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枫心语
欢迎来俺家,请坐,请茶。

诗歌(第一组)

1会唱歌的蚊子
蚊子 在唱 我不得不承认
那歌声 很美 天生歌唱家的料
却不知好歹 到处是 扬起的巴掌
多少出 悲剧 具有 相同的结局

2让痛苦燃烧
一块布 把白天与黑夜 隔离
一种恐惧 来自影子
我的心 一直很湿
我不知道 月亮 什么时候
见到太阳 什么时候 把痛苦
亮成灰

3你不喝我喝
又不是毒药 你不喝我喝
即使是毒药 照样有人喝
一个又一个英雄 在劝说
生命 醮着唾沫星子 进入角色
而舞台 是一张餐桌

4生死轮回
在出生时 我就对自己说
生死 一直在轮回 生
是为了死 而死 正是为了生
生的伟大 死的荣光
这是一道 简单的 算术题
可我 到死 也没做对

5一头叫驴 
一头驴 想发出
马的嘶鸣
脖子 越来越长
我看见了 一束光
只是 嘴里吐出的
并不是 热气
肯定有人忘了
自己的 身份
我想 

6吓了一跳 
影子 撕开 梦的被角
狠狠地 咬了我一口
当我点亮痛苦 发现
窗外 一棵树 在飘
虽然 不知 丢了什么
我还是 燃起叶子
四处寻找 

7上不上天 
如果 我想上天
不用 踩你的鼻子
只是 我不想
因为 我不知道 天上
有没有 鲜花
有没有 会说人话的 动物
那动物 会不会
吃了我 

8飞鸟 
一只鸟 在飞
一飞 就是 三百六十五里
夜 很黑 但
你会看到 更黑的闪电
它飞得 很高
它让我 仰视
然而 我清楚地看见了 一片
劳累的 羽毛
所以 我更加清楚地 知道
这只鸟 即使飞得 再高
仍然会 找一根 树枝
歇息 哪怕 那根树枝
很低 

9我就是不趴下 
你的声音 把我
当了一条狗
一条 温顺的 巴儿狗
我知道 你有 很多骨头
但我绝对不会 伏下身子
更不会 摇动屁股 虽然
我长了 一对 狗的耳朵
也会 对着影子
响几声

10流浪的狗
一匹 流浪狗 
伸出火的舌头 追逐
那些丢掉了银子的骨头
我象 另一匹野狗 
钻进墓穴 找寻 
失去灵魂的血肉
黑暗里 躺着几根骨头 
那是刚刚死去的人的骨头
于是我 发出 
一阵犬吠 

11一株苦菜花
山中 一棵苦菜花 
吐出 一丝淡香
只有 风知道 
它 也想抚摸 
蜜蜂的 翅膀 

12背叛
大山 
黑干的乳头 
塞进我的视线
"不吃 饿死你!"
我不吃 宁肯饿死
在生与死之间 
我选择逃离 
于是在梦中 走向另一座城市
在那儿 认识了青春 
一夜情 出生
一个婴儿 
那就是我 
对元始的 悔疚
 
13老狗
一束光 
来自一匹老狗 
他在悲哀 
前头的路 很黑 
失了影子的鬼在骂谁 
尾巴再也翘不起来 
肉体越来越窄
几滴露水 点亮 
坟边的野草 

14小母狗
开开门 以为谁 
小母狗转过身走进屋里 
小母狗爱理不理 
我从怀里掏出苹果 她看见了 
嘴唇 掉到了地上
又用尾巴藏起 
我假装收起苹果 
她假装咬掉了手指 

15狂想症
即便活二百年也有末日 
一个疯子 取下脑袋 找医生会诊 
那些白痴 一个操刀 一个拿绳 
一个端着盛血的
夜壶 其余几个 
一边舐着舌头一边眯着笑 
这是他妈的什么处方 看来一切都得靠自己
那个疯子开始喝血
喝流动的精子喝一切能喝的东西 
一个疯子难道还要永垂不朽 
一个疯子高声唱着歌 
可会有另一个疯子来应和
 
16干涸
我渴了 
一棵小树 噘着嘴巴 
使劲拱着地球的乳房 
他哪里知道 与太阳搏斗 母亲 
已耗掉太多能量 
横七竖八的伤口
太阳不是父亲吗 
为什么要欺凌我娘 
还打了我一巴掌 难道不知 
我们一直很爱他么 
小孩子 少管大人们的事 你爹
只是醉了酒 你看 
脸红红的 
为什么 小树 歪着头 
使劲想 怎么也想不通 
只是感觉 口 很渴 

17我也想飞
每当我仰起头 总感觉 
有什么东西 在天上 
晃我的视线 
云会飞 鸟 也会飞 我想 
还有什么会飞 我又想 
飞机说 还有我
会飞 
我说你是鸟的儿子 当然会飞 
然而我想的最多的是 我为什么不会飞 
我也想飞 
飞起来头便可以仰的更高 还能晃
别人的眼球 为什么不飞 
只是我 确实不会飞 
云说 你可以和梦飞 
鸟说我可以借你翅膀飞 
还有飞机 愿意带我一起飞
可是 我只想 
自己飞 
于是我每天张开双臂 
直到现在 也没学会 
只能在心里说 
你太笨

18泰山
这就是 泰山 嘴 对耳朵说
这就是 山的领袖
面对他 一匹冲动 从
一个胸口 到 另一个胸口
我想亲吻
我说不出话 他
是一座山么
那么 谁是 儿子
我不停问自己
双手举过头顶 
只是 我一直在想
拿什么 奉献
穷极浩瀚  
太阳 一张脸 藏进云里

19云台山
当视线张开 准备 网住你
自己 却深深坠入 你的胸怀
脚步 冲上去 接受
你的爱抚与亲吻
一束光 捧起你的乳头
心中 凝聚了 万句感激
只有太阳 看见 薄纱后面的羞涩
我拥有了你 一个声音
我拥有了你 另一个声音
我确实不知道 用什么
形容你的艳丽 只能强调
一万次 爱的权利
一声吼叫 打破
数十亿年的沉寂
太阳的光 照在 你我的身上
我发现 每一块岩石
都有 泪水 在滴
最后汇聚成 使人发抖的奔腾

20铃声
一种声音 绝对不是 音乐
响了十年 还在继续
折磨 耳朵
一个 白痴
在寒窗里 说梦
这个 暴君
多少次 打击
没有 改变
只有 岁月
是最好的 老师
可是 他从来 不吱声

21分手
我一直不知道 分手意味 直到
两颗心 距离 越来越远
白昼的后面 是黑夜 而
夜的呼喊 是那样 微弱
梦 紧闭双眼 不理会 星光
怎样闪烁 时间 这块橡胶
没有因为失去你 伸缩
而心的天空 到处
是 暗淡的影子 有的水
不能喝 我知道 再也不能
回复 从前 什么
使熟悉与陌生 互变
每次 面对河流 
我发现了 不同
我不停 问自己
你我的相遇 是偶然
还是 必然 有一点 可以肯定
你我 都不是 山

22武装自己
焦渴 使我想到 水
干的血晶 具有 不同的命运
我是一只 空碗
没有血 没有泪 没有汗
如果 什么 都没有 盛载 那
我一定 是 一只空碗

23一簇火焰 
脉搏 跳起 腰枝 
勾引 手臂 
开始抒情 
一个痛 在火光中 
呻吟
 
24我想给他立块碑
我想给他立块碑
这种念头 和他坟旁的野草
一起 疯狂
我一直在寻找
廉价的石头和工匠
因为 我身上
只有一块钱

25站起来可劲抖吧
1)
立起的是人 一只蚂蚁
对着天空 站起来
在闪电中寻找雷的影子
2)
你是一团火
我不能让你熄灭
不知我的柴禾多不多
3) 
一群蚂蚁 想占领
生命的制高点
到处是血
4)
扯你妈的淡冲上去
小命只有一个
我掏出面具击毙一个我
5)
于是
一个浑身沾满蚁血的英雄
在一堆谎言中诞生
6)
一张面具 正在
一边抖去自己
一边走向婊子与金钱

26赌一把
这是 一个大赌场
我是 一块肥皂头
想演绎 一个又一个
绚丽的 圈
天是那么地蓝
水是那么地温柔
我没有任何理由
我不需要任何理由
我来到这个世界
就是为着赌一把
赌一把
明天押在绞架旁
赌一把
青春别在裤腰上
赌一把
输掉老婆孩子
赌一把
赢来一口棺材
哈哈 嘻嘻 呜呜

27疯子与天庭
一个疯子 在梦中 重建天庭
他说菩提的师祖传授一身武艺给了一支定天神针                                         
他说神针撞倒了九根天柱天塌一地世界升腾上去
他说国产的玉皇进口的上帝都葡伏称臣恭敬交出玉玺
他说过去的天庭太陈旧成为历史新的天庭将建十八重都盖上别墅公寓
他说人就住在天上成为神神住在地上变成人不能一概而论                                   
他说男神和女神要自由结合不再计划生育想生多少小神就生多少小神 
他说让穷神的泪珠变作太阳月亮和星星汗水化作大海河流和小溪                              
他说羊群马群变为白云乌云其他动物变为风霜雨雪                                         
他说演员把锣鼓家什带上需要的时候打雷闪电
他说把地狱里的鬼魂全放出来变成蚊蝇叮咬过去欺压他们的神                            
他说解放军优待俘虏只要坦白罪行思过改过批准做人并发给棺材一口坟墓一堆
他说既然成了神就要发挥主神翁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吸取前神的经验教训
他说能者多劳多劳多得立功受奖惰落受罚天经地义但绝不使用金钱这万恶之源                
他说凡是疯子都要说疯话做疯事光明磊落顾全大局不拘小节舍生取义                      
他说不是疯子的要向疯子学习助人为乐先人后已谦虚谨慎不骄不馁服从命令听指挥             
他说初级阶段一切都得闯都得试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要继续努力------                      
这个疯子还说了些什么 梦一去 留下一片空白 
                                             
28我听不见
在你面前 我
没有耳朵
你的嘴 一直在动
我用光线 瞄准 两片 
盛开的 花瓣
疯狂地 扣动扳机

29爬山
山 在流 什么
他分明 看见
我 鞋里 一粒沙
在我弯腰之间
他 成了沙子

30影子
太阳出来 看见你
月亮出来 看见你
我出来 也看见你
你 不吭一声 总是
躲闪 光的疑问
我知道 你不是鬼
虽然 你很黑
可是 令我奇怪的是
你 为什么要装成鬼
难道 为了吓唬谁
手 用尽 千分力气
捉不住 一根头发
用尽 万般智谋
企图 摆脱 你的困扰

31无可奈何
你的 那堆火
燃到了尽头
我 眼睁睁 看着
一个生命 慢慢 熄灭
我把头埋进灰烬
让 你的余热 
拾起并擦亮
散落的泪珠
风 在吹
它一直在吹
吹来云 吹来雨 吹来
更大的风
在一片呜咽声中 我看见
你 化作了星星
漫天摇曳

32你醉了,相片
目光
一遍遍擦拭
你这 昨天的影子
河流 被你 一次次定格
水 想象叶子那样
在风里 抖一下
却发现 声音很小
小到让耳朵 出汗
于是 我知道
一片羽毛 载不起
四两肉身

33底的歌声
一只蚯蚓 在地下 唱歌
阳光 一遍遍 抚摸 过去 
却 从来没有 进入
他的生活
以前我从来不曾关心
一只蚯蚓的衣食住行
更不曾注意他有什么 值得
骄傲的地方
黑夜里的行走
分明听到 百灵鸟的声音
我感到奇怪 
一只没有见过光明的蚯蚓
一只无家可归的蚯蚓
一只终日把自己埋在土里
啃食土地的蚯蚓
从哪里 升起 
比花儿更香的歌曲
让我 一只耳朵 十年
未能入睡

34会飞的蚂蚁
树的阴影 在躲
一只大蚂蚁 长着一对
会飞的翅膀 他想
飞进 影子的耳朵
风 使劲摇动 一片片 叶子
终于变黑变黄变成文字
我怀疑是情书
是偷来的尿素
是不是 为着
另一只 更大的蚂蚁
我变成一个问号
在远处 偷看 太阳
手 一直不敢 出伸
我不知道 他知不知道
我怕黑 特别是
渗了半个白天的夜

35一块石头
河里的鱼 没有
因你 飘起
炉中的火
被你不老实的话语 熄灭
我想把你 挂在夜空
希望 发出黑色的光
你太不争气 
坚持 变作一块
肉食的牙齿 想必
你不知 我一用力
你将会 碎成 无数个 后悔

36瓜的味道
瓜的嘴 一张
就会吐出 瓜的儿子
一群 没长毛的影子
在昨天的夜里
用 贪婪的智慧 蒙住了
那双 不去休息的警惕
摘下几个还想生长的东西
然后 狠狠 投向小河中央
然后 躲开 几十年的距离
让记忆 开出 羞涩的花朵
青枫 @ 2006-04-14 10:40:22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诗歌


导航
博客风
青枫心语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欢迎来俺家,请坐,请茶。



网志分类
诗歌(1)
散文(0)
相册(0)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我的叶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