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野鸭,不是鸳鸯

我们总是执著地去追求真理,然而在得到真理之后,我们可能会后悔当初的举动。——题记

    “看,那儿有两只鸳鸯!”陆瑶指着河中央两只灰褐色水鸟说道。

    李飞扬坐在船头,觑了一眼那两只水鸟,冷冷地说:“是野鸭,不是鸳鸯。”

    对于李飞扬的冷漠,陆瑶早以习以为常,但此时此刻她却感到十分懊恼,却又不知其原因。

    “可我一直认为——”话语突然中断,就像激情高昂的卡拉OK突然遭遇了停电。陆瑶用右手捂一下嘴,然后又放下,目光呆滞地望着水面。没有风,河面水波不兴。

    小船缓缓前行,船头底下跃起一环环绿色的涟漪。天底下静得很,能听见桨起水落和水流划过船底的声音。



    陆瑶的中学时代是在一个非常美丽的校园里度过的,里面有漂亮的花园,和长长的林荫道。

    高一的时候,她沉迷于网络。一有空就泡在网吧里,成绩自然是直线下滑,与故友们的交往也日益减少。她曾一度以为自己患了自闭症。她给自己取了个网络名,叫孤独的天使。

    “我渐渐感到这个世界的冷漠,”她说,“人们在世界上熙熙攘攘地走过,却无视我的存在,仿佛我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事实上,在你感觉到别人的冷漠之前,你自己就已经变得冷漠了。你把自己禁锢在一个无形的铜墙铁壁之中,与外界隔绝起来,别人根本就无法了解你。”虚无幻这样回答。

    陆瑶觉得虚无幻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挑破自己的胸口。她想,我一定要见他。

    “呵呵。”她说。

    “呵呵。”虚无幻发过来一个灿烂的笑脸。

    “我们能见见面吗?”她问。

    “相见不如不见。”他答道。

    孤独的天使敲上“为什么”三个字,但很快她便觉出这句话的幼稚,她问:“你是哪里人呐?”

    “我的个人资料里有。”

    孤独的天使点击他的个人资料:虚无幻,男,17岁,学生,真实姓名:吴明志。

    “鬼才相信那是真的呢!”

    “如果非得见面,那我来找你吧!”

    “谢谢”

     他们约定的地点就在陆瑶的学校。

     是凉爽的秋天的下午。在铺满金黄色法国梧桐树叶的林间道上,陆瑶提着崭新的斑尼璐迷彩包左顾右盼。金色的夕阳穿过栅栏般整齐的大树,让树阴在地上形成另一道栅栏。

    突然一个极具本色的男高音传过来:“把书包背上吧!”

    陆瑶转过身,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笔直地立着。她望着他气宇轩昂的脸庞达十秒之久,然后她甜甜地说:“我们去哪儿呢?”

    “初次见面,总不能围着操场转圈圈吧?”他笑。笑容在他的脸上如一泓刚接纳了石子的清泉荡漾开来。

    然后他们去了一个离学校较远的咖啡屋。那天他们一直聊到很晚。

    从那以后,陆瑶只要心情不好就打手机叫虚无幻出来陪她。而虚无幻似乎是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他总是在三分钟之内出现在陆瑶面前。

    “瑶,你对世界上那么多事物不满意,那,你理想中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又一个下午,他们在校园里的林荫道上散步的时候虚无幻这样问她。

    “理想的生活?恩……就是像现在这样,在阳光温柔的黄昏,在长满花草的饿林荫道上散步,并且有你——虚无幻站在我的身边。”陆瑶说完,甩下虚无幻的左手,扬起如花般灿烂的笑脸,明亮的眸子定定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像是在一潭空灵的清泉中搜寻稍纵即逝的小鱼。

    “哦?”虚无幻浅浅一笑,继续朝前走路。

    “还有,最好是在像这样美丽的枫树下!”陆瑶补上一句,接着又是一个天真灿漫的笑容。

    “这,”虚无幻指了指头顶,天空在那里被金黄的树叶稀稀疏疏地遮掩着,秋天的阳光温柔得如水般流泻,斜斜地在地面上交织成美丽的图案。“不过,这好象是法国梧桐树吧?”

    “法国梧桐树?”陆瑶望了望头顶的树叶,“可……可我一直以为是枫树的呀!”她撅起嘴,心中泛起一种无以名状的失落感。

    他几乎知道她的一切,而她却连他的姓名都不知道。整整一个学期他们都保持着这种奇妙的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虚无幻已经成为陆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你的真实姓名呢?你难道不想让我知道吗?”第二年夏季的一个燥热的黄昏陆瑶对虚无幻说。

    虚无幻停止拍打手中的篮球,用右手挠了挠后脑勺,说:“这……没有那个必要吧?现在这样不是挺好?”

    但陆瑶还是在暗地里调查起虚无幻的底子来。她确定他一定是本校的,不然怎么会一呼即到?

    半个月之后,调查结果终于出来,却让陆瑶难以接。原来虚无幻是本校混出了名的“泽毛儿”李东泽!

    “你,难道真的是李东泽?”陆瑶轻轻地问虚无幻,带着一点点的?<剑被辜壹凶判┪⒌牡ㄇ印;故切T袄锬翘趿忠竦溃D康难艄獯┎还饕度创邮鞲芍涞目障渡浣矗烁≡甑亟懈霾煌!D鞘锹窖且渲凶钛兹鹊幕苹琛?

    “你知道了。”虚无幻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一切皆在他预料之中。

    但他们的关系毕竟渐渐不和起来,最后虚无幻终于在陆瑶的生活中消失了,从此杳无音信,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在秋季开学以后,陆瑶又开始夜以继日地上网,但虚无幻已经消失不见。

    五年之后,大学毕业的陆瑶重回久别的母校,独自走在那条长长的林荫道上,一样的是灿烂的阳光穿过法国梧桐树叶在地上投下的班驳的影。往事在她的脑海里一幕一幕地浮现,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他的姓名呢?原来那样不是挺好?”陆瑶慢慢地垂下头,黑得发亮的长发倾泻下来,如瀑布一般,遮掩她哭泣的脸。



    “为什么要知道呢?”陆瑶在心中思忖,“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真相的好。”

    “我说是野鸭吧,你看!”李飞扬说着,拾起船上的一块泥屑向河心扔去。

    陆瑶抬眼望去,两只水鸟扑啦啦飞走了,只剩下起伏不断的波痕,从河心一环一环荡漾开去。

    “的确不是鸳鸯,而是野鸭。”陆瑶轻轻地叹道。



十八世纪的人 @ 2005-01-16 05:49:25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默认分类1


froggyfrog 在 2005-01-16 15:00:22 说:

十八岁的人
秋梦 在 2005-01-16 10:29:43 说:

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很感人,而且用词都很恰当,希望你能继续努力!
导航
博客风
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网志分类
默认分类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