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防非不能拿无辜的孩子“开涮”

《防非不能拿无辜的孩子“开涮”》

网友 水笔仔

眼下,媒体上报道的假非典之名,行欺骗之实,发国难财的商家和个体户为数不少,让人深恶痛绝。然而,还有一桩事比这更让人难受的,简直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


笔者朋友的孩子在江西省南昌市一小学读三年级。四月下旬,这个品行端正,学习上进的孩子,却被学校赶出了校门,理由十分简单且堂而皇之:“谁叫你爸是乘警,而且是跑北京方向。”据了解,南昌铁路局的列车员、车辆检查员等工种的职工也碰到类似问题,他们的子女均受到地方学校给予的同等待遇。


还有比这更绝的。笔者的同事小李是名火车司机,值乘南昌至麻城区间的旅客列车,他的儿子在九江市地方学校读五年级。五月上旬,这个老实巴交的孩子,被班主任老师叫到办公室,被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从明天起,你就不用再上学了。另外,告诉你的家长,不能再欺骗学校。”同事小李闻讯很是不解,忙问儿子为什么?谁知儿子双眼噙满泪水,大声地说:“还不是因为你上班带了非典回家里,又传给了我,所以老师不让我上学了。”


小李所在的南昌机务段按照上级要求,采取了有效的沸点防控措施,小李都严格执行,自己和周围的同事均没有感染非典,学校怎能无中生有、信口雌黄称自己感染了非典,并以此拒绝自己的儿子上学呢?小李去找学校理论,谁知老师比他还委屈:“你孩子不回家,我们就要失业。”


话说到这里,看来问题还比较严重。前段时间,南京等地采用降低录取分数线等方式,为参加抗击非典的广大医护工作者的子女开辟升学“绿色通道”。广大医护工作者在抗击非典中做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事迹也感人至深,为他们的子女提供一定的优惠也是应该的,但是,抗击非典是一项全民的大事,医护工作者所做的工作固然重要,广大铁路职工也战斗在抗非典的第一线,同样面临被感染的危险,他们的工作也十分重要。他们的子女虽不能象医护工作者的子女一样,享受独特的待遇,但也不能受到歧视和不公待遇,学校更不能因为铁路职工从事与广大流动旅客(况且,感染非典的旅客几乎不能上列车)打交道的工作,而拒绝接受他们的子女上学!他们在运输一线勤奋工作,认真做好非典的防控工作,打响了非典通过铁路传播、蔓延的阻击战,但是,他们的子女却被人抛弃,这样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毫无疑问,某些地方政府在抗击非典工组中,按长官意志办事,随意歪曲和窜解中央的“科学防治,战胜非典”的精神,不仅深深地刺伤了300万铁路职工的心,而且违反了《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条例》。


前些日子,有些地方传出这样的消息,一些纯净水公司、饭店等服务行业,拒绝为医院等抗击非典一线部门的工作人员提供服务。如果说还是一个服务问题,那么现在的拒绝接受铁路职工子弟上学的则是原则问题,是一个关系全民抗击非典的大局问题。并将直接影响广大铁路职工的生产工作积极性和其子女的健康成长,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关系稳定的大问题。


铁路职工的孩子是无辜的受害者,防控非典入侵不能拿孩子“开涮”。因为他们没有权力选择自己父母的职业,他们没有能力抵御这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灾难。但是,他们有权利接受义务教育,他们的健康成长也要受到法律的保护。面对这样的学校和这些被非典吓破了胆子、自私自利甚至是失去理性的教育工作者,我们不禁要问:难道铁路职工子女要遭受这样莫名其妙的刁难和打击?难道抗击非典可以以牺牲孩子的利益作代价吗?谁给了他们如此虐待我们的孩子的权力?(稿件来源人民网网友说话)

水笔 @ 2005-01-31 14:13:57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时评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