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代拟官方对“余小平事件”迟迟不表态的三条理由

《代拟官方对“余××事件”迟迟不表态的三条理由》

网友   水笔仔

据媒体报道,8月26日凌晨,某省一市委书记余××在家中自缢身亡。据称,这是中国首位自杀的正厅级干部。然而,事情悄悄过去了一个星期,有关方面至今未公开案情,不仅国内官方主流媒体没有透露余自杀原因,某省也未向外界通报余自杀事件,报刊也未透出半点“风声”。省委组织部在宣布新的市委书记时,对余××事件只字未提。余的接任者则说了一句:“余的行为纯属个人行为。”


在一片猜疑和争论中,9月1日,这个省委领导在面向全省县级以上领导干部电视电话会议上,通报了余××自杀事件,他说干部有问题就接受调查,有委屈就通过正当途径反映,不能一死了之。他还说现在情况不明,案情会在一定时候一定范围内通报。看来,要真正了解余××的死因,民众还需耐心等待。毕竟,比较生存权,知情权的分量很轻。


那么,官方为什么迟迟不对余××自杀事件表态呢?本人乃一布衣,心智不高,不能站在全局看问题,也不敢妄自猜度领导的心思。窃以为官方对“余××事件”迟迟不表态的理由可能有三条,代拟如下:


第一条:事发太突然,需要冷静思考的时间。余自杀没有任何征兆,这让人始料不及。在余自杀的前一个星期,他出席了市第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会议决定接受他辞去市长的请求。在余××自杀前一个月时间里,他频频出现在招商引资会、农村抗旱一线、为失学女童捐款仪式和各种工作会议上。“该忙的他都在忙,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市委一名年轻干部这样说。同时,余自杀是有充分思想准备的,他不仅亲自致电其爱人所在单位的领导,嘱咐关照其妻;而且死前他洗了澡,身上穿着均为新衣,并把换下的衣服全部洗净晾好。这些足以说明,余大有视死如归的气概,这更让人感到无法理喻:余是一名高级干部,受党的教育多年,其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不可能不正确,不可能不知道生命的意义,不可能不清楚一个人民的公仆应对广大人民群众承担的责任。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多问几个为什么,等我们缓过神了,自然要在“一定时候一定范围通报”。每一位党员特别是党的高级领导都要严于律己,宽于待人,每一位有觉悟的民众也要自觉维护社会稳定,所以应该给我们多一些理解!


第二条:此一滩混水,不能盲目轻率地跟入。中国人有喜欢赶热闹、看热闹的习惯,有人说这是民族的劣根性。本来,余突然自杀,已经让人深感头痛,还要应付嗅觉灵敏的各方记者和铺天盖地的民众议论、猜疑,你说这烦人不烦人?中国每天死人成千上万,余只是其中之一,难道仅仅因为他是一个高官,他的死就要招来流言蜚语和说长论短?其实,民众对余的印象深刻,对他的工作和人品给予了不低的评价:余严抓机关作风,作风低调,是历任市委书记中能力最强的;他口才好,讲话不用讲稿,逻辑思维强,对数字熟稔于心,精明能干,点子多,作风硬朗,对下属颇为严厉,杀气重。当然,这样的评价难免存有“水分”,因为大家都知道“失去后才懂得珍惜”的道理,因而“其言也善。”但是,政府不能人云亦云,官方不能轻率表态,因为还有一些事情很不明朗,比如:他的生活作风是否有问题,是不是为情所困不能自拔?他的经济方面是否有问题,是不是严重腐败的劣迹被组织发现而不能自圆其说?他的工作作风和领导方式是否有问题,是不是到了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的地步而心灰意冷?对此,我们不能盲目跟从,不信、不传小道消息,要对一个同志负责,要把问题彻底搞清楚,给他一个定位,还他一个清白,就像湖南省的一个在工作岗位殉职的高级干部以及所有为人民利益而献身的公仆一样,是好还是坏,是榜样还是镖靶,是英雄还是狗熊,都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第三条:腐败是黑洞,但愿别拔出萝卜带出泥。虽然,党中央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一心一意惩治腐败。但是,因为中国人多、事多、问题多,管事的领导干部也多,所以领导干部腐败变质现象还是如雨后春笋一样,看到一批又一批干部“玩火”并倒下去,我们万分痛心和惋惜,这说明我们的反腐败工作任重道远。对此,我们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余自杀与贪污腐化有关。虽然我们已经找过他,进行警示教育,但没有想到他竟以这种方式向组织“交待问题”。应该说,余是一个懂得珍惜岗位、发愤自强的干部:余年幼时随父母下放到奉新县,并在那里长大,经历上山下乡热潮。1979年,他考入大学,毕业后在某县中学教语文。其后,赶上干部“四化”形势,进县委当上了秘书,从此平步青云,先后任县级市的副市长、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省农办副主任和地级市的市长、市委书记。余的成长历程,撒满了奋斗的汗水。余受党的教育多年,其父是有名的律师,不会不知道领导干部腐败堕落的下场,但是余与不少企业深交,在他执政的市的一个商住楼售楼大厅墙壁上贴的照片中,就有余的身影。如果仅仅是余一个人的问题还好,然而事物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腐败也是一样,关联的人员不止一两个人。但是,腐败是一个黑洞,其容量是无限大的,只要与之有染,必将被其吞噬。所以,我们还是要慎之又慎,不能无休无止地追究下去,否则,会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样势必烂掉一个班子、毁了一批干部、影响一个地方,对此我们要认真负责,不能轻易表态。

水笔 @ 2005-01-31 12:32:08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时评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