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善·欺·恶
诚或换心安,善许得好报,不欺难立足,人性孰本恶?

阳光灿烂时

    年少无知时,有过不少心跳回忆。

    很小的时候,曾和同学手牵手“闯天下”。其实,也就是在放学后,探寻城市里陌生的地带。似乎走了很久,似乎走了很远,似乎走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当时的我们一点都不怕迷路,尽管当时三层的建筑对我们而言已经是高楼大厦,尽管当时双行道的马路对我们而言已经是康庄大道。我们只为了自己的壮举而大声唱歌、大步前进。现在回去重走我们当初的“战绩”,从起点到终点,其实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可又如何能释怀征服的快感?

    老师安排我和他同桌。我,是班长,是品学兼优的极品。他,是差生,是调皮捣蛋的典范。极其不协调的搭配,造就了现实版的阶级对立。“三八线”两边,我们各自为政,井水不犯河水。依稀模糊,第一次对话是发试卷的时候。他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能考那么高分,我也无法弄清他为什么能考那么低分。他开始问我关于学习的问题,出于职责,我一一作答。渐渐发现,他并不是大家说的那么坏,至少他会为了协助我管理班级,号召他的弟兄们给我面子。我还成了除了他的家人外,唯一一个知道他的“秘密”的人——他有心脏病,曾经动过成功率很低很低的手术。他不想被他的弟兄们知道,因为他是“大哥”。在一次校际“群殴”中,对方有水果刀,他差点就“挺身而出”了。结果在真正开战的前一刻,两校的校长及时出面制止,他即将成为的英雄瞬间变成狗熊。公开批评、处分完,我也被老师调回原位。他变得沉默,失去了谈笑风生,也迟到早退到毕业。后来,听说他的哥们小学毕业后或者在市场卖猪肉,或者帮父母跑生意。而他,杳无音信。

    当时学校有两个校草。一个品学兼优,是我们的师兄。另一个叛逆无礼,是留级生。女生们总爱拉着我,在操场一角,评论这两个校草的大事小事。我总是在想,到底他们是长什么样子,有林志颖那么帅吗?结果,第一次见面,却是那么戏剧。一次课间,两个男生在我面前打架,害得我无法上洗手间。身边的女生告诉我,他们就是传说中的两位校草。好笑的是,后来,当我被安排去校门口值勤的时候,他们都会不穿校服或者不戴红领巾,摆明了要我抓他们。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认识我,不过也就是在这种朦胧而模糊的关系中,我有幸成为校草们同时关注的对象。

    看漫画、小说,是学生时代必不可少的调和剂。不过能看到像我这么不可理喻的,或许没多少人吧。曾经一节课啃完一本还不算,一个星期写一部小说才过瘾。读者也不少呢,一下课就有好多女生争相阅读我最新出炉的章节,热烈程度不亚于追捧作家连载。风消云散,现在回味起来,发现如果我把看小说、漫画的时间用于听课,或许我还真的能成为名校学子;如果我把写小说的精力用于做题,或许我还真的能混个更好的工作。可是,可是要不是有那些过去,我想我还真的很呆板地度过我的一生,更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精彩的故事了吧。

    读了大学,我还真的一个人四处跑了。虽然没钱导致我没办法踏出广东省,可是我开垦的记忆还是那么无可替代的缤纷。怀念湛江清澈的天空,茂名朋友的热情,中山流浪的洒脱,珠海现代的气息,深圳人情的冷暖,梅州奔波的劳累,潮州经济的繁荣……无论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一切都过去了。每次看着照片,就会想起很多很多的人。有的现在已经没了联系,有的还是偶尔见面。缘分真的很有趣的,它能让相识多年的朋友突然杳无音信,也能让素不相识的路人突然亲如兄弟。最复杂的还是江门和广州。它们承载我太多太多的情感故事了,至今还有那么多放不下,那么多无可奈何,除了轻叹,还能做什么呢?

    我算是很幸福的人了。不羁的心,在瞬息万变的城市里居然找到可以依靠的港湾。我知道,我们面临的挑战还很多。爱,在激情过后,是理解。



导航
博客风
诚·善·欺·恶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诚或换心安,善许得好报,不欺难立足,人性孰本恶?



网志分类
我的分类1(4)
落英缤纷(2)
惊浪拍石(5)
廉颇老矣(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茶花女》简介
《茶花女》剧情
《基督山伯爵》简介
《荆棘鸟》部分简介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
带鸟的诗句知多少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