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者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第十二章 中考后

中考虽然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一个学生的一生,但也就是那么几天,很快就过去了……我现在甚至都忘记了中考的情形。这是我的习惯,一走出考场,就把考试忘得一干二净……

我本来以为我考得一般,可事实上我考得很好,全班第一,全校第二……(呵呵……第一名还是那个第一名,姜还是老的辣)成绩刚好过新加坡人划的分数线4分……

汕头二中真不愧是一个烂学校,对于新加坡的事情一概不知,要表格没表格,要电话没电话,面试的时间地点也一概不知……我真的很奇怪当初班主任怎么会知道这个消息的,并且还在班会上形式性的通知了一回。侨中,一中的老师现在就很忙乎了……

老爸后来自己去教育局走了一趟,就把什么东西都打听出来了,公务员就有这样的好处。那个第一名虽然也有意思去考试,但,她得到的消息是说考试地点在广州,打了退堂鼓。暖,甚至暖的母亲都对出国有着浓烈的兴趣,只可惜成绩差的远了一点,能上一中的分数线已经是万幸了。

中考,我的英文只被扣了两分,但是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不用作任何比较也可以知道跟新加坡的要求差得很远;要比较的话,暖的英文都比我好很多很多。怎么办?找补习老师?呵呵,好陌生的一件事情……萧子山,好陌生的名字……可是,就是这个陌生的人骗走了父母一千多元!

什么混蛋特级教师?即使是在当时,他英文教学水平也没能完全把我唬住。除了照本宣科,再卖弄一下一些小知识以外还会什么?对,汕头的英文的确是Swatao,可他妈现在还有谁在用?学这些东西有个屁用?新加坡人可以管汕头叫ShanTou的!教得烂,我也不怪你;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在一开始摆出一付义务教学的样子?妈的,等到最后一节课才跟乞丐一样的跟我讨个千儿八百……真贱!我只不过是一个旁听生,你也不缺这点钱,如果你不提钱的话,我甚至还会要求父亲给你更多的钱,我现在甚至还会感谢你。

姓萧的给我补习的同时,我也在给别人补习。倪纯,很美丽的名字,很美丽的人,很美丽的为人,很美丽的歌声……只可惜,没有完美的人,也是很无知的人。天!她竟然不知道飞机跟汽车哪个跑得快!所以,有这样一个学生实在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感觉就好像是男主人在给愚蠢但是美丽得惊人的女佣人介绍怎么使用微波炉一样……

中考以后,所有的同学都在释放自己,都在玩。我却依然在书本里面打转,早上学英文,晚上教数学。下午?呵呵,开会。非人协会的会员在那个时候达到了顶峰,多到我们几个真正的非人觉得有必要限制会员的发展……

很怀念那段忙碌的日子。似乎只有那段日子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那么的美好……

新加坡人真的很笨,宣传一点效果也没有,讹传倒是一大堆,分数线也划得稍微高了一点,搞得只有一百零几个人去考试,这还是包括了汕头、潮阳、揭阳、梅州等几个城市的考生(甚至还有上海的几个学生)。可是,它偏偏要在这些人里面挑出54个人出来,50%的录取率也未免太高了。我没有理由考不上的。

知道被录取后,我倒不是非常兴奋,至少,没有比知道中考分数更兴奋。 也许,新加坡还是太遥远了,还是身边的人比较重要一些。

那天下午,我翻出同学录,给所有的同学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会去新加坡读书。有点搞笑,有几个同学明显被我的电话吓到了。他们大概在想:翁伟?哪里来的家伙?要去新加坡,哦?恭喜!然后电话就挂了。很明显,我的朋友还是很少,尽管比以前多了很多。

大概是在8月底的某一个晚上吧,习惯性的与暖通电话,却又心血来潮的问她:“如果我跟你说‘我爱你’,你会怎么样?”她呆住了,然后又很爽快的回答:“我会跟你说,我也爱你!”呵呵,不出所料,这个女孩是爱我的,她的爱,我感受得到!

我对她呢?对不起!亲爱的暖,你爱上了一个你不应该爱的人,你被他的外表迷惑了,这不怪你,他自己也被自己的外表迷惑……

(我喜欢暖,喜欢她的率直,但是,我知道,我不爱她,她只是同伴,不是爱侣。我知道,我爱的是蘑菇那样的女神……可是,正因为她是女神,我不敢爱她……)

暖,你为什么被我欺骗?我是在问:“如果我跟你说‘我爱你’”!我不是在跟你说“我爱你”,我这样问,无非是想引出你后面的话而已,你不应该让我感受到你的爱,跟不应该让我,让我这样一个人玩弄你的感情……

我马上跟你解释说我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所以我无法对你说“我爱你”……

或许,我当时,我当时在问暖的时候,只是纯粹的心血来潮……但,我毕竟那样问了,她也那样答了……

暖,当时我们是快乐的……暖,亲爱的暖,翁伟现在对你说:“我爱你!”

问天 @ 2004-03-18 14:36:03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死结


冰雪飘影 在 2007-07-03 00:13:19 说:

也许我的身份吧,我不喜欢有如此贬低老师的文字,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无论这其中夹杂多少利害关系,这都是不变的理念,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要不就趁早解决,而不是在后来才来指责怒骂。而且,能否遇到良师益友还得看机遇,如果遇不到也只能感慨,难道还能怒骂吗?
Wuvist 在 2004-03-18 17:44:35 说:

我当时决定写《死结》,有我的理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写了……这十五章里面写的这些东西,全都是过去很久很久的了……我现在贴出来,也只是因为我想贴出来而已……谢谢……我偶尔会想起以前……就好象,偶尔会想起在小学的时候逃学一样……现在,我应该没有写《死结》的理由了……只是,我想,我还是会完成它……archieve一下而已……
在 2004-03-18 14:50:57 说:

老兄,你真强。不过,你如果没有把以前的历史留到老的时候讲给孙子听,你不会progress的。如果你想找到一个你真的喜欢的女朋友,你一定要忘了以前那些曾经给你生活带来震撼的人。你说有那个女生会喜欢跟着一个一直想着以前男人? 如果你还想在你的事业上达到象以前那样旁人比都比不上的话,你一定要忘了你曾经多神。这些历史不是你发展的基石,只是你曾经留下的一个幻影。
导航
博客风
犬者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网志分类
死结(26)
电脑(212)
心情(204)
天影(25)
乱弹(241)
博客(84)
音乐(18)
饕餮(41)
读书(26)
电影(40)
网摘(5)
希望(76)
汕头(10)
经济(13)
苹果(21)
跋涉(19)
玩意(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颜如玉
最爱卫斯理
时尚摄影师奇科的博客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