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快读小说:《1943年纪事》之四

《来吧,老娘洗干净了》(1)

六月八日夜,鬼子来时,红莲还在床上奶孩子。

她看见窗户纸忽地白了,听到了狗叫;她还闻到淡淡的松树油气味,那是有人点了松油火把。她感觉出事了。

她抱着孩子出了房间。在天井,她没有看到公爹周先会,也没有看到一个佣人。他们早就跑的没影了。这时,整个村庄的上空都弥漫着恐怖,犹如夜色一样厚重,夹杂着松油气息。

一年前,她的男人得肺病死了。孩子才两岁,她现在几乎没有时间想一个男人,一个可以给她依靠的男人。她想尽快跑起来,跑的越快越好。事实上,她根本跑不动,更跑不快,或者说她只是踉踉跄跄地快走。

路过祠堂时,她看见路边丢了一根火把,就拣起来。她一手抱孩子,一手举着火把,向着有人声的方向走。夜风吹的火把呼呼作响,松油燃烧的烟,缠在她的脸上,白皙粉润的脸蛋一下子就变得黑乎乎的。

她跑啊,跑啊,一对大奶子抖得厉害。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她追上了一群人,还有一些妇女和细伢仔。他们也深一脚浅一脚往山里走。在人群中,她的火把被挤掉了,黑暗中有人踩了她的裙子,有人摸她的屁股,还有人抓她的奶子。她不管,她紧紧抱着孩子,跟随人群中缓缓向前蠕动。

这时,有人在喊叫,鬼子到了张公了!人群一下子就砸锅了,大家更加慌乱了。就在这时,红莲一头撞在路边的老樟树上。

水笔 @ 2005-05-08 18:26:32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小说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