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对峙

《对峙》

水笔仔

存在与虚无的对峙,最根本的形式是生命。


人的生命原本是不必研究的。活着,多好啊!但是,自从有了生与死的分别,新的对峙伴随着一个成功受精的卵子开始了。


小的时候,听到邻居家的女人要生孩子,很好奇,跑出去看。在门外,却被接生婆赶出来,说:小孩子懂什么?直到听到一声响亮的啼哭,才知道什么叫生。大人说那是一个“原人”,脱离苦难的呐喊。
我读中学一年级时,村里的一个姑娘和一个小伙子好上了。两人在稻草垛上,说着一些城里人不屑一提的悄悄话。那时正是秋天,天气不冷不热,夜晚的天空很空灵,就像一潭绿水。后来,事情被村里一个赶夜路的人碰上。于是,村里人的舌头为此翻滚了好几天,一些原本诚挚的东西,染上五颜六色。姑娘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小伙子却受不了。没过几天,他将自己的尸体丢在了村外最大的池塘里。有人说他是不幸溺水的,有人说做了亏心事……姑娘知道他为什么这样!第二年,姑娘挑了个人家嫁了。小孩生出来后,姑娘也寻了短见——还是那个池塘!生命陨落,就在一刹那!


两人没有解释,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一切都像准备好了一样,简直就像一场约会!什么约会?生命中生命的约会!还是那些舌头,还是那几张嘴,却迸出几声叹息:解脱呀,真是解脱!


纯洁的水,在玻璃杯中,折射出七彩的阳光,看上去很美丽。砰的一声,杯子破了。水撒了一地,阳光也撒了一地。如果能够洞悉水与杯子的存在关系以及一杯水与阳光的存在关系,生命似乎又多了一种注解。


现在长大了,对生命有了一些理解。有时甚至会生产一种奇怪的冲动,难道每个人活着都一定要弄清楚类似“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样复杂的问题?在这之前,我和一个火葬场的锅炉工有过一次长谈。那应该是一次平静的交流,是积极的探讨,而不是颓废的感叹,不是消极的伤怀。


其实,在大佛的世界,生命的轮回是一场赛跑。因为,极乐世界里生命需要得到定位,轮回必须等待。生与死,难道永远是对峙?今朝的繁华、幸福,难道不是明天的磨砺,甚至苦难?拟或只有等待心中的尘埃落定?!

水笔 @ 2005-01-31 14:31:21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