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者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转:和平之旅/連戰北京大學演講全文

这个世界,变化真的很快……很快……


原文网址:http://www.ettoday.com/2005/04/29/301-1783827.htm

2005/04/29 11:13


連戰:掌握歷史,一步一腳印成功在望。
本報訊

主持人(北京大學副校長郝平):尊敬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和夫人連方瑀女士,尊敬的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主任陳雲林先生,尊敬的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老師們、同學們,大家好!

今天,我們相聚在美麗的未名湖,熱烈歡迎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一行訪問我校,併發表演講。出席今天演講會的貴賓有: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主席連戰先生和夫人連方瑀女士、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吳伯雄先生、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林澄枝女士、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江丙坤先生、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林豐正先生、以及隨同連戰主席訪問的中國國民黨訪問團的各位嘉賓。

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方面,出席今天演講會的有北京大學的兼職教授陳雲林教授、李炳才常務副主任、北京大學方面,出席今天演講會的有北京大學校委員會主任閔維方教授、以及北大相關領導和各院係師生代表。我們對光臨北大的各位嘉賓表示熱烈的歡迎。正在國外參加大會的北京大學校長許智宏專門委託我向連戰主席和各位嘉賓的到來表示誠摯的歡迎。現在請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閔維方教授致歡迎辭。

閔維方:尊敬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及夫人連方瑀女士,尊敬的中國國民黨大陸訪問團的各位嘉賓、尊敬的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主任陳雲林先生、老師們、同學們、朋友們,值此春意盎然的時節,我們以萬分喜悅的心情迎來了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及夫人一行蒞臨北京大學。首先,我謹以北京大學全體師生的名義,向連戰主席及夫人,向中國國民黨大陸訪問團的各位嘉賓,表示最熱烈的歡迎和崇高的敬意。

連戰主席是我們北大師生所熟知的台灣著名政治家,1957年,連戰先生畢業於台灣大學政治係,1961年,取得美國芝加哥大學國際法和外交碩士學位。1965年,獲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1966年至1968年,他曾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執教。1968年回台後,任台灣大學政治學客座教授,政治係主任及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在學術界博享聲望。1965年,連戰先生出任中國國民黨青年工作會主任,此後歷任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中常委、副主席、主席。

今天作為首位訪問北京大學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將在這裡發表演講,我們為此而深感榮幸。近一段時間以來,兩岸政黨交流的互動呈現新的活躍局面。前不久,江丙坤副主席率領中國國民黨參訪團對大陸進行成功的訪問。連戰主席此行更是舉世矚目,意義重大。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兩岸關係的良性發展,雙方在各個領域進一步加強交流與合作,是人心所向、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連戰主席的來訪必將有助於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有助於催生兩岸合作與交流的嶄新局面。

北京大學是一所有著悠久歷史和重要學術影響的高等學府。100多年來,北大秉承著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的光榮傳統,為爭取中華民族的獨立解放,為人民的自由民主、為現代化建設和教育、文化科技事業的發展作出了獨特的卓越貢獻。近年來,北大在兩岸的文教學術交流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北京大學與台灣的許多大學和學術機構之間交流交往,十分活躍。目前,在北京學習的台灣學生包括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和大學本科生,已有265位。

我們相信,隨著兩岸關係的進一步發展,我們北大與台灣高等院校、學術機構之間的交流交往還會得到更加進一步的發展,還會更加密切。再次,我還要高興地告訴大家,北京大學與連戰主席還另有一番特殊的淵源和情誼,這裡曾經是連主席的母親趙蘭坤女士學習和生活過的地方。1930年8月,趙蘭坤女士得到遼寧私立女校校長的推薦,進入燕京大學宗教學院宗教及社會學科專修學習。1952年,燕京大學併入北京大學。因此,趙蘭坤女士也是我們北京大學的校友,今天連戰主席回到自己母親的母校,我們尤感高興,並再次表示熱烈歡迎。

「春風猶化千層雪,海水流連兩岸新」。我深信,兩岸之間充滿著真誠的交流與交往。不僅將不斷增進兩岸同胞的相互了解和骨肉聯繫,也必將促進兩岸的共同繁榮與發展,促進中華民族的團結與振興。最後,希望北京大學之訪能給連戰主席一行留下美好的印象,也預祝連戰主席的大陸之行取得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主持人:下面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發表演講。

***********

連戰:尊敬的閔主任委員、副校長、陳主任,各位貴賓,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早安!

今天我和內人偕同中國國民黨大陸訪問團一起來到北京大學,非常榮幸。在這裡首先向各位表示感謝。北京大學的校址,剛才我了解到,就是當年燕京的校址,我的母親在三十年代在這裡唸書,所以今天來到這裡可以說是倍感親切。

看到斯草、斯木、斯事、斯人,想到我母親在這兒年輕的歲月,在這個校園接受教育、進修成長,心裏面實在是非常親切。

她老人家今年已經96歲了,我告訴她我要到這邊來,她還是笑咪咪的很高興。台灣的媒體說我今天回母校─母親的學校,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報導。北京大學是我們大學裏面的翹楚,也是中國現代新思潮的發源地。蔡元培先生有兩句名言:循思想自由的原則,取相容並包之意。這種自由包容的校風之下,長久之下北大為這個國家、為這個社會培育了很多精英分子。

尤其在國家、民族需要的時候,可以說都是能夠挺身而出,各領風騷。不但為整個國家民族和社會做了很大的貢獻,尤其是展示了中國知識分子那種感時、傷時、憂國的情況。所以我今天來到這裡,心裏回憶這些,非常感動。我的母校也是我服務多年的台灣大學,同樣的師生也以能夠參與「爭自由、為民主、保國家」的各種的活動,也許是因為歷史的因緣機會,所以台灣大學曾經成為兩岸高等學術人才的一個榮譽。

1949年之後北大好多好多的老師跟同學們好像種子一樣,跨洋過海到了台灣,尤其到了台灣大學,把自由的種子帶到那裏去,在那裏開花結果。包括傅斯年、毛子水等等師生後來都是在台大當教授,受到大家非常的歡迎。尤其胡適和傅斯年先生,都是五四運動的健將。傅斯年先生當過北京大學的校長,後來出任台灣大學的校長。所以在今天,台灣大學裏面那個幽靜的校園,那個迴響不已的傅鐘,都是台灣大學的老師和學生生活裏面的一部分。所以,簡單地來講,自由的思想,北大、台大系出同源,可以說是一脈相傳,尤其在大陸,可以說是歷史上的一個自由的堡壘,隔了一個海峽,相互輝映。

今天我來到北大,我也願意回顧一下,中國近百年以來整個的思想發展,應該也可以說歸功於北大。大家都知道胡適先生提倡自由主義,那是代表一種自由、民主、繁榮、進步的創舉,也曾經引起了很大的迴響。但是我們仔細地來看,自由主義這個思想在中國走的是一段坎坷的路,不是很順利,也不是很成功。記得在那個年代,胡適先生介紹杜威的實用主義,談到科學的方法和科學的精神,面對重大的針對社會的問題,提出所謂問題趨向的一個態度,要大家以逐漸進步,所謂漸進、逐步的、改良的方式,來面對所有的社會的國家的問題,他相信,不要任何的武斷,不要任何的教條,點點滴滴,即可以存活。

這是實用主義和自由主義進入中國的一個最主要的橋梁。那個時候胡適和李大釗先生經過了一系列的辯論,那個題目是多談問題,少談主義。我想這樣的一個方式在一個正常的時刻、環境之下,也許是一個最好的選擇,但是為什麼自由主義在中國它的影響大部分還是在知識分子中間,為什麼如此?

簡單地來講,我們可以回憶一下十九世紀的最後、二十世紀的最初,那個二、三十年,你看看這個國家所面對的是什麼,是中法戰爭,是甲午戰爭,是八國聯軍,是日俄戰爭,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可以說整個的國家都在列強帝國主義燒殺擄掠下,不平等條約可以說是喪權辱國的東西,老百姓的生活已經到了一個貧苦的極致,烽火連天。

在這麼一個環境之下,中國的人民實在是沒有一個那樣的環境來冷靜地思考自由主義所代表的一個深刻理念,當然在校園裏面百花齊放、百家齊鳴,但是終極,能夠吸引、號召青年人的正式的號召,不外乎還是以中國國民黨所代表的三民主義的路線和中國共產黨所代表的社會主義總路線兩條路線。

今天,北大已經107年了,來到這裡好像把我們帶回到一個近代中國史的時光隧道裏面去,因為在這裡不但是人文薈萃,同時我們也看到一個很濃縮的整個的近代史,我看到大家,我就想到,各位今天除了各有專精之外,宏觀的思維一定是跟各位在這個校園裏面那些服務過的前輩先行們一樣。

大家還要想一個問題,中國的未來到底在哪?我們要選擇的到底是哪一條路?當然,在找尋答案的時候,找尋這兩個問題的答案的時候,我們都知道,歷經曲折,歷經挑戰,我們走了不少的冤枉路,我們得到了多少的慘痛的教訓,這些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是身為一個知識分子,我相信大家都有這種百折不回的決心和勇氣。因為在各位的肩膀上,要擔負的就是要為歷史負起責任來,要為廣大的人民來找出路。

如何能夠讓整個的中華民族不要再走上戰爭和流血,如果能夠讓和平來實現,如何能夠提升人民的生活水準,如何能夠維護和不斷提升我們的國際競爭力,這些重擔,都在各位的肩頭上。一肩挑起來,就是現代知識分子的一個偉大的格局。那麼,用什麼話來形容這樣的格局,這樣的勇氣,帶領我們到正確的歷史方向和目標。我想了再想,把他歸納成12個字,那就是希望各位能夠「為民族立生命,為萬世開太平」。

聽起來有一點老古板,好像太骨董一樣。但是畢竟這是我們老祖先心血的結晶。也許用現在的話,這12個字可以再變成8個字,那就是我們大家一定要堅持和平,我們大家一定要走向雙贏。

當然有人會問我,你的勇氣不小,你的基礎在哪?我要在這裡跟各位坦白從寬。我認為這個基礎在哪呢,在於歷史的一個潮流、在於民意的一種驅動。歷史的潮流、民意的驅動讓我、讓許許多多的人有這樣的勇氣能夠提出來。什麼是歷史的潮流?大家都知道,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都以中國的富強、康樂為目標。但是,不幸的日本鐵蹄的侵略,阻礙、終止了這個國家文明的建設,以及現代化的進程。抗戰勝利之後,國共兩黨對國家應該走的總路線又有不同的看法,它的結果是以內戰的方式來解決。一直到今天,一個台灣海峽、一條海峽阻隔了兩岸,不曉得阻隔了多少的家庭,造成了多少的不幸哀怨。尤其還形成了若干民族之間的間隙,一直到今天,迴蕩不已。

但是我們也看到,在這樣一個歷史的中間,關鍵的任務在關鍵的時刻做了關鍵的決定,扭轉了關鍵的歷史的方向,這是驚天動地了不起的事情。形成了一個新的趨勢,一個新的方向,我在這裡特別要提到,就是蔣經國先生和鄧小平先生。蔣經國先生在兩次能源危機之後,知道台灣那個地方沒有任何天然的物質,所以要靠自力更生,可以說是捲起袖子全心全力來推動,所以他推動了十大建設,推動科學園區的建立,號召留學生回國研究投資,等等的作為為台灣創造了台灣的經濟奇蹟。 在經濟發展之後,更進一步推動了他民主化的工作,所謂政治民主化的工作,包括排除了所謂威權的政治,奠定了一個政黨之間互動的一個模式。甚至於再進一步開放了黨禁、報禁,取消了戒嚴,同時也促進了兩岸人民,尤其是大陸,很多老兵返鄉來探親,在歷史的時刻扭轉了這個方向。

小平先生提出改革開放,大家看一看,不但轉換了文化大革命的方向,深化的、全面的提升了人民生活的水準,這都是跨時代的、了不起的作為。蔣經國先生晚年的時候講,他說他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小平先生講到,改革開放的路線要管一百年,用他四川的話講「動搖不得」。沒有動搖,今天大家看一看,大陸經貿的發展,經濟的成長,可以說樣樣都是名列前茅。

我是59年前離開上海回到台灣的,那時候還是一個年輕人,今天來到大陸,所看的一切的情景跟我的回憶和記憶完全不吻合了,所以我是懷著一個祝福的心、一個持續不斷期盼的心,希望這塊土地能夠更快速地來發展。在整個的發展層面,除了經濟的發展,政治的發展層面也很快速。比如說現在我了解到,在很多基層,所謂定點的民主選舉制度,在《憲法》裏面也提到,所謂財產權是最基本的人權,我相信這都是正確的歷史方向,都是值得鼓勵的歷史的步伐。

當然,整個的政治改革,無論是腳步無論是範圍,在大陸還有相當的空間來發展,但是我必須要講,在過去這段時間裏面,兩岸所走的路、走的方向,已經使我們兩岸無論是在差異還是在差距上,越來越縮小,這是歷史的潮流,非常重要的一個方向。

再談談所謂民意的驅動。我這一次到大陸來訪問,我說「來得不易」,因為有若干的人很遲疑,甚至於有一種批判,認為我到這裡來,是為了進行所謂第三次的國共和談,所以我的目的是要「聯共制台」。但是,現在那個「台」下面還有個「獨」字。

我在這裡要提出來,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同時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扭曲,因為講這種話是從一個僵化的思維、冷戰時期的一個思考來看問題、來想問題,時間的確對他們來講過得太快了,讓他們留在二十世紀甚至於30年代、40年代、50年代,我們今天怎麼不能夠重視當前,怎麼不能夠放眼當前,來共同展望未來,來開創未來呢?

我們為什麼不能夠以善意為出發點、以信任為基礎,以兩岸人民的福祉為依歸,為民族長遠的利益來考慮呢?人民為主,幸福優先,我想這是包括我們所有的台灣2300萬、大陸13億的人,我們所有的人民,大家會共同支持的一個方向。

我以前看到,面對東西德國,科爾總理說我們相互需要,面對南北韓,現在盧武鉉也講到,通力心兄弟情,這些聲音難道一點都引不起來我們大家應該有的一些提示嗎?我想答案是否的,我們會。今天我們所走的這條路是人民所支持的,我們搭橋鋪路,是人民所願意看到的,他們不願意再看到兩岸的對峙、對抗、對立、甚至於對撞,他們願意看到的是兩岸的對話與和解,大家的相互合作。我想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在去年底台灣進行立法委員選舉開始的時候可以說是非常明確的講出來,我們就要走對路才有出路。

台灣走對路才有出路,我們認為不能夠讓「民粹」主義取代民主的思想,不能夠讓「制憲」、「正名」、「去中國化」、武斷的「台獨」時間表,來打破我們整個幸福的基礎。所以我們提出來我們的看法,其結果我們都知道,今天好多位立法委員都在這裡,認同支持這種看法和政策立場的在今天立法院裏面是占有絕對多數,今天來的國民黨的立法委員有幾十位,但還不全,他們都要來,我說不行,我說這樣就放空營了,人家會偷襲。但是我想他們的當選、他們的得票你可以看到人民的趨勢。

周日我們出來之前有一個民調,66%的人認同支持兩岸的和諧對話,30%認為可能沒有什麼太大的效果,這也是一個民意,非常顯著的一個情況。想特別要提出,在這樣的一個大的環境、歷史的趨勢、民意的驅動之下,我個人認為,現在給我們一個總結過去歷史的機會,就是讓我們能夠有一個新的環境、新的思考,能夠來發展建立一個我們共同的未來,共同的願景。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們不能一直活在過去,就像邱吉爾講的,永遠的為了現在和過去在那裏糾纏不清的話,那你很可能就失去未來。逝者已,來者俱,我在這裡做一個簡單的結論。我認為我們的願景要回到自由的思想,發源地,今天北大我們再談一談。這就是多元與包容,這就是互助與雙贏,這就是現狀的維護與和平的堅持。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網路資訊的時代本來就是多元化的時代,何況我們本身就有多元的基礎,這樣多元的社會一定要有包容,就好像蔡元培先生所講的包容。

怎麼樣來了解有沒有包容呢?檢驗有沒有包容,很簡單,理性地溝通,相互地尊重,取代所謂激情的謾罵跟批判,這就是包容,很簡單。

蔣夢麟先生也是北大的校長,他講所謂那些背後拖著長辮子的保皇黨和思想激進的新人物大家在一起討論問題,互相笑謔,那就是包容。

第二我要講互助和雙贏。各位都知道,今天這個市場的經濟已經逐漸的在那裏整合兩岸經濟的資源,不但是兩岸,事實上今天市場經濟的作為可以說在全球化的趨勢裏面已經席捲了全球,自由的經濟就是這樣的一個趨勢,但是在自由經濟的體制之下如何維護和提升我們的競爭力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們不能只喊口號,要落實,而維護提升競爭力唯一的就是一定要合作,唯一的就是一定要創新,合作、創新,才有機會。

今天,兩岸的關係,各位看到,我們不但是互相依存,而是互補互利,而是一加一大於二的情況,所以我相信台灣在創造了第一次經濟奇蹟之後,現在正在邁向第二次的經濟奇蹟這條路,在努力,大陸今天所面臨的也是千載難逢的一個機會,所以中華民族這種現代化,這種富強康樂,已經不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美夢而已了。

尤其在即將面臨的未來,我要講,我說兩岸合作賺世界的錢有什麼不對啊?我們一定能夠來實現所謂如虎添翼的加乘的效果,這種加乘的效果不是雙贏,實際上是多贏的。

第三個,我要談到,就是來堅持我們的和平,維護我們的現狀、穩定的現狀。大家照常理講,和平是和平,誰需要不穩定的一個和平,時時有改變的憂慮。但是在實際的層次,今天兩岸的情形下,我們必須要維持我們的現狀。現狀維護不是一個靜態的,不是一個退縮的,不是一個消極的。現狀的維護,一方面當然要避免彼此的爭議,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存異求同,凝聚善意,累積動力,開創一個嶄新的、亮麗的未來。

我們各位都知道,在過去,長久以來,戰爭流血不止是我們之間,整個的世界,都普受它的痛苦和摧殘。聯合國前面有一個雕塑,一把槍打了結要斷了,它的含義很深,將刀槍化為犁耙。

今天我來到這裡,讓我回憶到以色列,特拉維夫,猶太人博物館,前面寫了一段話,他說,全世界的猶太人對於彼此都負有責任。我們雖然曾經彼此有過戰爭有過流血,今天要談溝通和平,有的時候覺得談何容易。但是猶太人的話讓我感觸良深。我相信有智慧、有能力的中華兒女大家都了解,我們可以化干戈為玉帛,點滴的心血累積成我們常常久久的和平關係。各位親愛的年輕朋友,江山代有才人出,長江後浪推前浪。各位都知道年輕就是希望、年輕就會機會。在這個時候,大家回想一下,前輩先賢曾經負起他們應該負起扭轉時代歷史的責任,現在又輪到大家。

大家都是將來國家、社會乃至民族的領航員。所以在這樣的時刻,我又想到以前美國雷根總統說的話,他說,假如我們不做,誰來做?假如現在不做,什麼時候做?我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來到這裡。讓我們大家共同堅持,互惠雙贏,堅持和平。這是我們自我的期許,也是向歷史的責任。唯有我們能夠達到這樣的目標,為民族立生命,為萬世開太平,這將是中華民族為舉世稱讚最重大的成就,也是我們面對世世代代炎黃子孫共同的光榮。

謝謝大家!
问天 @ 2005-04-29 18:52:53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乱弹


Mustafa Kemal 在 2005-05-02 11:58:47 说:

学长大人,为什么评论不给带html code滴?
Mustafa Kemal 在 2005-04-29 22:26:41 说:

战哥演讲实况录像,请参见鄙人的帖子
http://www.blogwind.com/inzaghi/9391.shtml
blueberry 在 2005-04-29 22:21:58 说:

忽然发现这是wuvist第四百篇blog.凑个整数真不容易。再接再厉
GT 在 2005-04-29 22:10:59 说:

长得傻不拉唧居然是chicago毕业的。。。
froggyfrog 在 2005-04-29 22:03:09 说:

对于由利益掌舵的政客言论,大可不必全信。只是单纯就语言的感染力而言还是不错的,估计有个上官宛儿之类的人物在后协助。
Mustafa Kemal 在 2005-04-29 21:55:12 说:

战哥辛苦了,我支持你!
Rex 在 2005-04-29 20:17:56 说:

我支持公约数这个想法。很合情合理。
WKW 在 2005-04-29 20:03:52 说:

中华民族大喜事,和解双贏的转折,相信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海外学子该高兴啦。
老猫 在 2005-04-29 19:20:22 说:

[凤凰网]马英九表示:两岸最大公约数是中华民国存在
2005年04月29日 10:27 【文章字体:大 中 小】 

   凤凰卫视4月29日消息 台北市长马英九28日表示,经过台湾这几年的政治情势发展,对岸了解若不接受中华民国,剩下的选择就是台湾共和国,对中华民国已不那么敏感,因此两岸与台湾蓝绿阵营的最大公约数就是「中华民国是存在的」。

   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27日拜谒中山陵时,强调国父孙中山是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的人,并在祭总理文中使用「民国九十四年四月二十七日」的时间叙述;媒体与马英九茶叙时询问,连战此举代表什么意义?

   马英九说,不觉得叙述国父事迹有任何政治意义,「可以算是讲历史」,但使用「民国九十四年」的叙述方式,表示中华民国不仅是历史,而是一个「活的、还在发展中」的「国家」。

   他指出,对岸的官方说法是,中华民国在一九四九年进入历史,这当然是昧于事实,因此台湾过去的宣传口号是「The Republic of China is Living Well」,但对岸如今已不再那么敏感。

   马英九表示,由于两岸互相「争政府」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华民国不再对大陆构成威胁,加上若能维持「中华民国」的称呼,至少可维持一线香火,让台湾不致于完全与大陆脱钩,像连战到中国大陆,还有可留连徘徊的地方,但他这一代与中国就差不多已失去这份联系,对岸较担心的是这种「味道愈来愈淡」的情形。

   马英九说,对岸认为至少要「保留住」中华民国,反映在政治现实上,使大陆不再刻意反对过去不能接受的东西;国民党则认为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两岸最大公约数就是中华民国存在。

blueberry 在 2005-04-29 19:11:21 说:

很有人情味。印象大转变。
老猫 在 2005-04-29 19:08:32 说:

说得挺好的
Wuvist 在 2005-04-29 19:03:11 说:

  [主持人]:谢谢连战先生精彩的演讲,现在请同学们提问。 [10:42]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一年级本科生]:谢谢郝校长。连战先生,您好!刚才您提到今天回到“母”校,看到斯草、斯木、斯人、斯景。我想说,您作为北大的学子,听到十六字的远景“包容、自由、互助、双赢”和“维护现状”和为“坚持和平”这么一个十六字的美好愿景,我们作为北大学子也是倍感鼓舞深受感动,我们知道您此行被称为“破冰之旅”, 我们也希望看到随之而来的两岸交流的航道,我们想请您预计一下50年后的历史教科书上将会如何评价您这次北京之行。谢谢。 [10:44]

  [连战]:我刚才也说了,我大胆地提出这个方向,因为我看到历史的一个潮流,我很高兴在历史转移的时刻,我已经搭上了这一班的巴士,我们没有落后感,我们没有走错一步。 [10:45]

  [连战]:我们曾经看到很多的事情,就是因为在关键的时刻没有掌握住,那我们就走错了,我们就落时了。我个人认为,任何人都能够为这个来共商共举,当然我们也要了解,西方有一句话“你不能加快、加速历史的脚步,历史的脚步方向往往不是真正以个人的主观意愿为转移”。 [10:46]

  [连战]:我刚才也讲,我们看到刚才的例子,整个的历史过程,方向只要掌握住,一步一走,我们大家成功在望。 [10:46]

  [学生]:您好,我是来自北大信息学院的学生。我们知道您拜谒了中山陵,来到了对你有特殊意义的“母”校,您也将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可以说圆了您的一个梦想。如果您这样认为的话,作为一个重要政治力量的国民党,作为党主席的您能够为台湾人民早日圆他们的梦做些什么?谢谢。 [10:47]

  [连战]:非常感谢这个问题。因为这是我刚才要讲,不好耽误大家时间的一个问题。 [10:47]

  [连战]:我们去年选举就提出来所谓走对路,走错没有出路。第一,要认同国家,要认同这个国家。第二,要促进两岸的和平,让我们大家共同在一个和平的架构之下能够互惠、互利、双赢和平来发展自然的经济,来提升我们人民的生活。第三,我们觉得台湾的民主政治有些问题,我们不愿以“民粹”来取代民主政治,所以对于有关司法的独立,行政的中立,媒体的尊重,个人的权利的维护等等我们有很多的看法,和今年的政党不一样。 [10:48]

  [连战]:所以整个的过程我们都提出来,我们要求,具体这个民粹来真正落实所谓一个新的民主主义,随时要检讨,维护民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看看很多学者都讲,民主政治在发展中间有的时候会退潮,有的时候会落后,有的时候是潮退下去了,没有了,取而代之是奇奇怪怪、形形色色的运作。 [10:49]

  [连战]:第四,我坦诚地跟各位讲,台湾本来是一个很融合的地方,我们有一个多元的族群,大家看一看,我们原住族,本身就有九大族群,还有其他的,比较小,原住、客家,台湾讲外省族群,还有当地的,但是因为有些人政治人物为了选举而来操弄族群,撕裂社会,让族群对立可以拿到内部的选票,所以我们觉得这是非常没有道德的事情,所以我们非常坚持要求族群的和平。 [10:50]

  [连战]:大家都要有机会,任何的待遇都要完完全全公平、公正,不能够有任何的差别。 [10:51]

  [连战]:第五,我们要做的就是经济的持续发展。台湾是一个靠经济、靠贸易投资而成长的地方。我们不应该因为国际的、两岸的关系而处理不好,对大家都不是一个正面的事情。 [10:52]

  [连战]:大概这五个方面是我们国民党过去、现在、未来要全力以赴的事情。 [10:52]

  [学生]:您好,我是来自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的硕士生,我们北大学子对您的大陆之行一直非常期待,记得在10天前当您乘坐的飞机刚刚降落在南京的机场时您曾发表感言,真是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刚才您也提到先进的大陆已经跟您的记忆完全不吻合了,请问在时隔将近60年的时间,当您再踏上大陆的土地时,您眼前见到的和您记忆的想象有什么最大的不同?谢谢。 [10:52]

  [连战]:最大的不同就是完全不同。 [10:53]

  [连战]:我离开大陆的时候是59年前跟我母亲从上海回到台湾的。我可以跟各位来报告,我的童年可以说是在一个兵荒马乱的环境里面成长的,我的家庭是来自于台湾台南,但是我的祖父不认同,也不能够忍受日本在台湾的殖民整治。 [10:53]

  [连战]:他是民国元年的时候代表华侨在日本选出来的华侨的参议员,那时候有一个参议院在北京,民国成立的时候,张继、张普权先生是部长,因为这个关系他们成为莫逆之交,所以在民国20年我的父亲在日本念书的时候,我的父亲叫连震东,他就把我送到张普权的身边追随他一直到抗战胜利。 [10:53]

  [连战]:他写了一封信给张普权先生“乳连到海,一步嫡亲,气血锥新”,皇帝的子孙,怎么能为他族做贱奴,为日本人的贱卑的奴隶,气血锥心,这样怎样能够行。这样就把我的孩子送到大陆来,要光复台湾先要建设国家,所以我没有生在台南,而生在陕西西安。 [10:54]

  [连战]:后来就把祖母接到陕西去了,老太太一句国语都不会讲,讲得都是闽南话,那时候我还小,就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 [10:55]

  [连战]:八年抗战,所以我说我这次到西安去,向我的祖母来致敬、敬拜,看一看小时候的环境,但最重要的是我想是寻洞,找防空洞。 [10:56]

  [连战]:前几天媒体报道在西安,年轻人在那里谈情说爱,记者问他说防空洞,年轻人说什么洞,没听过。所以时代不同,那个时候就是战乱,日本人占了洛阳,轰炸重庆,天天从西安上面过去,然后回来,用不完的炸弹都掉在西安。 [10:56]

  [连战]:所以我的生长的环境跟各位不太一样,所以抗战以后从重庆坐船到南京,简直是满目疮痍,没有办法,有的时候整个一个村,是空巷的,不是万人空巷的,是无人空巷的,就是那样一个环境。 [10:57]

  [连战]:今天跟现在怎么能够比较。 [10:57]

  [历史系教授]:从历史看中国国民党长期面对的一个巨大挑战是农村发展和农民生计问题,我想问您认为当前我们来加强两岸的合作、互动,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健康的发展,这对台湾本土的农业人口有什么利益?有什么不利?应该如何趋利避害? [10:57]

  [连战]:谢谢教授,我觉得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台湾虽然是快速的工业化,甚至于高科技化,农业对于整个我们的GDP贡献越来越少,这是一个事实。 [10:58]

  [连战]:应该是不到3%,是非常弱势的一个产业。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台湾的农业人口还是有几百万人,是实际务农还是和农业相关的职业的人口还是相当相当多的。 [10:58]

  [连战]:尤其在中部和南部,所以台湾农业的发展是需要市场,是需要一个机制。在另一方面,台湾在农业技术层面,也是非常非常的进步的,因为地方本来小,人口又那么多,民以食为天,第一还是要吃。 [10:58]

  [连战]:所以多年以来我们各地的所谓农业的试验,农业科技的发展,农具机械化等等,可以说真正是一个非常进步的。 [10:59]

  [连战]:因此,我觉得今天大陆有这么大的一个空间,我们对于农业有这么好的一个环境,很多事情在台湾做已经不行了,但是在大陆有它的前途。 [10:59]

  [连战]:台湾本来是产糖的,但是现在要进口糖,为什么呢?因为成本太高。昨天跟贾主席交换意见,他在福建推广甘蔗,非常有效,而技术大部分是从台湾来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10:59]

  [连战]:另一方面,更直接,就是开放台湾很多的农产品。我们今天有很多的“立法”委员,如果你一会儿私下跟他们谈,他们都会给你们好好来说明。 [11:00]

  [连战]:台湾的农业有很大的发展,但是有时候物产太丰富,因为季节的关系,没有办法马上销售的话,这个销售的网不是那么畅通的话,尤其市场不是那么规模的话,对农民的确会受到很多的损害。 [11:00]

  [连战]:所以我很期望,我们上一次江副主席来的时候,也希望两岸,大陆能够开放农业的,尤其是农产品的市场,让台湾的无论是水果、花卉等等,都能够有一个新的发展,开拓的机会。 [11:00]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院03级硕士生]:我曾经在网上看到很多这样的文章,就是介绍台湾的现状,在台湾大概三四十岁以上的这些人他们接受的是一种正统的中华教育,所以他们对中华文化、历史以及大陆的人文地理都比较熟悉,但是在台湾像我们这个年龄段,20多岁甚至更小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是在这种“去中国化”的氛围里,他们在这些方面可能会降低。我想请连战先生结合这方面的情况说一下这种趋势可能会对未来两岸的交流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谢谢。 [11:01]

  [连战]:我们觉得所谓“去中国化”这种政策是非常让人遗憾的事情,所以我们非常关心这个事情,但是我想不只是政党关心,台湾不晓得多少的父亲、母亲家长也都关心这个事情。 [11:01]

  [连战]:不但是台湾的学生的母亲、父亲家长关心,甚至于在台湾的很多的外国人,也都关心这个事情。因此他们有很多的补救方式。在目前,那就是大家自己提出来自己的资源,找机会、找老师、找场所、找教材,能够及时地让我们的小朋友们、儿童以及青年人能够同样地接受应该接受到的华夏、中华文化的内涵。 [11:02]

  [连战]:当然这样的做法我认为是非常不应该的事情,是一个偏执的做法,我相信台湾有没有多数的人会认同这样的做法,今天有很多的事情在国外看起来或者是在大陆看起来的是匪夷所思,的确是如此,但是我相信,我也愿意在这里报告,大多数的人不会接受这样的一个发展。 [11:02]

  [主持人]:最后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连战主席所做的精彩演讲。现在请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教授李云放教授向连战主席赠送两件具有特殊意义的北京大学的纪念品。 [11:02]

  [主持人]:76年前,报有远大理想的20岁的赵兰坤同学从东北来到燕京大学学习,今天连战主席在她母亲赵兰坤女士学习、生活过的<
导航
博客风
犬者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网志分类
死结(26)
电脑(212)
心情(204)
天影(25)
乱弹(241)
博客(84)
音乐(18)
饕餮(41)
读书(26)
电影(40)
网摘(5)
希望(76)
汕头(10)
经济(13)
苹果(21)
跋涉(19)
玩意(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颜如玉
最爱卫斯理
时尚摄影师奇科的博客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