残卷
第九书库
萧敢和讯博客
王瀚涛(守望者告白)
萧敢(我的小窝)
萧敢(读书随劄)
天涯博客
闲闲书网
中国杂学
东方早报
蔡澜博客
废墟之上
音乐酒吧MTV
The Fifth Season
人民公厕
田原博客
80后作家圈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卓别灵
火神纪
京剧博客
香港文汇报
英国卫报
范昀:光荣与梦想
文学会馆
万国马桶
镜像中国
书评周刊
凡高全集
嫣醒之博
释道心——艺僧博客
墨神的凡龛
企业史碎片
大道中文期刊
演出票务通
某痞
狡兔三窟
外国文学下载
枫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