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の傲慢的刺蝟
→cynical~↙

爷爷(一)

我出生在上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了

虽然那时我没有任何记忆

但家里人一直和我说我出身时我们家是一间几平米的亭子间

(亭子间是上海的一种最古老而普遍的住房,在5-10个平方米内,常常老中青三代同住,所有的生活起居全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尤为出名) 

和别的普通家庭一样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同住在一起

后来又多了一个我

 

开始记事时我们一家五口已经搬进父母工厂给分配的房子了

将近20个平米(大概还不到),楼下是厨房,房间里面有个小阁楼,阁楼上有个非常出名的东西,叫“老虎窗”。

这全是上海解放后最老而典型的居住建筑了

爷爷是疼我的

疼到几近于溺爱

我也习惯了爷爷的宠爱

每每因为不乖而要受到责罚时,只要爷爷在,一切就都没事了

所以爷爷是我最大的保护伞

 

在3岁那年

爷爷奶奶带着我和比我大两岁的表姐一起去西安走亲戚

一路上坐着火车苦苦的颠簸

姐姐一直很听话,乖乖的坐在奶奶身边不叫不吵

而我却顽皮得很

在火车上跑前跑后跑得整车厢的乘客全认识我

爷爷就撵在我后面生怕我摔倒或者跑丢掉

一直到我累了趴倒在他怀里睡去他才有得休息

 

到了西安

整天跟着那边的大哥哥小哥哥出去摘树上的杮子吃

那之前我从来没吃过杮子

所以吃起来就没停(后来终于吃伤掉了,直到现在我也不沾杮子)

亲戚家养了一只乌龟

这下可好奇死我了!

打小在城市长大哪见过真的乌龟

问到它吃什么时

小哥哥就说它吃米饭也吃蚂蚱

蚂蚱又是什么

小哥哥说外面路旁草堆里有得是得去抓

我胆小怕虫就缠上了爷爷

所以日后抓虫子的事也规爷爷管了

 

再就是出游

亲戚们陪着我们四个人去玩大小雁塔得许多景点

但最让我记忆尤新的就是秦俑了

虽然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虽然它们或缺胳膊或少腿

虽然那里当时破旧得只用塑料绿棚做顶来遮挡风雨日晒

不过我就是记得清清楚楚

拉着爷爷问东问西

 

回来的路上已经累了

于是爷爷抱着我走

走一段后爷爷对我说:“艳儿,爷爷累了,咱们艳儿下来走好不好?”

我脑袋一晃说:“不~艳儿不下来~”

爷爷就是笑呵呵的,说:“那爷爷抱不动了,怎么办?”

我眼睛溜溜的说:“抱不动就背喽~”

“那背不动呢?”爷爷又在逗我

“背不动啊……背不动,,那就,那就骑喽~”我漫不经心的说着

“那骑不动了呢?”

“骑不动就扛啦~”

“扛不动呢?”

“扛不动就。。抱啊~”

爷爷就哈哈的笑出声音来了

我奶奶就嘀咕说:“这死丫头,就是整天闹他爷,就是不得下来”

然后亲戚也笑

姐姐就迷茫的任奶奶牵着手,边走边抬头看着爷爷怀里的我

 

那时太阳高高

周围的绿树田野被风儿吹得沙沙响

路上有我们快乐的背影

Оο想想οО @ 2006-08-17 23:43:43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零之家人


天堂金币 在 2006-08-22 02:46:44 说:

有爷爷的记忆真是幸福,我还没记事,爷爷就已去世,偶心里那点滴的对于爷爷的记忆都来自我父母述说。
幽幽 在 2006-08-20 02:50:21 说:

这样的童年真是幸福!
Matt 在 2006-08-19 11:34:18 说:

呵呵,回忆有时候是笔人生的财富。
一段段的历程与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