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快读小说:《1943年纪事》之三

《迷,在莽莽风雪中》

1942年深冬。江西临川遭遇罕见风雪,天气出奇的冷,滴水成冰。

位于冠堡村十四里地外的罗岭,被暴雪覆盖着,远远看去,就像一个雪包。在寂静的树林中,有人看见野猪出没的脚印,如果是秋天,还可以看见松鼠搬家,这里很久没有老虎的影子了。有一年春天,周先会陪省城来的客商到这里,他们用火铳将一只荷叶豹打死。后来,还有一个湖南来的猎人,在山上射死一只老虎。送到周家时,换了20块大洋。

已经是腊月了。罗岭上寒风吹过,积雪越来越坚硬。一个月都是这样,山下的土路,结满冰辙,独轮车是推不成,容易翻了。赶路的人,喜欢在棉鞋外面套一双套鞋,去李渡赶集,置办年货。

一只老狐狸在雪地上踟躇。周家的佣人从罗岭回来,对东家说:来年是个灾年啊!

小年那天,周家大院却是一派喜庆热闹景象。一连三进的大屋,门口大红灯笼高挂,门楣上贴了通红的对子,厅堂正上方,挂着一幅大大的“寿”字。

周先会满六十了。四邻八乡的富人来贺喜,生意场上的人,一拨接一拨,鞭炮一阵接一阵。周先会身穿皮袄,头戴瓜皮帽,站在厚雪堆积的周氏祠堂前,迎送亲朋好友。

一百一拾号人,在周家足足吃住了四天,每天都是14、15桌,每桌都是八大盘,四大碗,吃了之后,听曲子,看戏子,掷骰子,欢声笑语震翻了天。

第二天清早,天刚蒙蒙亮,雪地的反光,映出周家大院庞大、粗糙的轮廓。旺财已经被撑坏了,慵懒地躺在门洞里。

侧门打开,铁打的门轴,在干冷的轴窝里转动,发出刺耳的声音。四个家丁一身黑棉袄,腰上系着麻绳,肩上挂着皮带,他们齐刷刷地走到正门前,一字排开。

正门吱扭一声打开了。周先会看了看四个人,说:早去早回!四个人就麻利地转身,到周家的侧屋里,推出了两辆独轮小车,车上一边放着一个麻布口袋,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什么。

车轮转动时,还能听到生铁轮毂撞击冰路的咯噔咯噔。转眼间,他们就消失在风雪中。

三天后,有个皮货商来周家收皮子。周先会很高兴,因为皮子卖了个好价钱。商人说,今天,在去临川的路上,冻死了四个人。路边撂了两辆独轮车,车上的麻布袋空空如也。

周先会忙问死人什么打扮,在什么地方。末了,还叫我外公骑洋车去看究竟。晌午时分,外公回来说,不好了,死人是我们家的。

话音刚落,周先会顿时背过气去。大家慌了手脚,掐人中,灌姜汤,好一阵折腾,周先会醒过来了。他未曾开腔,就嚎啕大哭:“银元,银元,两车银元,哪个天杀的抢走了我的银元啊!”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云。

 

水笔 @ 2005-04-26 12:52:24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小说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