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独步山水的“剑客”

《彭文斌:独步山水的“剑客”》

文/水笔仔

一湾流水。一场细雨。一本好书。一个好梦。彭文斌所追求的极致生活如此而已。


这种诗化的境界,是彭文斌忧郁眼神里驻足的一缕阳光。它让我想起金庸笔下的一个飘忽的剑客——令狐冲。桀傲不驯,充满叛逆;柔情似水,义胆侠肠;独步江湖的剑客是个矛盾的冷血男儿。

彭文斌却是个热血的文学青年。


彭文斌,1970年生人,地道的江西老俵。七岁砍柴,九岁摆书摊,灰色的童年被连环画链结的文学梦所包围,多了几许生气;而他最初的文学创作冲动的竟来自初中的简老师。这位而立之年的语文老师三番五次地在班上点评他的作文,使他不得不更加细心地观察生活,使他不得不从读书明史的屏风后走到了作文抒怀言志的大堂,也把他推上了一条文学的不归路。


“黄昏出去走走,飞鸟是可爱的导游,晚风是柔韧而锋利的镰刀,收割漫天的云霞,也收获自己的思绪。”读彭文斌的文字,最好在黄昏。他是个出色的导游,带我们走进他抚摸过的风景,享受难得的恬静和优雅,不经意间,就能抓住什么,比如他独特的“鸟式”句子:


“绵细得犹如柳条的雨丝与千条万条的绿丝绦相互交织着,斜探着,有风时,稍稍颤动,恍若情语不休。”(《纯粹风景·晨柳》)语句灵巧清丽,音律平稳波动,犹如飞鸟的滑翔,徐徐降落在我打结的经络上,柔柔的痛。彭文斌的创意似乎不仅仅体现在制造了这种美妙的语言场,更在于他在不断探索,努力突破自己的创造风格——这从他的文章的起笔、布局、收尾处都能找到例证——张扬个性,行云流水,大约是彭文斌的为文主张!


然而,读彭文斌的文字一点儿也不轻松,无论是《纯粹风景》中的“长路漫漫”系列,还是《惊尘疏影》中的“云贵行”系列,文章并不长,透过那些朴实文字描绘的千姿百态的风景,我分明读到了一颗躁动不安的心,和由此折射出的嘻笑怒骂的不同心态,在他认为,山水人文休戚相关,一脉相承;归山水,畅快语;洞风景,多沉思。正所谓“读懂了一粒石子,就叩开了大山的门”。

这扇门,就是彭文斌所钟情的人文风情之门;这扇门,这是通往五千年浩渺华夏文明史宫殿的大门。


一剑飘飘的感觉真好,彭文斌的思绪游移在现实与梦想的分水岭两侧。


作为一名铁路作家,彭文斌热爱铁路事业,一如他为工作默默无闻地奉献。然而,彭文斌把更多的爱倾注在山水间,工作之余,他带着一张地图、一支笔,不辞辛劳地在他认为值得一看的山水间穿行,寻找心中的一席净土。


彭文斌的热情源于他对文学始终保持一份天真和对美好生活的坚定追求。这份天真,这种追求支持着他对命运的深刻思索和对文学的探索,以及对宠辱不惊、崇尚大气的个性人生的理性认识。“你可以打倒我的躯体,但你不可能俯视我的灵魂”。

彭文斌当然无法迎风扛旗,但他却可以负剑疾行,痛并快乐着,就象他独特的旅游方式,景点必是偏僻之地,其时必是月明星稀之时,当日必是心情如歌之日——这与故作深沉无关,与标新立异无关——彭文斌的选择,是一种负重的选择,“郁狐台下,船只在江面从容穿梭。我意识到,一天紧张的生活,又该进入到某种轨道了。”(《纯粹风景·登郁孤台》)。这份“从容”是更好地把自己溶入山环水绕的文化大气中,这种负重是触及风月重围的历史底蕴时的惊叹和无奈。


天地任纵横,我哭我笑在。彭文斌无疑是个孤独的山水看客,挑战自我、与命运抗争的斗士,从这种意义上讲,他又是个洒脱、真实的“剑客”。

他的剑,向上指向历史的不耻,向下挥向人文的羞涩,而迎面,直刺我脆弱人性的痛处。

 

2003/01/06

水笔 @ 2005-02-17 15:17:30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