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の傲慢的刺蝟
→cynical~↙

勇者之矢 - 第一篇

第 一 篇

      我坐着飞龙穿梭在连绵的山脉和一片片的高原之间。身下是艾萨拉,在奥格瑞玛的正北边,这儿植物茂密,生长着许多的珍贵草药,这儿还有许多的矿石可以开采。因为气候的温和恰人,一些野兽、血精灵、恶魔与娜迦纷纷划地群居在这里,分散各处,它们保持着互相之间紧张的平衡,互不干扰却也互不来往。领地是很敏感的词,这往往会引起一场大的厮杀,在这里的每一个生命都明白这个,并且默默遵守着规则。

      我出生在一个叫丧钟镇的小村子,事实上我记得在很久很久之前因为那场战斗我应该永远长眠了,可却又醒了过来……听“长辈“们说,由于某种神秘的力量,和我同样的许多”人“也将被陆续”唤醒“,从此与”人“这个词再无关系,我们是”亡灵“,肉体已经残破不全,部分的骨骼也暴露在外,我们的双目混沌,遭到同为部落盟友的巨魔、兽人还有牛头人的排斥。在他们心中我们是如此狡猾而又不可靠,于是我们又被称为”被遗忘者“(The Forsaken)。

      飞龙降落在了瓦罗莫克营地里,我召唤出我的亡灵战马一路向北飞驰,马儿在一个又一个山坡上掠过,留下一阵阵带有暗紫色死亡光芒的青烟。

      我遍地寻找着草药。我是一个牧师,在修习各种治疗及帮助生命的法术同时,我还专研各种试剂的调配,而草药是不可或缺的材料。要收集它们我常常得潜入森林海洋甚至是沙漠去采摘它们。

      到了一座小山脚下,我下了马本能般警惕得四下望了望,然后顺着狭小山路往山里行走。路上布满了碎石,地上是厚厚的砂石土,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我仔细的搜寻着每一个我能及得的角落,大半日过去了,我开始感到有些疲惫,但仍仔细区分着石头、泥土、青草与那些草药的气味。忽然一股非常清雅的香味传入了我的鼻子,我感觉全身一振,似乎有了精神。我再仔细的闻了下,没错!那味道不是错觉。我看了下四周,找了个可以及脚的山石攀上高处四下寻找张望,果然!前面山坡后,那块空地的山脚下我发现了它——黑莲花!这是最稀有珍贵的草药之一了,可遇而不可求。狂喜溢上心头,我跳下来向前面的山坡上攀,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坡顶然后拉着杂草滑下跳到了空地上。斜眼看到空地一边是开阔地,不知不觉竟已经横翻过这山了……我不禁一笑,开始小心采摘它,然后将它收进草药包里放妥。

      正站起来,突然我感到后背被人凶狠的击中了,一阵晕眩,我的心也跟着一紧!是盗贼!我心里暗叫!可是我的身体不听使唤。盗贼善于隐藏自己与控制敌人,刚才看见草药那一时的兴奋使我放松了警惕,给了他偷袭我的机会。

      我努力使自己恢复意识,可是贼又让我再度陷入昏迷,他用尖锐的匕首袭击我。阵阵寒光在我身边闪烁,我渐渐不支,我很明白,除非他失手给我一线精神集中的机会施放法术自救,不然我将再次死亡。

      正在万分焦急时,突然“嘣”传来一声极为清脆的弓弦声,贼应声发出了一声嚎叫,攻击也停止了,我在他松手的一瞬间使用亡灵意志恢复清醒,跳在一边。

      攻击我的是个联盟军暗夜精灵的盗贼,现在他正斜倒在山脚下,一支锯齿箭正正的刺在他的心脏稍上的位置,他正用手按着伤口惨叫。

      “还不快治疗自己!”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我顺着声音望去,他正手持长弓站在山坡上,俯瞰着那个贼,身边还跟随着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

      老虎对着那贼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我集中精神咏唱着恢复咒语给自己疗伤,伤处很多但仍不致毙命,我幸运的从虎口脱逃。

      那贼看着我们,眼神阴晦了起来,努力支撑着自己起身逃跑,不久便消失在巨石连峦的山林中。

      简单治疗完毕我抬头再次看他,他是巨魔,一个猎人。在日光照射中,山坡上的他有些耀眼,让我睁不开眼睛。

      -“谢谢!”我说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对我斜斜的看了一眼,转身带着他的虎消失在视线里。

      意料之中的事,巨魔向来不会同亡灵多语,他们不信任我们,他会对我施予援手我已经非常感动了。

      我坐在原地有些发愣,从刚才到现在仅是一瞬时间而已,我的生命失而复得,竟是如此之轻~。救我的他好像还站在那坡上……我怔怔的,心跳得有些快。忽然想到这里很危险,那贼万一伤得不重还会去而复返,于是赶忙召出亡灵马飞身上去急奔回营地。

      身上带的草药包已经鼓鼓的了,我得快点赶到杜隆塔尔搭飞船去东部王国。亡灵的主城幽暗城就在那儿,虽然飞船码头就在兽人主城奥格瑞玛门口,但我不习惯看到兽人与巨魔们的白眼,所以宁可多赶一些路回幽暗城。身上的药一定可以调试出不少的药剂,心头有一丝窃喜,但又想到了刚才的他----那英雄般的冷傲与坚毅淡泊的眼神。我在心里打了一个哆嗦,不明白自己心里有种淡淡的感觉是什么。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9 09:51:32 说:

瀑布汗~!
铁骑 在 2006-10-19 02:30:26 说:

到此一游
大波 在 2006-10-19 01:52:17 说:

阅!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1 23:56:13 说:

谢谢支持~~
狼性复苏 在 2006-10-11 22:15:40 说:

你写,我顶,呼呼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1 12:00:02 说:

改了。。。- -
七魂 在 2006-10-11 11:44:51 说:

倒数第二段最后一行:
忽然想到这里是是非地之

貌似打错了?
。。。
七魂 在 2006-10-11 11:44:51 说:

倒数第二段最后一行:
忽然想到这里是是非地之

貌似打错了?
。。。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10 15:27:57 说:

呃~
会努力改掉我的口语化毛病的,,@@"
七魂 在 2006-10-10 13:44:21 说:

我等待了
一万年,
终于
等到
这篇
文章的开始一篇
简约
清淡
虽然口语
却是开始一篇(模仿现代无聊诗歌)
加油!!~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09 22:12:03 说:

嗯,谢谢啦~

我会尽快更新的,希望能写好它~!
幽幽 在 2006-10-09 22:00:34 说:

等下一篇!
格格巫 在 2006-10-09 18:35:19 说:

加油
我们期待着
Оο想想οО 在 2006-10-09 16:58:38 说:

嘿嘿,亲亲~~~
我会努力的~
JaJa 在 2006-10-09 16:57:15 说:

呵呵呵呵 不错~
期待期待!0-0
想想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