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者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第十三章 临走前

九月份,开学了……我则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花费了很大力气换来的汕头一中实验班录取通知书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不过也很奇怪,这个班居然在5个学生缺席的情况下选出了班长,而且这个班长居然还知道我家的电话。好尽责的班长,居然打电话来追问我为什么没有去报到;真可惜,我一直不知道他是谁。

似乎每天,每天蘑菇都会打电话来。她说,不习惯金中陌生的环境,想找老同学聊天,别的同学都在上学,只有我在家里发呆,所以打电话给我,没有特别的原因。

她还说,师傅的十六岁生日快要到了,师傅也快要走了,觉得很应该做一份礼物给师傅……

好像还是在假期里的时候吧,我到她家弄电脑;就她一个人在家,她把相集拿出来给我看,跟我介绍她的家人。我还记得她的爷爷是汕头大学前身:劳动大学的第一任校长……

最后一次去她家的时候,我把相机也带过去了;躺在她的床上为她拍了第一张照片……那齐腰的长发,很美……

我也是在那一次才知道了她要送给我的礼物是一个袋子,一个用白色珠子穿成的袋子;里面还放有一些东西,也一些编织品,比方说,一个用金色小珠串成的蘑菇,一些大大小小的心……她还没有完全把袋子编好,要我在临走的时候去一趟金中,跟她拿……

那,应该是1998年10月19日吧……也许不是,我记不清了……她们下午5点20放学;我5点就到了,一直在她们校门口等。她迟出来了,我心血来潮了,不想起来,还是一直坐在校门口,望着她,也不说话,静静的等到她跑到跟前。

我只是不想起来,不想“接受”她已经出现的事实;我,很享受等待她的感觉。

我马上就拿回到了我的礼物:一个袋子。其实,那是一个很普通的袋子,很容易就可以做好,但是,蘑菇的手工很差,她很没有效率。据说,据说她从九月一号开学以后每天晚上都在做那个袋子,11点半熄灯,她似乎曾经做到1点多2点。这些我都不确定,因为她没有亲口告诉我,是别人告诉我的,道听途说来的……

我忘了我们还聊了什么,只知道我跟她一起去吃了一顿很难吃的晚饭,时间过得很快,她得赶回去上晚自习。在送我去搭渡轮回汕头的路上,她突然间跟我说她要给我的东西不只那个袋子,还有一封信。我很惊讶,立刻问她要,她不肯给我,说不肯就不肯。我在一时间还怀疑那封信的存在。到了渡轮口,她终于把信给我了,并且说要等渡轮开后才可以看。

在信里面她说,如果我将来搞科学要请她当助手,如果开公司则一定要请她当秘书。

还有,她爱我。

一切都很戏剧化,一切也都很自然。那天晚上以后,我等到1999年底才再一次见到蘑菇。

如果,如果蘑菇早一点给我那封信;如果我不是那么迟钝的话,也许我现在也用不着来写这本书。

纪斯洁……斯洁……有谁看出“斯洁”是“死结”的谐音?

我打电话问她,问她为什么爱我。她笑而不答。

我却一直在问,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什么是爱。暖说,她很爱我。是的,她的确爱我。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也的确很有温馨的感觉;所以,我吻了她;所以,我紧紧的拥抱她……

但,我对蘑菇的感觉又是什么?

女神,遥不可及,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心血来潮,我问暖说,如果我跟她说我爱她她会怎么样回答?心血来潮,我只是坐在校门口不肯起来……

那是爱吗?

那是爱?那不是爱?

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临走前的日子里,实在是太忙碌了……有太多新朋友要认识……太多事情要忙……

有一件事情让我遗憾至今:邀请了所有非人(蘑菇住校除外)到我家开最后一次会议,可是在那天下午我却忘了,跟未来的“新加坡同学”到礐石玩去了……

心情也极度兴奋,不允许我做细致的思考……

天!蘑菇竟然爱我!天!暖是如此温柔!我的天!每天都如梦境一般……

“我不是一个正人君子”,我这么对暖说。她回答:“我不喜欢正人君子。”

有两个女朋友,很美好,不是吗?

非人协会,我还梦想着到新加坡来创立一个分会。汕头的?我希望让许先栎代替我当会长。对于这位兄弟,我一向都认为他无论什么事情都做得比我好,我对他很有信心。学习上,他善于提出问题,尽管解决问题也许不如我;球踢得比我好;书买/看得比我多;人缘比我好;思想更深邃。只可惜,他性格平淡,不喜欢当头,他推荐暖当会长。

我很了解暖,她有惊人的心理素质,只可惜她稍为缺乏了那么一点点能力,残忍点说,她有点笨。她会成功的——在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忍受比别人更多的痛苦之后。

陈俩喜先生在协会成立之初,也是很有兴趣成为会长的;但是,后来他认了暖暖当姐姐。做弟弟的,无条件支持姐姐。事实上,先栎也管暖叫姐姐。

熊猫,蘑菇等没有意见。

民主真是不好,暖最后还是成了会长。

问天 @ 2004-03-18 14:37:37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死结


XiaoNi 在 2007-05-10 23:05:10 说:

突然觉得,你写那种80后小说文笔应该会很到位。。。
为什么人们总是把青春年少时的冲动当作放不下的爱呢?是怀念过去的岁月,还是怀念过去岁月里的人呢?
恐怕自己都搞不懂吧。
rahana 在 2007-01-27 18:17:01 说:

唉,发现是不是老了。虽然跟你不是很熟(虽然我们同班了几年,呵呵。。),但是却翻起你以前的东西,看着以前的人和事,想想突然间觉得挺开心的,因为挺怀念过去的。

原来你们之间,有着那么点东西的,哈哈。。
原来我以前是那么单纯的。哇哈哈。。
原来斯洁有个花名叫蘑菇的呀。斯洁现在在哪里啊?
导航
博客风
犬者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网志分类
死结(26)
电脑(212)
心情(204)
天影(25)
乱弹(241)
博客(84)
音乐(18)
饕餮(41)
读书(26)
电影(40)
网摘(5)
希望(76)
汕头(10)
经济(13)
苹果(21)
跋涉(19)
玩意(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颜如玉
最爱卫斯理
时尚摄影师奇科的博客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