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者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第4章 徒

记忆不是很清楚了,似乎最先开始补习的是物理,在每个星期二下午的最后一节。老师就是我的物理老师,陈老师(真遗憾,忘了他的名字,似乎有一个敏字)。最兴奋的是参加第一次补习,因为我似乎又找回了成功的感觉,英雄似乎又找到了用武之地。

补习结束以后,已经是很晚了,大概是六点吧……我还是很兴奋,还是不舍得走,还是在问陈老师超过竞赛范围的题目。陈老师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但,跟小丈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我问多了,他似乎也开始不耐烦,但,或许也不是,毕竟我并不是他唯一的学生,他需要解答的并不止我一个人的问题;虽然时间很晚了,但,还是有其他三个学生在等。一男两女,男的是我所仅有的另一个朋友:许先栎。他跟我很谈得来,兴趣一致,都喜欢物理,喜欢哲学,喜欢电脑,偶尔,我们还下棋。他虽然在(2)班,但,跟(4)班的我联系相当频繁。他要问的问题,其实也就是我的问题。事实上,他学的东西学得比我还多,深。另外两个女孩都挺矮的,一个似乎就是在(1)班,很矮小但却一直拿全级第一名的那个女孩,不过,她还没有走似乎并不是为了问问题;也许,她已经没有任何问题需要向老师请教了;也许,她对竞赛根本就没有兴趣,有些学生就是这样,平时考试成绩好得不可思议,可是一到竞赛就傻了。真不好意思,我忘了第一名的名字。第一名她留下来,纯粹是为了等待另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比第一名还要矮一点点。她一直在等我问完陈老师问题,很明显,她也是有问题要问的。

我偷偷打量了她一下(我自以为是偷偷,但在别人眼里那是很明目张胆的),没有什么特点,除了矮矮的身材,跟长长的头发。我的视力真的很烂,几次想要看看这个可怜的排在我后面的女孩学生证上面的名字,都失败了。呵呵,也许没有失败,至少我知道她的名字是三个字的。反正有小丈在,我不好意思再让她等下去。但,我也没有离开,反正都那么晚了,听听她有什么问题也好。

学习,就是要问问题。在学习的过程中,找出自己不明白的问题来,比解决一道难题更有用!所以,要知道别人在问些什么问题……

她问的是加速运动,也许真的是很晚了,陈老师解释了一会,她还是不明白,陈老师只能告诉她超出竞赛范围后就走了……两个女孩,很快也走了,但在离开之前她们跟先栎交谈了几句。他们似乎曾经一起去玩过,那个问问题的女孩似乎很后悔没有抓住机会把先栎踢到水里去。我很奇怪有女孩对物理也是这么感兴趣,所以,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向先栎询问了那个女孩。她也是(1)班的,大家都叫她蘑菇。

我这人真的很喜欢荣誉感,我甚至还好为人师。学习得那么努力,也是因为会有同学来问我问题。

嘻嘻,蘑菇不是不懂加速运动吗?不要担心,有翁伟在,一定可以教会她的!先栎也觉得很有必要帮助这个对加速运动一无所知的女孩。

所以,在第二次补习的时候,我,先栎,蘑菇又留到很晚才走。不过,不是问陈老师问题,而是给蘑菇补习加速运动。(咦?第一名跑哪去了?)蘑菇听得很认真,可是,就是听不懂。我发誓,绝对不是我跟先栎讲得不清楚,讲得不好,而是蘑菇太笨了!呵呵……不管怎么说,蘑菇似乎很感谢我们两个人给她讲解加速运动,所以,她说:“不如,我拜你们两个人为师吧!”嘻嘻,有徒弟可以收,可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多么好的事情!我当然没有拒绝,先栎自然也不介意。

从此,我跟先栎有了一个共同的徒弟:蘑菇。

这个世界真的很奇怪,收了蘑菇为徒以后,我才发现她回家的路线跟我的有很大的一部分相同。我以前怎么没有发觉?我上学,回家的时候怎么就从来没有遇到过她?好奇怪,我怎么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奇怪,这个女孩怎么会被叫做蘑菇?她跟蘑菇有什么关系?纪斯洁这三个字很好听啊!为什么要叫蘑菇?唉呀,管她叫什么,叫她徒弟就对了……

这个徒弟一直给我意外。

有一次,我跟先栎为一道问题吵个不休:有两个圆柱形的容器,容积一样,半径一大一小,底部各有一个完全相同的小孔,问当装满水,同时打开小孔的后,哪个容器的水先流光。蘑菇知道了我们的争吵,就去做了两个模型出来,装水,放水,用事实证明我是错的。两个很可爱的模型:用硬纸板做成的圆柱形,被绿色的薄膜包着,用一圈圈铁丝固定。我不知道蘑菇花了多长的时间去制作这么两个东东,当我跟先栎要求把这两个东东分了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犹豫。我拿到的那一个,是那个水流得比较快的,我一直珍藏着,直到去年(2001年)搬家的时候才丢失了。

我默默无闻,蘑菇则是相反;她朋友遍天下,特别是女同学,不然,她怎么会有把先栎踢下水的机会?不然,第一名怎么会等待她?

呵呵,这个徒弟跟我是在不同世界里的,我注重理论,她注重实际;我孤独,她……呵呵……缺乏孤独的机会?

问天 @ 2003-12-28 01:45:49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死结


blueberry 在 2005-02-27 01:50:14 说:

寂寞孤独有区别吗?孤独可能是曲高和寡吧,或者想另一个人。每个人生来都是很独特的个体,孤独感在所难免。找事做,找同类陪,忘了孤独才好。
尹落 在 2005-02-26 19:21:35 说:

寂寞如影相随,寂寞的也许只是人的心.孤独不也如此?
导航
博客风
犬者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网志分类
死结(26)
电脑(212)
心情(204)
天影(25)
乱弹(241)
博客(84)
音乐(18)
饕餮(41)
读书(26)
电影(40)
网摘(5)
希望(76)
汕头(10)
经济(13)
苹果(21)
跋涉(19)
玩意(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颜如玉
最爱卫斯理
时尚摄影师奇科的博客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