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者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第十六章 再见暖暖

这些都是很久以前写的文字了……当时,还记漏了一件事情……我其实还帮暖暖打了一个电话给她在新加坡的一个远亲……好像也在酒店有过一面之缘……隔了若干年,等到我要读大学之前,我竟然又通过完全无关的途径跟暖暖的这个远亲联系上了……还时不时去他家蹭饭……倘若,我的《死结》哪天写到了大学……一定会提到他们夫妇俩的……

Well……再次感叹一下世界很小……


两个月的补习时间很快就过去了,1999年来了,元旦一过,就开始正式进入新加坡中正中学总校就读中学三年级。

很傻,上学的第一天居然是玩游戏。唉……不就是要让我们记住各个同学的名字吗?犯得着逼我们去玩这些幼稚园学生玩的游戏吗?一个班也就30几个同学,名字有什么难记的?汕头中学里普通一个班有70人左右,也没有游戏,大家不也相处得很融洽?是不是没有游戏,新加坡人就不会去认识自己的同学了?有了游戏,难道就一定会认识别人吗?我只知道我一直叫洪舜娟这个名字而已。

洪舜娟这个厦门女孩活力四射,很在乎她身边的每一个人,永远都会给人以最热情的帮助,性格坚强,偶尔也会表现出她柔弱的一面,但那只是偶尔。

我被分在中三C班跟陈旭,还有福建,客家的同学在一起;榕佳、楷彬、泗生跟北京的同学则全被分在了B班。

上课很是无聊,英文课几乎一点也听不懂,其他科目则太过简单,教的都是多少年前学的东西,真是浪费生命。高级华文更傻!课文看上去简直就跟小学语文课本差不多,考试的时候居然还有造句一项!而且,我还拿过零分,因为,我们的老师是詹尊权先生,台湾某个大学文学硕士(不是我看不起他读的那个大学,而是我实在想不起那个大学的名字)。他说,“因为”跟“所以”间一定要用分号连接。他是老师,所以我拿零分。

在那个时候,我还是很勤奋的,似乎也会因为学习英文而很迟入睡。所以,上课的时候免不了要睡觉。醒着的时候,我就写信。

我已经忘了当时写给暖还有蘑菇的信都是些什么内容,大概都是些我在新加坡的生活吧……也许吧……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些信来重温了。

暖的母亲身体很不好,需要去外地动手术。剩下暖一个人在汕头,刚好,暖的小姨一家要到新马泰旅游,暖也就跟着来了。

她帮我背了一书包的书过来。

她要来新加坡的那天,我很想去逃课去机场接她,只可惜,我不知道她搭乘那一趟班机来新加坡(混帐旅行团!也或许是暖的缘故……)。只知道她会在当天下午才到达新加坡(真好,我每天基本上只有上午有课),所以我还是去上学了。放学后,就回到宿舍,穿得自以为很帅,甚至还去刷了牙,无比幸福的躺在床上等待暖的电话。

她的电话终于来了,听上去她似乎比我还兴奋,什么东西也讲我清楚。问她什么时候到达什么地方,我可以去找她,她居然会反问我“我怎么知道?”“你说呢?”……真的很想给她一巴掌,导游在旁边也听不下去了,抢过暖的手机,跟我说他们团下午会去圣淘沙看音乐喷泉。

虽然来了新加坡几个月了,我还是从来没有去过圣淘沙。上街随便拦了辆的士,跟司机说去圣淘沙的音乐喷泉;司机花了十分钟的时间跟我解释普通的的士不可以直接去圣淘沙;我不管,反正能把我弄到圣淘沙就好了;最终司机把我送到了距离圣淘沙最近的一个公车站,让我自己在搭车进去。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圣淘沙闲逛,虽然带着相机,但绝没有拿出来拍摄的意思。我是在寻找暖吗?也许是吧,不过我已经打听到了音乐喷泉的表演是在晚上7点30分才开始的,而且旅行团不会提早太久来圣淘沙浪费时间的。

漫无目的的游荡,碰上了很多旅游团的人,碰上了一些似乎来自潮汕的人;很奇怪我并不想向他们询问团友中是否有一个叫张暖暖的女孩,我只是漫无目的的行走,就象是一个普通的游客一样,仔细的欣赏着圣淘沙的美景,品尝着圣淘沙的美食,期待着音乐喷泉的开始。

音乐喷泉的表演开始了,我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观众,或许,是我运气不好,或许,夜间的光线不够,我寻找不到暖的身影。

表演告一段落,我开始在观众席上行走,我找不到暖,难不成暖还找不到我吗?圣淘沙的音乐喷泉表演异常精彩(后来,我又去看了一次),所有观众都在座上回味,只有我一个人在走动。所以,暖很快从不知道哪一个角落里跳了出来……

暖的阿姨很识趣的让我们到别的地方聊天去,表演很快又开始了。感觉亲切、甜蜜,我不知所措,眼睛注视着喷泉,我不敢看暖……我对她说:“看!多精彩的喷泉表演!”她回答:“是吗?有喷泉吗?我不知道。”

我们俩还聊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

我只知道,那天晚上离开圣淘沙后,我跟着旅行团去老巴刹吃了红豆冰,抵达了福康宁酒店,然后,我就把暖带了出来,逛乌节,热烈得谈论着无数的事情……乌节路并不是很长,所以,我把暖带到宿舍来了……当然,我没有带她上去宿舍,而是两个人享受着夜间圣伯特里中学的恬静……

老朋友来了,我热情的招待她……我做了所有我想到的可以为老朋友做的事情……我做对了吗?

我不知道,我表现得兴奋,心中却是矛盾的……不管从什么角度看,我跟暖是恋人,我不可以以对待好朋友的方式招待她。我知道,我又何尝不想再次拥抱她,亲吻她?我是极喜爱这个女孩的。

她明天早上就离开新加坡了,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为她做什么?我不想她回去以后日夜想念着我,那是痛苦的,长久的痛苦。

气氛霎时间降到了冰点。

我知道我需要怎么做才可以把暖从冰窟中挽救回来。可是,我也知道那样做最终只会使她更陷深渊。

她甚至还给我带来了蘑菇跟先栎的信件。

蘑菇?

“暖,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酒店吧。”我的语气依旧兴奋。她没有反应。

的士上,我俩相对无语。

到了酒店,我跟她说再见。她慢慢的走了。我转身,长叹一声。突然,她又出现在后面拍著我的肩膀,对我说:“翁伟,年底见!”语气变得兴奋,尽管满目泪光。

想象中,我拥抱著她,对她说:“暖暖,不要走!”现实中,我麻木的用同样兴奋语气对她说:“年底见!”

一对好朋友,就这样完美的结束了这次珍贵的会面……

再见……暖暖……

问天 @ 2004-05-31 16:01:17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死结


在 2006-03-11 19:59:39 说:

我与他们有同感
在 2006-03-11 19:59:38 说:

我与他们有同感
hzleaf 在 2005-05-13 16:34:31 说:

还会再见她吗?
期待再再见暖暖。希望有些情节。这篇里,觉得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t 在 2004-06-01 13:15:16 说:

"有心没胆"呀(这句话可不时我说的)其实你怕什么呢?不过毕竟现在像你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你多保重
t 在 2004-06-01 13:13:17 说:

moment:D
Wuvist 在 2004-05-31 22:08:29 说:

出书?Rex你要给钱么?出版社的刀可利着呢……
Rex 在 2004-05-31 19:45:31 说:

写快点,赶你生日前出本书
iamchaoyi 在 2004-05-31 19:13:12 说:

嗯... 我也是3C的。 因为;所以
导航
博客风
犬者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网志分类
死结(26)
电脑(212)
心情(204)
天影(25)
乱弹(241)
博客(84)
音乐(18)
饕餮(41)
读书(26)
电影(40)
网摘(5)
希望(76)
汕头(10)
经济(13)
苹果(21)
跋涉(19)
玩意(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颜如玉
最爱卫斯理
时尚摄影师奇科的博客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