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流浪,寻找心灵的归宿。

脱尽浮华墨自香


——青年书法家张乾翰印象

         生命中常常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感动,譬如张乾翰和他的书法艺术。
初次接触乾翰,从名字里就嗅到了文气和书卷气。那时他正忙着布置书展,浓眉下炯炯大眼像深秋里的洛河水,澄澈纯净,不杂一丝庸态和卑俗,许是因为忙没有来得及刮去北方汉子常有的络腮胡子,但却丝毫掩饰不住固有的精神和灵性,骨子里少了几分疏狂,多了几分文静。这是个典型的中国传统文人形象。
         佛家讲万事皆有缘法,乾翰与笔墨结缘,是在观看父亲和叔父写春联的瞬间对中国的书法艺术萌生了浓厚的兴趣,从此便如痴情汉子迷醉于温顺可意的窈窕淑女,将所有的信念都倾注去了。
         从废弃的书本纸、旧报纸到普通白纸、徽宣上的凝神习练;从《玄秘塔》到《颜家庙碑》、《九成宫醴泉铭》的临帖揣摩;从无锡书法艺专函授到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研修班的苦修学习,三十多年笔墨瀚海的跋涉,乾翰一路走来,沿途就顺手采摘了许多全国性的书法奖项,荣膺了多顶桂冠。秦岭作骨,洛水为魂,仓颉洛州造字遗存的文化积淀的熏陶,沈鹏、刘炳森、张海、钟明善、孙伯翔、聂成文等名家的教诲以及导师毛锋、周持、李刚田的耳提面命和亲笔指导,加上自身的勤于悟道,乾翰真切地领悟到了中国书法的深邃和真谛。近十年间,他的作品和事迹入选了几十部书法典籍,许多作品在各地报刊发表和被海内外诸多社团、院馆、个人等收藏。
         近年来,乾翰系统学习了《中国书法史》、《古文字学》、《书画鉴定》、《诗词写作》、《书法创作》等多门理论课程,藉以提高自己作品的文化内涵和艺术修养。作为一名志存高远的艺术家,乾翰在向古今书道大家学习的同时,又向浩如烟海的中国古代典籍追根溯源,从中国传统书法文化中进一步索求和汲取养分,《武威汉简》、《居延汉简》,马王堆帛书《老子甲·乙本》、《黄帝书》等成了他必不可少的伴侣。“学古人学今人,师造化变自己”是乾翰得以不断创新的动力源泉,他认为“临帖神似为上,意似为次,形似再次”,“变则通,不变则涸”,因而,乾翰在坚持与古人心灵对话的同时,广结善缘,常与当代一些同道交流切磋。也许,这是对乾翰作品不断臻于完善成熟以及能够得到许多大家首肯和同道珍存的最好阐释。
         纵观乾翰的书法作品,无论条幅扇面、榜书小楷,均用笔精到,笔法古朴简净。他的作品以行草、隶书见长,旁涉汉简、帛书。其行草取法二王,兼得米芾、王铎等,其隶书以曹全、史晨、礼器、孔宙、张迁、石门等碑为根基,集众名家之长,潜心造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从笔法到结体,从气韵态势到章法布局,无不匠心独运,虚实动静、阴阳疏密、拙巧简繁的运用娴熟应手。起笔凝实率意,用笔流畅洒脱,落笔简洁利落,既宁静致远,意态高古,浑厚野逸,笔力遒健,又跌宕相间,刚柔相济,天真灵动,自然淳朴。重拙处力透纸背、大开大阖,精巧处闲云流水、笔断而意不断。转乘圆润,润而不洇,笔锋老到,老而不枯,法度严谨,布局笃慎。赏析乾翰的行草作品,如阳春三月漫步江南,清风徐来,水波乍起,垂柳拂面,似有丝竹管弦之乐乘风而至,令人爽目怡神。观其隶书、汉简、帛书,犹若秋月中天之时,焚香斟茶,独坐幽庭,素云绕月,竹影婆娑,月华洒阶,更漏时断,遥闻暮鼓晨钟、古琴华筝渺渺穿林而来,直逼“风过尘扫,灵台澄明空似镜;气定神闲,禅心雅趣油然生”的境界。
          乾翰称自己的书斋为“逸云斋”,这一如他的书作和为人,谦和、朴实、恬淡,不事张扬,脱尽浮华。对乾翰来说,书法是他的副业,正业乃是在财政局供职,虽整日与金钱为伍,却离铜臭甚远。乾翰不嗜烟酒,亦无其他不良爱好,惟视书如命,这超脱俊逸、流水行云的品性,在当今堪称难能可贵。其妻牛莹女士,亦爱好书画,工作之余,夫妇二人或各执一案,潜心创作,或谈书论道,相得益彰,真是举案齐眉,夫唱妻随啊。

走过季节的风 @ 2005-01-23 00:10:17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默认分类1


导航
博客风
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到处流浪,寻找心灵的归宿。



网志分类
默认分类1(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