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r
佯缪

不太次要的次要

不太次要的次要——《北京人》

 

曹禺的剧本,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这部号称他最成熟的作品《北京人》,也是读过便读过了,没有什么感觉。那天为了考试翻开《北京人》,无意中看见一句“曾家的人——除了瑞贞——都有些惊吓”,让我突然觉得心里一停。瑞贞为什么不害怕?为什么曹禺要在这里注明瑞贞没有害怕?曹禺想说明什么?

也许戏演出来,谁也不会注意到瑞贞没有害怕,因为那场戏人太多了,瑞贞只是一个配角,只有几句与曾霆合说的台词,还都是思懿让说的。看过《北京人》的人有多少记得这个年轻的少妇?记得她不顾一切的勇敢?

于是发现,还有一些东西是我还没有读出来的,这些东西,全在那些配角身上,次要人物也就变得不太次要。

陈奶妈

这个老妈子,和读者是一个角度的人,她是来见证的。戏是从陈奶妈的到来开始发展的,曹禺大概借鉴了曹雪芹写《红楼梦》。“且说荣府中合算起来,从上至下,也有三百余口人,一天也有一二十件事,竟如乱麻一般,没个头绪可作纲领。正思从哪一件事哪一个人写起方妙?却好忽从千里之外,芥豆之微……”于是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曹雪芹有了落笔之处。《北京人》故事虽没有《红楼梦》繁琐,但在这短短几小时内表现一个大家庭的崩溃,也是颇为复杂的。如此复杂之事,用一个无关的小人物的介入作开头,好比把无关的读者也送进了这深宅大院,有戏,还要有看戏的人。

陈奶妈要比刘姥姥辛苦,她简直成了见证人。一进门,陈奶妈直指家族的实际中心陈思懿,两人明里互相吹捧暗里较劲。思懿的面目清清楚楚地暴露了,陈奶妈的第一个作用:衬托思懿。

陈奶妈又在对袁圆的看法上代替曾皓,也就是代表过时的人发表了一番评论,不是不满,而是奇怪。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啊!这就是这些老腐朽们发出的感叹,他们害怕这样的激情,因为他们老了。

陈奶妈和文清在一起是多么的和谐啊,这种旧家庭的主仆关系,文清活得舒服,陈奶妈也活得舒服。陈奶妈让观众知道一个奶妈的爱,那样的关心,不同于母亲,让我想起大堰河。

文清和愫方,依赖陈奶妈的牵线庇护互相私语着最后的爱情,她在为他的少爷努力。

陈奶妈,才是这个家的灵魂。

瑞贞

虎背熊腰,大半裸身,浑身上下毛茸茸的北京人站在这个陈旧的家庭面前,曹禺说:曾家的人——除了瑞贞——都有些惊吓。

瑞贞为什么没有害怕?因为这小妮子,不是一个懦弱的孩子。她的强硬事实上是可以和思懿相媲美的,瑞贞心里有希望,她希望离开这个家去过新的生活,她对这个家,甚至对曾霆,都是没有感情的——连恨也没有,是无望。

她代表了一种知性的女人,决绝果断,无所畏惧。走,对她来说是一个干净的词汇,没有牵绊和纠葛,她对愫方的劝说,于是显得天真。她要是了解愫方的苦楚,是不会劝愫方走的。走对于愫方来说,是一生的牵挂。

瑞贞的处境最好的对比了愫方的处境。瑞贞在家里,是个多余的人,没有人需要她,也没有人在乎她。可是愫方,曾皓离不开她,曾文清离不开她,就连曾思懿,也习惯了愫方的服侍。她是一杯水,渴了的时候,才会想起她。愫方静静地等着,等着口渴的人。

瑞贞是愫方的领路人,她告诉愫方,忍不下去,是可以不忍的。呆不下去,是可以离开的。如果没有瑞贞的喜剧来牵引愫方的悲剧,愫方便难以逃脱她的悲剧。瑞贞的走与愫方的不走,对比出女人的感伤,总是进不了围城的,总是想逃出围城的,有爱而无望的,有望而无爱的,年少的,年长的,她们终究会为自己而努力,瑞贞和思懿,她们一样自私。

但是瑞贞自私得那么可爱,因为观众厌恶着瑞贞厌恶的,渴望着瑞贞渴望的。瑞贞是小小的一盏灯,看着她,仿佛看见希望。

袁任敢一家

袁任敢把北京人介绍给曾家,也把袁圆介绍给曾家。曾家夹在北京人和袁圆之间,北京人对比出曾家的酸腐,袁圆对比出曾家的陈旧。文明进步到这种地步是异常尴尬的,我以为。

北京人震撼了曾家,像一个符号摧毁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思想。他愤怒着曾家的懦弱疲软虚伪沉闷,北京人是一块石头,砸在地上,便是一个巨大的坑。

袁任敢是故意让曾家的人看到北京人的,他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力量。他为整个作品带来了阳刚和血性,带来了原始的震撼。曹禺为曾家安排了这样一家房客,其实很难得。中国是崇尚阴柔之美的,女人们爱张生不爱张飞,中国的文学作品中,强悍者多为丑角,可是曹禺,却鲜明的标榜着阳刚的美感。这是一次审美的突破,曹禺借曾霆之口问所有的人,你们喜欢谁呢?

袁圆选择了北京人,因为北京人有力气,有胆量,而曾霆,只是一只小老鼠。

北京人和袁圆一起嘲弄着这个陈旧的家庭,宣判着这个家庭的将死。

最后一个人物——鸽子

一只鸽子飞了,只剩下另一只孤孤单单。这支叫做孤独的鸽子,就是孤独。

有了这支鸽子,《北京人》才显得温情。这里所有的人,都说了太多的话,然而还是有感觉,是说不出来的。曹禺让鸽子帮他们说,鸽子说:我很孤独。

又重读了一遍话剧,读到了一点革命性的东西。看了附录里曹禺谈《北京人》,果然曹禺投靠了共产党。当剧中人被创造出来就不属于剧作者了,他们有他们的思想,有他们的爱与恨。与曹禺无关了。



xieomei 在 2005-11-21 17:22:17 说:

qishijiushizheyangxiade taihenjiushale
导航
博客风
leer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佯缪



网志分类
leer in sky(6)
夜长梦多——作业(6)
袖手吃饭——小说(9)
插手旁观——日记(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CARROT
慕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