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者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转:看守者

原文网址:http://zengjinyan.spaces.live.com/Blog/cns!A90AAE8909DEE107!3802.entry


看守者是什么样子?当一位公民被便衣们看守,被他们用相机、摄像机侵犯性地拍录时,被看守者也可以反拍。当然,为了不激起更多的正面冲突,被看守者往往是以隐蔽的方式拍摄。

我想,纪录片《自由城的囚徒》加上国保警察手里的摄像材料,再加上各种手机、随机拍摄的素材,也许能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然而,今天,叙事并不重要,所有文字与图片的背后,是一个坚强女人冰冷绝望的泪水,她的每一句哀求,带着深深的怨恨与诅咒,是对这个没有人性制度的指控,是软弱无力者的挣扎与反抗。

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依旧在狱中,身体状况恶化却得不到适当的治疗。袁伟静依旧被软禁在山东乡村的一个农家院子里。一直以来,依赖姐姐及娘家的帮助,袁伟静才得以缓解照顾孩子的压力和焦虑,孩子才能够有一个比较不受影响的就学环境。而今,姐夫突遇车祸去世……

滕彪今天发来消息:

今天(4月19日)早晨8:40,接到袁伟静电话,她哭诉刚刚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她姐夫在浙江出车祸身亡,听到噩耗的姐姐赶往事故现场,她妈妈因为受到如此打击而出现生命危险。袁伟静准备去姐姐家照顾自己的孩子,但在村口准备乘坐客车时被政府雇佣的流氓打手拦住;每次客车来时,9个打手都拽住她不让她上车。她苦苦哀求了半个多小时,仍然无济于事。

袁伟静一直在哭。她是个坚强的女人,在电话里很少听见她哭,她把一切都自己承担下来了,一切的苦难和孤独,一切的伤害和侮辱,一切的污浊和罪孽。

到今天为止,她的丈夫、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已经被抓捕3年多;而她自己,已经被软禁了3年零7个月。每天24小时,政府雇佣的20多个看守兼打手监视她,不让她出村子(种地时则贴身跟踪),甚至不让她出家门,也不让外人来看她。

仅仅因为他们说了真话;仅仅因为他们要帮助村民维护起码的权利和尊严。

4月19日上午10:15补充:
袁伟静试图上车时被殴打,她周围有10个人围着,动手打她的至少有3个。随身携带的包被扯烂。
她五次打110报警,警察拒不出警。

----------------------------------------------------

2008年4月27日,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蹲守在袁伟静家的院墙上,监视其一举一动。



2008年8月27日,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阻拦袁伟静外出。


2008年2月27日送克睿上学被阻,孩子身后是阻止袁伟静坐公交车的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



2009年4月19日,姐夫在外地突遇车祸去世,姐姐前往处理后事,母亲遭遇打击病危,孩子在姐姐家无人照顾,袁伟静欲前往娘家照看孩子与母亲,被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阻拦,苦苦哀求便衣放行,依旧不得上车前往娘家,报警数次,警察拒不出警。



2009年4月19日,阻拦袁伟静坐车回娘家的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

2009年4月19日,围阻、殴打袁伟静的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

问天 @ 2009-04-19 18:40:26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希望


导航
博客风
犬者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网志分类
死结(26)
电脑(212)
心情(204)
天影(25)
乱弹(241)
博客(84)
音乐(18)
饕餮(41)
读书(26)
电影(40)
网摘(5)
希望(76)
汕头(10)
经济(13)
苹果(21)
跋涉(19)
玩意(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颜如玉
最爱卫斯理
时尚摄影师奇科的博客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