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上的一根茅草
茅草,原名陈正炉。1984年8月生于重庆武隆桐梓山。在痛苦的生活中追寻快乐。 E-Mail:[email protected] QQ:715672806

永恒瞬间

永恒瞬间

我本是一个很少做梦的人
特别是近来我一直不做梦
可是那晚突然做了一个梦
梦中出现了你那熟悉身影
你还似昔日那样纯洁明净
只是脸上多出了几许愁容
你告诉我珍藏已久的心声
我侧着耳朵用心仔细倾听
我没有听到你的任何声音
却深深地知道了你的心灵
你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蜻蜓
是人间的一幅绝妙的美景
你停下舞步向我发出恳请
要在我晃荡的桅杆上息停
我担心瘦弱的桅杆不够硬
不能将你永远稳稳地支撑
你说让你只停留片刻也行
可是我追逐求索的是永恒
因而我拒绝了你诚挚恳请
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不幸
师范学校的操场
只能够以黄泥做裙裳
后来经过改装
终于将水泥沙衣穿上
那高高在上的篮板
只要你一伸手投球
它就连连向你点头
浑身还不断地发抖
礼堂是个老古董
不见秦砖汉瓦
只见石头泥巴
学生寝室分楼上楼下
楼上是娇贵的女生
楼下是粗鲁的男生
可见学校对女生的尊敬
让女生踩着男生的头顶
教学楼以新独树一帜
却与校园环境格格不入
好似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是谁给它设计了这样的个性
我带着几分愁怨进入了学校
我摆脱不了命运的强行控制
任何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
我开始相信出生也决定命运
但是我绝对不肯向命运低头
我与生俱来就带有几分刚毅
不能够上高中考大学很可惜
有时间做喜欢的事也很可喜
在没有学习压力的闲暇时日
我通过乱图乱抹来安慰自己
我从书中寻求着无奈的鼓励
我向心爱的日记本表达心思
我开始学习打篮球锻炼身体
却总没有感觉到生活的意义
表面上的无忧无虑欢天喜地
内心深处却潜藏着种种危机
师范是只狡猾的狐狸
用我们的前途做尝试
先要我们像师范生
还要我们学高中生
更逼我们做毕业生
我们都成了试验品
在这茫然的过程里
我遇到了天真的你
从那一刻起
师范生活开始有意义
那是一节晚自习
你与我的同桌交换了位置
那是我们交谈的第一次
我已记不清过多的话语
但清晰地记得其中的两句
你说:他们都说你很正直。
我不懂你要表达什么意思
因为在当时的思想意识里
正直是褒义贬义还是中性词
我根本无从得知
你问:他们都说我很疯
你觉得是这样吗?
我不理解你问话的意思
不知道如何回答你的问题
只好说:做真实的自己
晚自习很快地溜了过去
你也随之而离去
一朵云儿从树的头顶路过
云儿向树儿点了点头
树儿对云儿招了招手
一阵风吹来
将云儿带走
树儿在原地里不曾动
只怨冷冷的风来得太快
云去风停
一切又恢复往日的宁静
如果有缘
就能够相见
相见肯定不会只有一天
如果有分
就能够交谈
交谈肯定不只是一瞬间
如果有缘分
就能够沟通
沟通就象征着永恒
我们又见面了
这次见面我相当意外
飘走了的云儿
怎么会突然间地回来
你带给我两张画纸
还要我在将来画你
我怎么敢画你
你的面容像花一样美丽
我岂敢拿起笨拙的画笔
你眼里流露出期盼目光
仿佛温暖又可亲的阳光
催促我的理想又开始生长
将沐浴新生的我茁壮成长
我明白这是你对我的鼓励
我内心里怀着深深的感激
我知道自己要多多的练习
但是我不敢想象要画你
云儿回到了树的身边
她已决定不再离去
云儿绕着树儿
树儿撑着云儿
多么欢喜
你又与我的同桌调了位置
这一调你就成了我的同桌
你对老师说让我帮助你学数学
可是我们的谈话很少涉及学习
又是一个晚自习
你要在桌子上划出分界线
说为了避免我越境欺负你
我从来不曾欺负过你
因此我坚决不同意
可是你却坚决要画
我说保证不会欺负你
你说拉钩
我伸出了手指
你也伸出了手指
两根手指就要钩在一起
你却突然间将手指撤离
我的小指弯钩挂在半空
上面没有挂任何东西
就这样我们到了一起
我们从没有讨论数学题
记得一次考试
你得了不理想的成绩
你看着卷子垂头丧气
我也一阵阵心里着急
我内心里的阵阵着急
终于冲破喉咙的束缚
变成简单诚挚的话语
我吞吞吐吐的告诉你:
别这样嘛,这样
看着多不美丽!
不知道是我说的话起了作用
还是因为我说了话
一会儿你就有说有笑了
第二天又举行了考试
我的成绩一下子降到谷底
我没有丝毫的忧虑
你问我就这么乐观吗
我说我在乎的并不是成绩
因为那时我正与你坐在一起
我们就这样坐在一起
我却没有好好打量过你
在你专心听讲的时候
我侧着脑袋盯着你
大而明亮的眼睛多有神
微微上扬的鼻尖多迷人
披肩的长发多么亮丽
我以为自己很小心
因为我只用了一只眼睛
另一只眼睛在假装听讲
不料却被你发现
你说:看什么看!
我的姿态依然
好似不曾把你的话语听见
渐渐地我养成侧着听课的习惯
你是我的同桌
我们有很多的话说
你说你并非千金小姐
曾在假期里干过农活
你说你真的很孝顺
常陪年迈的爷爷谈心
你说你爸爸是司机
他特别的疼爱你
你还讲到了初中同学
他们好多都把你追过
我不曾要求过要知道这么多
你却都讲给了我
可我却讲不出什么过去
因为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我幻想如果我们早一点遇见
我定会有个充满快乐的童年
我生性并不贪婪
能够相见我已有满足感
有些人一生都不能相见
那才叫真的可怜
我珍惜着在一起的每一天
成人高考的时间来临
那天下午领取准考证
暴烈的太阳狂吻大地
让大地产生无限热情
几百名不守规矩的考生
拥挤成混乱的一群
让我想起茫茫草原上
满地牛羊争吃的情景
你听到念你的名字
便毫不犹豫领到手里
哪知照片上却不是你
竟然有人与你同名字
你拿了人家的却找不着自己
你很有些着急
我领着你向拥挤的人群走去
考生们将发证老师团团围住
就像茂密的树木将林子封的严严实实
要在其中开辟一条路谈何容易
我带着你披荆斩棘
一步一步地像发证老师挪去
太阳依然像熊熊大火一样狂热
我们又被层层人群包裹
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庞大的水源
每一个毛孔就是一只泉眼
不断的向外面喷涌着盐泉
你的脸也涨红了
真像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
还不住地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我真想张开嘴大咬一口
我们紧紧地靠在一起
我前进你也前进
我停止你便停止
我们似乎已经合二为一
我听到你的呼吸
我感觉你的心跳
我幻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直到死的那一刻
也到达不了发证老师那里
但是我依然不停的用双手
在人墙中凿开一条前进的路
那是我们最近的一次接触
我们紧紧地依靠在一起
却不曾将对方的手牵住
你感觉到我砰砰的心跳了吗?
成考的那一天
天空下起了雨
稍许有了几丝淡淡的凉意
我们在不同的考室里
做着完全相同的考题
我们在不同的思想里
进行一模一样的思绪
所不能够完美的是
听不见彼此间交流的话语
成人高考结束
你找我补数学的理由结束
我的老同桌要回来
你是我的同桌的日子结束
可是你不愿意离去
我也不愿意你离去
但是我却没有挽留你
你离去的时候哭了鼻子
我把心爱的石头送给你
那上面有一个"坚"字
它是我精神的标志
我幻想它像我陪在你身边
让你不会感到孤单
你已不再是我的同桌
我有很多话都无机会对你说
习惯了对你讲话的嘴巴很难过
只好另外找点事情做
便替手翻书以求快活
一条欢快的小溪
从远方轻轻地流来
经过一块沉重的石头
与石头轻轻撞击
留下了欢歌笑语
和石头紧紧偎依
拥有了甜甜静谧
停留了短短的时日
小溪就不得不离去
石头的疼痛在心里
刚过去几日
小溪又唱着欢快的歌
倒回来与石头相聚
几天过去
你回来了
我由衷地欢喜
春天到了吧?
因为燕子飞回来了
燕子飞回来了一定是春天
春天多么快乐多么温暖
习惯了用嘴翻书的我
在你回来之后
我依然用嘴翻书
习惯成自然
而自然的力量大无比
但是比自然的力量还大的
是你坚持不懈的努力
你不允许我再用嘴翻书
每遇到我准备用嘴翻之时
你便在前一刻帮我翻过去
没过多久
我嘴的翻书作用就被你消除
我还是喜欢侧着脸
一边听课一边看你
你说:看什么看!
我说:好像三毛!
三毛是我那时候最喜欢的作家
她竟然亲临撒哈拉
我因她的执着而喜欢她
你为何与她扯上关系
我也不知是何道理
也许是因为你的美丽
就如她的魅力
深深地搅乱了我的心志
与你在一起
我感觉时间过得特别的快
我觉得日子过得相当的乐
时间依然不停地前进
根本不随人的意志转移
一学期就匆匆地过去
新的学期开学了
我却调了位置
篮球场上的铁哥们的要求
我根本无法拒绝
虽然不愿意离你而去
但是我却毫不犹豫的调了位置
我似乎要让自己变得很伟大
决不做"重色轻友"的小人
我们分开了
没有想到的是
这竟是永远的分开
溪水倒流回来陪着孤寂的石头
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欢乐日子
溪水悠悠的歌唱
石头感觉到了它的美丽
溪水清清的抚摩
石头享受到了它的柔情
可是突然有一天
石头被人强行搬走
溪水的心儿顿时空了
消失了往日的欢歌
逝去了往昔的柔情
默默地死一般沉静
没过几日石头又被人扔到一边
它真可怜
它好想再次回到溪水的身边
可是又觉无颜见面
孤独的石头真可怜
我的铁哥们为了女人
毅然地离我而去
想当初我为何不像他那样
一心一意只为心中的姑娘
那个位置依然空着
是不是还在等待着我
我很想回到原来的位置
然而我没有回去
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石头离去了
溪水的心儿空了
它不能够再停留
开始向自己的方向奔走
我离开之后不久
你也离开了
你转到了另一个班级
上课的时我不能再看你
我感觉自己犯了罪
如果我不离开
你是否也不会离开呢?
我不曾问过你
可是心里却一直想问你
你走了之后不久
我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因为老师坚决要求
桌凳要安放整齐
我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可是在我身边的已不再是你
你已经不可能再回来
可是我却潜藏着浓浓的期待
你回来了
不 这不是回来
就如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一样
只作短暂停留又奔向远方
你带着愁怨回来了
你说:挨着XX坐舒服吗?
我还是比他专心些吧
我上课可没有打瞌睡
也没有影响过你吧?
美丽的姑娘呀
我正在懊悔呢
你就别再把我折磨吧
你又回来了
你坐在我的对面
拿着我桌子上的书
仔仔细细地查看
说:又在咬书啊!
是的,没有你的日子
我又开始咬书了
你问:你能改正吗?
虽然你在委婉地问
但我觉得像是命令
我只有好好地遵行
一段时间过去
你又来检查了
终于又看到了你的微笑
你说:你真的没有咬了!
你回来了
可是接着就是
你离去了
短暂的一聚
深深震动心灵
就像划过天空的流星
瞬间的燃烧
永恒的美丽
流星又一次划过天空
那时我正在写毛笔字
你趴在我的桌沿
不发一言
静静地看
拿起我压纸的石头
歪着脑袋仔细打量
说:我也把那块石头拿上来压纸
我问:你还没有丢吗?
你答:怎么可能呢?
我好好地珍藏着的。
我认真地听着
却没有停下手中的笔
你问:你在想什么?
两只大眼睛盯着我
充满着期待的目光
我的心砰砰乱撞
撞得慌慌张张
你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问:想什么呀?
你说:你在想我!
我手中的笔终于停止了
你说:手别发抖!
可是我的手却抖得更厉害
那个晚自习
你又回来了
你问:你到底喜欢谁呀?
我无法回答你的提问
你说:那你想知道我喜欢谁吗?
我不敢追问
你说:我喜欢你!
真的,我喜欢你!
认真还是天真
我难以区分
你说:你不相信吗?
我把自己的书看得很认真
却连一个字也没看清
我相信,我当然相信
而且你说的也是我想说的
可是我不敢对你说
也没有勇气接受你说的
因为我是贫穷的桐山人
不配拥有你的深情
你是一朵娇嫩的花
我没有肥沃的土壤
让你快乐的生长
那个冬天特别寒冷
连师范学校也下了雪
你要我与你一起合影
我答应了你的邀请
却没经你的允许多拉了一些人
我们之间有一个比赛
看谁先到县城工作
它使我的学习有了力量
你承诺给我三年的时间
没有你的日子
我只有以书为伴
一半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
一半是为了我们之间的比赛
我忘记了你给的画纸
早已将画画抛弃
你又回来了
带来了诚挚的鼓励
你说:你现在一定要抓紧时间多画点,
这或许对你的毕业分配有利。
可是我再也没有将画笔提起
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失去了画画的动力
更不敢奢望有朝一日要画你
我成了一个书迷
还常常写点日记
一个晚自习夜里
你到我的桌前呆立
你沉默不语
脸上也无任何表情
像一个死寂的湖
内心里全是痛苦
我懂你心中的焦灼
可我无法让你摆脱
你掩埋了心中烈火
对着我轻轻地诉说:
小李欺负我
你是我的哥哥
你要保护我
你含着满腔委屈
却不曾哭泣
轻轻地诉说
就是你的表达方式
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悄悄地离开了你
不曾给你合理的解释
让你独自饮着孤寂
但是你有所不知
你一直在我的心里
然而我不能告诉你
我害怕贫困的日子
会湮没了你的美丽
你可明白我的心思
你在我的桌前呆立
你沉默不语
脸上也无任何表情
我怎样才能使你快乐
让你的脸上绽放微笑
我缴尽脑子
也寻不到合适的方式
我是世界上最蠢的男子
傻傻地读一段书给你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
我只为安置自己的眼睛
不敢再好好地看你
只好读书以避之
我将一段读完
眼前的你依然没变
你在我的桌前呆立
你沉默不语
脸上也无任何表情
还瞪着一双大眼睛
搜寻着我的神情
狠毒的人哪
你为什么不讲话
这令我多么害怕
你不明白我的苦衷吗?
你为什么不讲话
这令我多么害怕
害怕你心中起了伤疤
那一次
我写了很长的日记
然后把它交给了你
你大概明白我的心思
只是你依然不愿放弃
你还给我的时候说:
别忘了我们之间的比赛
看究竟谁会取得胜利
对此我由衷的感激
我把《茁壮I能》送给了你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幅画
不少的同学都向我要它
你明白我为啥会给你吗?
在你们班的汇报演出上
你是最出众的一位姑娘
你优美的舞姿众人向往
像美梦一样轻盈
像溪流一样柔情
像展翅开屏的孔雀
像翩翩起舞的蝴蝶
像早晨的露珠闪着阳光
像晚间的星星追赶月亮
不是天使
却比天使更具魅力
之后有不少的人追你
你却丝毫也不在意
你回来了
翻看着我桌上的本子
说:你是2号,
我也是2号,
我们有缘啊!
我心里猛然一震
说:不仅是我们有缘
所有的2号都有缘
我要让你把我与别的2号一样看待
更为了让你明白
我们之间的关系
只能在同学的层面上
一个晚上
同学叫我吃糖
美味的阿尔碑斯
吃着好爽
同学告诉我
这是你与XX的喜糖
我的心顿时发慌
接着一阵冰凉
你走了,你真的走了
从此就得人间天上
我的血液停止了流淌
接下来的几天
《梁祝》的旋律在教室里回响
一个人在承受着悲伤
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
失去了之后才感到惋惜
白白地将绝好机会放弃
希望拥有时却没了时机
悲伤的自己痛恨着自己
靠琴声进行伤心地哭泣
你听着绝望的琴声
你踏着伤心的泪水
独自来到我的身边
我停下来不弹
你沉默着不言
只剩下静寂的一片
你终于发了言:
你追我吧!
感情叫我把你拥抱
理智却说千万不要
我答:我没有你跑得快啊!
你是一朵娇贵的名花
需要一个温暖的家
我没有肥沃的土壤
以供你快乐的生长
我独自走过了一段天昏地暗的日子
才发现失去你生活就变得没有意义
一个晚自习
你又回来了
你说:我真的喜欢你
你也明白我的心思
你为何要主动放弃?
我真的喜欢你
我也明白你的心思
可是现在已经太迟。
你总觉得我很天真
其实我很认真
只是你没有用心
就不懂我的真心。
我终于发话:
我并不是傻瓜
你是一朵娇贵的花
岂能在桐山把根扎
我没有沃土给你幸福
只好独自吞食着痛苦
我早已被你征服
却不敢把你留住
你说:你好糊涂
与心爱的人一起苦
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我想过到桐山教书
你为何不把我留住
如今一切都晚了
我注定得不到幸福
因为你不肯给予帮助
我答:不要哭
我会用我生命中的全部
去为你祈祷去为你祝福
有了我的心儿的陪伴
你永远都不会再孤单
你说:很遗憾
没有你在我的身边
我的生命不能完全
我答:人生总有缺陷
这不过是一瞬间
我们相对无言
我总以为那只是一瞬间
哪知它经常闪现于眼前
或许还将伴随我到永远
一颗划过黑夜的流星
美丽永远定格于天空
这便是一瞬间的永恒
 
茅草 @ 2006-04-27 14:51:52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