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快读小说:《1943年纪事》

《旺财是英雄》

鬼子进村那天,百团大战正好过去1000天。

远在江南的周先会,一点消息也没有。他显得有些落寞,佃户来说,牛虻捉干净了,牛轻松了。但他却一点也不轻松。正午,坐在天井里打盹,微微的风从厅堂里穿过,犹如蹑手蹑脚的花猫,从他的身边走过。

白花花的日头,犹如一顶高高耸立的白帽子,套在他的头上。他看不见任何让他开心的东西。黄昏时分,苍蝇乱飞,阴沟边的蚊子异常躁动,欢快鸣叫。家人在天井燃起草纸卷成的信子,乌青的烟,袅袅升腾。

正午,打谷场上一片茫白,除了风,都是静止的。没有影子的旺财伸着舌头,四处张望,无所事事。村口的老樟树下,我外公,不知道他爸爸百无聊赖,在等待一个喜讯,还是在守望一场灾难。他已经开始给村民戴孝、哭丧了。

我外公在树荫下阅读《水浒》。他不喜欢宋江,也不喜欢李逵,更不喜欢高求,他喜欢燕青,喜欢李师师,喜欢坐在闭上眼睛,做个梦,想一想一个艺妓锦帛一样柔顺华美的笑。

是夜,鬼子怪叫着来了。汽车颠簸,马蹄欢腾,大队人马进村。整个村子都摇摇晃晃。

守在周家大院外的旺财,第一个被惊醒,它跳起来,用力狂吠——村民被吵醒了,周先会也被吵醒了,所有的人都被吵醒了。

“鬼子来了,鬼子来了——”呼喊声此起彼伏!

颤巍巍的声音,传的不远。东西两里地的村子,一下子就砸锅了。

火把点起了,哭声起来了,嘈杂的人声,慌乱的脚步声,犹如流水,从村子口一直向村外的罗岭方向而去,他们要上山避难。

旺财,这条看家狗,被鬼子的刺刀挑破肚子,填平了三个鬼子的胃!

水笔 @ 2005-04-26 11:42:25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小说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