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の傲慢的刺蝟
→cynical~↙

勇者之矢 - 第三篇

接下来的五天对我而言是抑郁的,过去我曾参加过战斗,也曾亲身经历过死亡的恐惧!再度复活后的我们,灵魂曾受到燃烧军团诅咒,坠入黑暗残忍的深渊!如今虽已摆脱诅咒,但复仇与欲望的魔爪依然钳制着大多的被遗忘者!不断有人从世界的每一角赶回幽暗并陆续加入南征队伍。

 

第五天的傍晚,我早早整理完毕。晚餐吃不下什么东西,独自缓缓走出幽暗城。从被册封为高阶牧师以后,好久没有这么悠闲的走走了。

 

今晚艾泽拉斯的天空闪烁着明亮的星星,晚风一丝丝的吹在脸上很舒服,仿佛根本没有战争的存在。

 

幽暗城坐落在东部王国西北边的提瑞斯法林地,这儿部落势力强大联盟无法轻易踏足,所以很安全。我走到布瑞尔旁的澈水湖边坐下,看着清澈的湖面一起一伏,感受着这最后的宁静。我从草药想到几天前救我的巨魔,心中开始假设如果当时只有我一个人,我该怎么应付那个暗夜精灵的盗贼。大战在际,我脑中反复思索着如何用自己的技能逃脱攻击并迅速治疗自己及身边的战友。

 

正在一个人兀自发呆想着战斗时,突然有人轻轻在我肩上拍了一下。

 

我大惊!瞬间跃开并给自己释放了真言术·盾保护,转身回头面对!

 

来的人也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

 

-“芙瑞琳达……我吓到你了么?”

 

我定眼看,原来是洛克拉斯,他是高阶法师,我们曾经长期一起作为佣兵执行任务,他向来对联盟怀有深深的仇恨,但平日里却顽皮得很!

 

看到他让我喜出望外!

 

-“洛克拉斯?!”我笑着兴奋的说:“你也回来参加这次战役了?”

 

-“是的!我在营地接到了女妖王的召书,就赶了回来。”他略顿了一下,又说:“索尔诺也回来了!我们在考恩的登记表上看到了你的名字,在城里转了几圈没找到你,而后他说要先去整理了,我一个人无所事事就出来走走……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他语气变得有些紧张,之后还悄悄的望了我一眼。

 

-“索尔诺来了?!”我兴奋的说:“快带我去见他!”

 

-“好!跟我来!” 洛克拉斯开心的答应,我们召唤出亡灵马向城内驰去。

 

索尔诺是一个亡灵战士!我们佣兵任务时的成员之一。和所有战士一样,他也拥有过人的意志和残忍的剑术。但索尔诺比他们更钻研勤奋,加之他天生反应敏捷行动能力强,这总能令他将敌人更快的消灭!他是我们几个中成长最迅速的,不过虽然他对敌人残忍无比,但对于顽皮的我们总像兄长般关心照顾,我们崇敬他!

 

洛克拉斯与索尔诺的到来让我激动不已,缓和了我的紧张不安。被遗忘者之间相来不相信任何人!但也许是物以类聚,随着阶段不断提升,我们的友情也越坚固。这对被遗忘者而言是不可思议的!为此我们还曾被其它人狠狠取笑讥讽过,但我们不顾及这些,这些让我们枯燥的生命变得有意义!直到离开东部王国进入西方的卡利姆多大陆后,这样的嘲讽才因巨魔、兽人及牛头人之间的相互关爱而减少。被遗忘者们既嫉妒又憎恶友情,这些东西在他们眼中是如此的愚不可及。

 

我常对他们说如果我们是其他种族就好了。每每这时,洛克拉斯总是取笑我的胡思乱想,而索尔诺却带些严肃的告诫我不可以做背叛种族的事情,不然一定会糟到神的诅咒!但见我一脸的满不在意,他也无可奈何。

 

进入地下城后,我们在铁匠铺找到了索尔诺。

 

-“索尔诺!“我兴奋的叫道:”你一回来就开始折磨你的‘台风’了?“我望着他那把正在铁匠手中做着护养的长剑说。这把长剑的名字叫“台风”,通体寒光淋漓,锋利异常,非常吸引视线!它是从蓝龙巢穴中寻得的宝物之一!那场在艾萨拉屠杀蓝龙的战斗中,索尔诺表现英勇立下奇功,团长将此剑作为特殊荣誉赠予了他。索尔诺视它比生命还要贵重,总是剑不离身。

 

-“芙瑞琳达~!“索尔诺回头,他眼中掠过一阵狂喜,但只一闪而逝又恢复了平静:“你还好吧?!”

 

-“嗯我一切都好!”“我回答:”你呢?“

 

-“放心!他这家伙命贱得很!地狱也不会愿意收留他!“洛克拉斯插嘴。

 

我呵呵的笑,索尔诺瞪了他一眼,洛克拉斯假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躲到我身后去了。

 

-”你们先去旅店吧,等这儿结束我就去找你们!“索尔诺转脸对我说。

 

我们答应了一声,去了旅店。

 

这夜我们聊到很晚,然后他们陆续睡去,而我却辗转了一夜……

 

第二天清早,佣兵们大声的叫嚷,督促我们去城门口集合等待出发。

 

集合完毕,将军布尔曼骑着红色亡灵骸骨战马从城正门走出,我们也纷纷上马。

 

东落王国的地域分配:北部以提瑞斯法林地及银松森林为部落领地,南部则以丹莫罗和洛克莫丹为联盟领地。灼热峡谷处于丹莫罗以南,我们必须绕开联盟领地到达荆棘谷后再折返向北进入灼热峡谷。

 

行军的队伍赶了整整一天,终于在夜幕低垂时我们到达了荒芜之地的营地----卡加斯。

 

当我们到达时,兽人和巨魔队伍已经赶到,他们见我们来到,纷纷用看到脏东西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早已对这样的眼神习以为常了。他们有的一语不发,有的就径自三三两两的走开。

 

索尔诺和洛克拉斯在飞龙降落处等着我,我跃下飞龙和他们打着招呼。

 

-“有牧师在吗?!”一个粗重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们三人回头看。

 

来的是一个女兽人,营地的佣兵。看得出她对我们也并没好感,但是被遗忘者的天赋决定了我们最擅长法系的命运。相较同阶的巨魔牧师,被遗忘者的牧师给予的治疗更显著。

 

她一眼看到了我。

 

-“你能来一下吗?这里有受伤的人需要治疗……当然,如果你愿意。”她说话声音很粗,举凡兽人不论男女声音全是又粗又低,听起来像是在低声咆哮。这句话说到后面半句时眼神也变了,好像已经确认了没有人会跟她走,但又有些期待,目光依然望着我。

 

我瞟了眼索尔诺和洛克拉斯,他们脸上又是那种无奈的笑。

 

-“当然,带我去!”我回答她。

 

她好像“哦”了一声。我跟在她身后往营地一处走去,索尔诺和洛克拉斯也跟在一起。

 

-“到了”她用手拨开一个帐篷的帆布门帐,示意伤员就在里面。

 

我们三人走了进去。地上或坐或躺着许多伤员,一些牧师与萨满祭司正在为他们做着治疗。

 

-“伤员真多啊!”洛克拉斯一边看着周围一边说着。

 

索尔诺嘴角一翘,笑笑不语。

 

我正想往里走,帐门口传来一阵嘈杂,随即门帘被掀开,进来了两个佣兵。他们架着一个巨魔,那巨魔右臂上段有一大块模糊,深红色的鲜血顺着那儿流淌下来,一滴一滴的。

 

我一呆,竟然是他!!

 

那天救我时一箭刺穿盗贼心窝的猎人!

 

那两个佣兵一边架着他坐到墙边,一边叫我过去治疗。我走过去蹲在他身边,他脸色很不好,额角渗着颗颗的汗珠,想必是失血过多了。但他的眼睛,仍旧是那样冷傲而坚强。

 

一定是他没错了!但他没有看我,我不知道他是忘记了我还是故意装作不认识。

 

我蹲下身小心的拉过他的胳膊检查那道伤口。

 

-“呀!是斧子砍的吧!这么深哦~!……艾你会不会痛啊??”洛克拉斯把他脑袋探过来,一边看一边对他说。

 

我有时候怀疑他真该去做那些该死的唠叨术士而不是法师。索尔诺踢了他屁股一脚,抓着他的袍子后襟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出去。

 

帐篷里好些人汗颜的看着他们,直到洛克拉斯“哇哇”的叫声一点点远去。

 

我不禁笑了出来,转回头看到他也正注视着。我不敢回视他,低头继续看他的伤。

 

的确像洛克拉斯说的那样,是被重斧自左上而下劈砍到的,这样的伤通常是恶战时才会受到。从对方用的力量上说,这一斧凶狠猛烈之极,是以取对手性命为目的下的狠手,我不知道这一斧是怎么劈上他的右臂的,手臂还在身上也已算是大幸了。

 

我拿来湿冷的布为他擦拭着伤口的周围,他一直皱着眉看着别处没发一个音。基本清理完成后,我开始使用恢复的法术。将双手放在伤口上不远处,默念着咒语。

 

伤口与我的手掌之间慢慢荡出黄白色的光芒,光芒聚集到他的伤口上后,肌肉开始蜕变,不久后血便止住并开始生长出新的肌肉。

 

巨魔如果是被砍断了手或脚等等任何身上的部分,只要不致死亡就能再生出新的来。治疗时这种能力也依然发挥了作用。我不禁惊讶,在心底暗暗佩服。只大约一顿晚餐的时间他那道伤已经愈合得十之八九了,又一会后我便收起了法术。

 

-“好了。”我说:“你动动看~”

 

他转回头看他的伤口,愣了下,然后弯弯直直的动了几动。

 

-“这几日这只手臂不要太用力,过阵子就会恢复如初了。”我看他异样的盯着自己的手臂,又提醒了一句。

 

他终于将目光转向我,微微点了下头,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一组极效治疗药水,递给了他,他没接。

 

-“不用了!”他说,声音低沉冷淡。

 

我一摇头,还是递给他。他看了我一眼,犹豫了片刻终于是接了过去。

 

我朝他笑笑,说:“我去看看其他的人,你先早些休息吧!”

 

他点头,站起身来走出了急救帐篷。

 

他离开后我又治疗了几人,不是很严重的伤,很快就结束了。我也收拾下出了去。

 

当找到索尔诺他们天已经黑了,营地处处点起了篝火,他和洛克拉斯正坐在一个火堆前聊天。

 

-“索尔诺!”我招呼他们。

 

-“芙瑞琳达,我们在等你呢!快来~!”洛克拉斯抢先招呼我,站起来把我拖到火堆那里坐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的纸包,慢慢剥开,打开后里面竟是烧鹌鹑,看起来新鲜可口很美味的样子。

 

“啊~!”我笑着低呼一声,伸手从纸包里拿过一只慢慢吃了起来,今天一天没有吃过东西,我也早就饥肠辘辘了。

 

洛克拉斯拿了一只递给索尔诺,自己也拿起一只啃。

 

-“没想到这里营地有卖这个的商人,哈哈,我买了好多呢,我们慢慢吃!”洛克拉斯边吃边说,横眼看到索尔诺满脸的别扭样子。

 

-“喂!”洛克拉斯叫他,举着手中啃了一半的烤鹌鹑说:“刚刚看到时你比我还兴奋咧,看到芙瑞琳达就装!不吃还我!”说完伸手便去抢。

 

-“我哪有装!”索尔诺反驳,一把将鹌鹑塞到嘴里。

 

洛克拉斯一个飞跃跳到索尔诺的身上,和他抢起烤鹌鹑来,两个人就像孩子般的打闹着。

 

-“啊你咬我!”索尔诺叫,把洛克拉斯牢牢压在身体下面,洛克拉斯便“啊啊”的惨叫,我笑得抱着肚子转头不看他们。

 

营地远处的树丛里有一点绿光闪过,我以为我看错了,于是睁着眼睛仔细瞧,那点绿光若隐若现的伏在树丛深处,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我回头看他们还闹得起劲,便自己起身慢慢朝那堆树丛靠了过去。离那边近了后,那绿光似乎也注意到了我,更像深处隐去,我便也跨过草垛去寻。终于在一颗大树后隐隐的看见了它。

 

我有些害怕,但那绿光让我好奇不已!当我再靠近后,才发现是两颗,在黑暗中忽明忽暗。我慢慢移动着身体,那两颗绿光突然豁然一亮,一只威风凛凛绿纹白虎出现在我面前! 

 



JaJa 在 2006-10-20 10:17:11 说:

UP~~
陕西斧头帮~~哈哈
大波.....表想了 睡吧
七魂 在 2006-10-19 21:54:26 说:

O YEAH!~
光明的回归啊!~~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9 13:44:35 说:

不,是大波和铁骑。。。铁骑是牛战,你不认识的啦,是关二他们的朋友~
他们这个陕西帮很复杂的…
狼性复苏 在 2006-10-19 12:35:22 说:

.......这是大波和关二?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9 09:52:32 说:

我在想我那大波娃儿和关二娃儿谁来拉扯=、=
大波 在 2006-10-19 02:03:48 说:

阅!
。。晚,然后他们陆续睡去,而我却辗转了一夜…… 
可以问下你想撒呢?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8 23:44:01 说:

- -||
精灵 在 2006-10-18 22:29:06 说:

本来么,学字从学拼音开始,学拼音都是从小学甚至是幼儿园开始的,所以呢,大家正好趁这个机会回到当初的时光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8 22:16:32 说:

真系酱紫的么??

哇哈哈~~
精灵 在 2006-10-18 22:09:08 说:

汗~~~明天下午就好了啦
再说,这事难的让大家碰上,物以稀为贵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8 19:27:20 说:

唉,谁让我心好呢。。改成拼音我怕有人丢我香蕉皮……

不像某人,,,还在QQ群里打拼音,,唉,,太难为我这双迷人的双眼了@@"````
格格巫 在 2006-10-18 17:32:37 说:


童话 在 2006-10-18 17:23:53 说:

换个角度说,等待是一种享受.
狼性复苏 在 2006-10-18 17:13:47 说:

等待是件痛苦的事情
精灵 在 2006-10-18 17:05:00 说:

bushi shuo yong pinyin xie d ma ?
童话 在 2006-10-18 16:59:34 说:

等待下一篇.呵呵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8 16:59:19 说:

- 0 -

嘿嘿~~~
沙包包 在 2006-10-18 16:58:25 说:

OYE!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