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上的一根茅草
茅草,原名陈正炉。1984年8月生于重庆武隆桐梓山。在痛苦的生活中追寻快乐。 E-Mail:[email protected] QQ:715672806

致我爱却被我伤害的学生

  
致我爱却被我伤害的学生
 
 
与你相处的日子久了
我就不想再当老师
因为,我每天都或多或少地干了些伤害你的事
 
你喜欢玩乐
可我一再要你抓紧时间学习
你喜欢自由自在
可我却一再要你遵规守纪
你渴望被赏识
却遭到我一次又一次地打击
你渴望获得信任
可我怀疑的目光却很深很深
你喜欢懒散
可我却一再地催促你"快点,快点"
你喜欢与朋友聚在一起聊天
可我却一再地说你这是在浪费生命中的宝贵时间
你多想在起床钟响了之后再睡一会儿
可我却说"不行,不行"
你多想在就寝钟打了之后再聊一会儿
可我却说"安静,安静"
你梦幻一场早来的爱情
可我却担心这会毁了你的一生
 
当我在处理这些事之时
我觉得我是对的,因为是想着为你好才这么做
当我处理了这些事之后
我才发现我伤害了你
伤害了你的情趣,伤害了你的天性
伤害了你的自尊,伤害了你的魂灵
我感到了我的可恶
我不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
不是用心呵护花朵的辛勤园丁
也不是从事着太阳底下最光辉职业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而是一个专门让你变得不高兴不快乐不自由不自在的恶魔
一个伤害你的人
我痛恨我从事的职业就是一个不断给你带来伤害的职业
我痛恨我是一个不停地给你造成伤害的教育工作者
 
我恨我自己啊,我恨我自己
但我知道,我该做的不仅仅是悔恨
还应该进行深刻的反思
那伤害你的一幕幕
一直萦绕在我的眼前
一直徘徊在我的心间
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
拷打着我的魂灵,拷打着我的魂灵啊
 
你只是在我不在家(我早已把班集体当家了)的时候
不留心违犯了一次纪律
我就狠狠地打你十几棍子
你就因为多花了生活费
我就重重地给你一巴掌
你就因为态度不端正
我就狠狠地给你一耳光
你就因为上课爱插话
我就用手指着你的鼻尖说话
你不过在教室蹦了蹦
我就要你做俯卧撑
你就因为做操缺少了点力
我就要把你说得哭泣
你不过传递了一封信
我就挥舞着拳头吼
你不小心出现了失误
我就要你交五百字的说明书
你一直微笑地看着我
可我却瞪着眼把你说了又说
甚至还带着恐吓
 
还有那么多的伤害都列举不出来
而能够列举出来的,不过是大略的事件
给你造成的具体的伤害
我不敢把它们牵出来
我担心牵出的是一行行悔恨的泪水
将这几页白纸浸湿
连这几个大略的事件都无法记
事件已让我感到巨大的压力
情感的伤害更让我承受不起
 
其实,我多想
每个时刻都能微笑着面对你
衣服脏了,帮你洗一洗
就寝前,与你说说愉快的事
起床时,你会发现地板上有我的足迹
天下雪了,叫你加一件棉衣
看着你吃好每一顿饭,而少吃零食
唱生日歌祝贺你的生日
再教你唱好听的歌曲
学习中多给你点鼓励
陪你度过忧伤时
空了聊聊你喜欢的话题
再念一些好看的文章给你
如果身体不舒服了,就陪你上医院去
再教你学会照顾自己
回家前,说说我祝福的话语
到校时,谈谈我有多想念你
和你一起快乐地学习文化知识
朝人生的远大目标奋斗下去
如果就这样走过我们相聚的日子
那该多好啊,多好啊!
我追求的幸福感觉莫过于此
 
但是,我又想
我除去了所有的伤害你的行为
就真正能让你发展好自己吗?
我不知道,因为:
你在离开了我之后
也许会遇到比我更尊重你的老师
也有可能遇到比我更武断更伤害人的老师
但愿那时,你不再与他对立
因为在对立中,你只能处于劣势
作为老师的就免不了要伤害学生
我不是以此为自己开罪
但国家社会学校家庭对老师赋予了太多的责任
致使干老师这一行的就免不了要伤害人
 
在你离开了我之后
将来会走向社会
我多么盼望社会上
风景都是美丽的,空气都是清新的
乐曲都是动听的,味道都是甜美的
这也该是你的愿望吧
但是我们都知道
社会上总有些东西会伤害我们的眼睛
会刺激我们的鼻子
会震痛我们的耳朵
会卡住我们的喉咙
会摧残我们的魂灵
 
我真觉得对不起你,因为
你的爸爸妈妈
也不曾向你的手心大棍子
在你脸上扇耳光
用手指着你的鼻尖
对你大吼大叫
厉声地恐吓你
 
我对不起你
这句话在我心中说了不知多少遍
每伤害你一次之后
我都会在心里这么说
我都在诚心的忏悔
但我依然不敢保证
能够做到不再伤害你
告诉你这些,不敢妄求你的理解
因为要理解一个人并不容易
没处在同样的境况下就难以真正的理解
只希望你明白
惩罚你并不是我愿意做的事
伤害了你,也伤害着我自己
 
 
茅草 @ 2006-04-27 22:15:29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