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s Dreamland
Peach's Dreamland 一直以来,我都是追逐着风的人... (大吼一声:偶又复活了!~~~~)

[搬旧文]我的团长我的团

090713 我的团长我的团

看着这个标题,我却无从下笔。我不知道该为这部剧写些什么,因为我什么都没有看懂,我看不懂孟烦了,看不懂龙文章,更看不懂虞啸卿。

毒舌小太爷孟烦了
当我初次知道小说中的“我”是由张译出演的时候,我下巴都掉了。自从一年之前在士兵突击里中了一种无药可解的名为“史今班长”的毒以来,我便无法想象那样一张如春风般温暖的脸怎样才能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更何况,是孟烦了这样一个和史今完全南辕北辙的人。
他毒舌,毫不留情的讽刺着每一个人,嘲笑着每一个人,也讽刺着嘲笑着他自己。他不想死,他想活下去,但是他唯一一次作逃兵只是为了急着去救自己爹娘,当龙文章点他去作排头兵送死的时候也只是丢下一句“你大爷的”便冲了上去。他怕死,但更怕丢了魂,更怕对不起死在对岸的那一千座坟。

炮灰团
孟烦了给自己的团取了“炮灰团”这个名字,但是他和团里的每一个人,最不愿意干的事就是去作炮灰。面对拿着枪疯狂攻击的鬼子们时他们并不怯懦,但是他们不愿意被当成炮灰,在死去之后也只化为上峰谈判桌上的数字,他们只是希望被记住,记住他们的名字,记得他们曾经鼓起勇气做出的那些牺牲,有意义的牺牲。

龙文章
我看不懂他,一个整天吊儿郎当的家伙,满嘴跑火车,你无法确定他那些话是真话那些话是假话,他一脸认真的表情说出来的话可能是在忽悠你,他嘻嘻哈哈讲的话却往往是出自真心。
我要是虞啸卿,也讨厌他。卑躬屈膝像个小丑,做什么都没个认真的样子,让人无法对他轻易的信任。
但是他是炮灰团的魂,他知道该怎么打仗,知道该怎么把人活着带回来。面临绝路的时候他不愿以玉碎来报效国家,而是宁愿欺骗也要拼着命的把手下活着的人带回江的这一边。但他并不怕死,他只怕毫无意义的死亡,只怕手下的那些魂,作了鬼也无法瞑目。
最后他还是上了南天门,明知会被背叛也要去,因为他心里深处还是有着那么一块地方相信着虞啸卿的正直不会辜负他们。面临死亡的时候他也没有怨恨,他懂虞啸卿的难处,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但他不会原谅,因为南天门上那三百座坟不会原谅。

虞啸卿
在看剧之前,就看过无数的剧透,而虞啸卿,作为后半部最大的“罪人”,作为那38天悲剧的始作俑者,他被无数人怨恨。我也很怨念,所以在看剧时每次见着他和其他人的对手戏时我都会纠结,他骂孟烦了“草包”时我在心中狂笑“下辈子你会为这句话付出一生的代价”,他对龙团又踢又打时我恶毒“下辈子注定你拼了命也摸不着他够不到他”,他训斥张立宪时我为他遗憾“下辈子你和他终此一生都不会相见”。
我甚至怨恨过为什么邢佳栋要接这个注定只反角的人物,让我心中那个挺直腰板的伍六一形象破灭。
但是在我怀着对虞啸卿的种种恶意看完了前39集,当我看到他坐在江边望着对岸的炮火心情愉悦的唱着“空城计”,当我看到他打开那张要命的急电上面四个字“攻击立止”时那不可置信的眼神时,我忽然发现,我恨不起来。他疯狂的吼着“攻击”“攻击”,他悲愤的说“我在乎的人都在对岸!”,他质问唐基“那他们怎么办?”...我很心痛,我看到了,他对对岸那些人的情分,他最重视的朋友,他最信任的下属和兄弟,他最精锐的战士们,把命托付给了自己,自己却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

很多人骂虞啸卿叛徒,官僚,为了自己的升迁而背叛弟兄们。龙文章瞪圆了眼睛无法面对被自己带来送死的炮灰们,孟烦了放声大笑仿佛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局,连最信任虞师座把他看作自己心中的神的张立宪,都因为信仰崩塌而自杀。是啊,对岸那三百亡魂是不会原谅他的,而看了三十多个小时电视剧心系在孟烦了龙文章炮灰团身上的观众们,也是无法原谅他的。

但是他做的,真的错了吗?
对,虞啸卿确实有错。他无能,他对唐基过于信任,导致了在总攻关头势力被架空无法派出增援。他懦弱,他也和炮灰团一样不愿意无价值的死去。他太有野心,他想夺下的不仅仅是一座南天门,而是纵马杀敌收服中原。他犯了战略上的严重错误,过于相信美军飞机给的地图而没有亲自派人实地侦查。他太骄傲,屡次高估虞师的实力,还因为破烂的外表而看不起炮灰们。他不懂政治,不会与上峰那些高官周旋,以至于最后只拿到了那封“攻击立止”的急电。
零零总总,他错的太多。

但是这个结局,并不是他的错。
战争,并不是几个人的游戏,可以任由个人感情来支配千万人的性命。
没有后继增援,就算拿下了南天门,也会被敌人迅速反攻,到时候被围困的,可能就不仅仅是几十人了。
更何况那时候手下物资和大将都被调离,一个师长被生生的架空,就算率领着几百小兵冲上去,结果多半也是陪着突击队的人死在一处。
虞师座从来不畏死,但他也不愿意在无胜算的战斗中毫无意义的死。这一点,他和炮灰们,是一样的。
他只是亏欠,他亲手送了那些人上去,再看他们死,自己什么都不能做,这比杀了他还让他痛苦。所以即使明白这只是送死,他依然在激愤之中鼓舞士兵们陪他哗变,冲上去死,只是为了万分之一的胜机,还有不亏欠那些人对自己的信任。

如果他真冲上去了,如若结局是HE,南天门顺利拿下了人及时救回来了上峰承认了他的功绩,那么他便是人们口中“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英雄。如若他失败了,他便是一个在决战关头盲目抗命,亲手葬送了一个师的有生力量的庸将,而且很有可能会延误整条怒江防线的反攻...但是至少,他不用再亏欠那些人,他们肯定都在一个地方了。
大局为重,是的,我知道这个词,很了解。作过leader的那几个月,我说过这个词很多遍,用来安抚我的朋友们,身为团队“官员”的他们。他们肯定很恨我,我害他们放弃自己应得的利益,来争取团队表面上的和谐。我可以拍胸脯说,那几个月我没有一丝一点的对不起这个团,但是我不敢说我没有亏欠我的朋友,他们付出了那么多,我却劝他们一次次的退让。
我的亏欠,只是一些时间和数据,但是虞啸卿的亏欠,却是几百条亡魂,一生的负担。

虞啸卿最后的抉择没有错,不,应该说是,无谓对错。最后他还是拿下了南天门,收服了祖国的失地,救出了幸存的部下们。再之后他和他的国军打赢了小日本,又输给了他们口中的共匪,退守台湾,直至今日。
结局是没有什么改变的,他一个人的力量,最多是让一些事情早点或者晚点发生,但是他无法撼动历史发展的车轮,无论是日本投降,还是共产党统一。
但是他一辈子,都睡不好觉。正因为他是正直的人,有良心的人,他才会觉得亏欠。
我真恨不得他那时就冲上南天门和龙文章和张立宪和孟烦了一起死在上面,也不想看到他背着千夫所指无人理解,孤独,悲伤,怅然终老。
因为他已经找不到他的魂了,他的魂,在南天门上面,和那一千两百座坟在一起,丢了。



peach 在 2010-07-14 23:05:39 说:

惊,居然有喜欢士兵团团的姑娘摸到博客风?这太让我激动了。
确实小说的结局更震撼,而且在抗日结束之后的情节也很让人感慨。不过我也挺喜欢电视剧的结局,断的恰到好处,欲言又止,留了很多空间让人思索。
而且最后那个结尾也很催泪,我当时看到老年的烦了走在新时代的街上,路过一个个疑似当年战友转世的人们幸福平安的过日子的时候,就感觉憋了几十集的感情一下子全都释放出来似的。
所以作为士兵团团粉我经常脑补两个故事里人物的前世今生,好虐,实在是太虐了...
∠1 在 2010-07-11 23:36:57 说:

小说后面的结局炮灰团都很凄惨,若干人自杀了。张立宪最后还是有个好结局没有自杀。感觉三部曲里面,还是这部最感人让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