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者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言论管制

前天 + 昨天一直都在写题为《Chinese clan or dialect associations in past and present day Singapore》的Essay……写了三千多词……然后就一直砍啊……砍到要求的两千五百词……

在砍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要不要把关于陈六使公民权曾经被褫夺的事件砍掉……

在1963年新加坡大选之后的第二天,李光耀政府立刻宣布褫夺陈六使的公民权……好像一直等到陈六使在1972年9月11日(又见911!)去世之后新加坡政府才宣布恢复他的公民权……

为什么是好像?因为新加坡政府在这一事件上是十分避讳的……在去年南大复名的讨论中,也有人提出要同时给南大之父陈六使“复名”……联合早报上有刊登过评论的……是03年8月间的事情……相关的报道,我记得我当时也看过……但是,在准备Essay的时候,我怎么也没有办法找回这些评论……

比方说,我知道在2003年8月16日,早报发表了区如柏的《重现陈六使的光辉形像》这篇评论……我知道了日期,标题,作者,结果还是没有办法找回原文……

Knowall曾经给我过两个Newslink的帐号……他是早报的通讯员……Newslink是可以查询得到早报/海峡时报几乎所有发表过的东西的……很惊讶……我就指定要查早报2003年8月16日的所有文章……一个查询结果都没有出来……

我只能理解为新加坡政府把关于陈六使公民权的事情给censor掉了……

Rex说,“如果报馆要它消失的话,你是没有办法的”。

Knowall跟Rex都是早报的通讯员。

我在论文里面提这些新加坡政府不高兴看到的东西……不知道会否导致我直接被踢出新加坡?

So what?

思来想去……我还是删掉了一些我自己对于这一事件的评论……

我就直接引用区如柏的文章,注明是早报2003年8月16日发表过的。

因为在我看来,陈六使公民权被褫夺这一事件在“研究”新加坡宗乡会馆的历史上,是不能不提的……

它有着显著的代表意义……代表着新加坡政府对宗乡会馆的打压……直接把宗乡会馆的领袖给踢出新加坡,宗乡会馆你还能搞个什么?如果说60年代宗乡会馆还跟政府抗争着,到了70年代宗乡会馆就完全从这场抗争败下阵来……整个70年代到80年代中,新加坡各宗乡会馆基本上是没有做为的……

不提新加坡政府的压制,是没有办法解释宗乡会馆这段“冬眠期”的……

第一次切身体会到新加坡政府的言论管制……新加坡政府虽然以廉洁著称……美国也没有弄一个“新加坡人权状况年度报告”出来……但是,新加坡的言论管制一直都是很严厉的……时代周刊都曾经被禁过……也不能说禁……政府出个法令限制《时代周刊》每期只能发布100本(还是200本)而已……这些,在《李光耀回忆录》里面是写得很清楚的……

BTW,我的《李光耀回忆录》跑哪里去了??????

新加坡政府的言论管制恐怕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一个……新加坡人现在几乎都没有兴趣去说政府不喜欢看到的话了……别的“民主国家”对此也没有说三道四……李光耀的手段,是很值得中国政府参考的吧?

呵呵……新加坡……中国……两国在1990年10月4日才开始建立外交关系……新加坡今年一直都在说如何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早报改版后还有了《早报中国》这个东西……早报网上,也尽是中国商家的广告……在国大南大校园里面扔块石头,砸到的也会是中国人……这个日期,有时还是让人很惊讶的……

中国政府最近又开始弄言论管制了……

早报网前段时间也是被封了的……不知何故……

博客,也明显引起了政府的注意……

博客中国(http://www.blogcn.com),Blogbus(http://www.blogbus.com)已经连续当了好几天了……

呵呵……博客是风潮……人们无法回避的风潮……

博客风也是有“言论管制”的……有一些留言被删除了……有的文章做修改了……有的人离开了……有的帐号被删除了……这些事情,有些是因为我造成的,有些不是……

我造成的事情,因为我认为这样子做是正确的……我认为是有利于博客风的发展的……欢迎大家说服我说我这样的想法是错的……但是,在我被说服之前,我还是会坚决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问天 @ 2004-03-14 14:53:17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乱弹


Wuvist 在 2004-05-25 22:33:57 说:

感谢感谢……
江学文 在 2004-04-29 23:05:25 说:

翁伟君, 你要的文章如下: 重现陈六使的光辉形像 区如柏 ZaoBao YanLun August 16, 2003 南洋大学校友陈瑞献将在下月初首次重回云南园,在南洋理工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接 受南大的名誉博士荣衔,成为南大校友获得这项殊荣的第一人。 这是令人兴奋的消息,记得前几年已故南洋大学秘书长潘受也曾获颁南大的名誉博 士。潘受不是南大校友,是南大的教职员。 陈瑞献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向新南大提出了几项建:恢复南大倡办人陈六 使先生的身份与尊严;把旧南大牌坊迁到新校门;重办南大的旗舰学系中文系;恢 复南大的人文风气;复名。 我所接触的南大校友都表示,这是很好的建议,校友会鼎力支持,新南大如果要与 旧南大衔接历史,必须办这几件事。 据我从报章上阅读南洋理工大学新校长徐冠林教授的谈话,以及聆听他于7月26日应 陈嘉庚国际学会与陈嘉庚基金邀请,在文华酒店的演讲,感觉到他正在努力筹办高 水准的中文系,建立南大的人文风气以及争取复名。可以这么说,徐校长已经接受 了陈瑞献所提的五项建议中的三项。 有关恢复陈六使先生的身份与尊严这项工作,徐校长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他告诉专 题演讲会的出席者,陈六使的铜像已经从华裔馆二楼的展览厅入口处搬迁到一楼的 大厅,记得华裔馆一楼的大厅就是原来放置陈六使铜像的地方。 陈六使领导东南亚华人社会创办南大,创校过程遭到许多波折,为了避免影响创办 南大的开课,他自己掏腰包支付30余万元给林语堂等人。从1956年南大开学至1964年 陈六使卸下南大执委会主席职务期间,南大财务拮据,无法支付教职员薪金时,都 由陈六使先垫付,收到捐款及学费后,经济比较宽裕时才归还给他。 据南大第一届校友郑奋兴说,陈六使卸任后依然关心南大,当南大筹建礼堂,奖金 不足时,他捐献巨款完成礼堂的工程。 从1953年倡办南大至1972年陈六使逝世,他对南大所作的贡献是非言语所能讲述, 非笔墨所能形容的。 很不幸地,1964年内政部褫夺陈六使的公民权,这是他在上个世纪50年代担任中华 总商会时,领导总商会为定居本地多年,已经融入本地社会的各族居民争取到的权 利。几年后,内政部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他的侄儿陈永裕(中华总商会名誉会长, 曾任总商会会长多年)到内政部领回他的公民权证书。 陈六使被褫夺公民权后,仍旧担任福建会馆主席,领导福建社群,华社族群仍旧尊 敬他,南大校友与当时的在籍南大学生更加尊敬他。 1972年9月11日陈六使与世长辞,享年76岁,他出殡之日,南大师生将校旗覆盖在他 的灵柩上,送殡行列多达7000人,浩浩荡荡,庄严肃穆,沿途成千上万民众瞻仰, 秩序井然,由此可见人们对他的尊敬程度。 对旧南大校友以及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来说,陈六使是他们熟悉及尊敬的人物,可 是对现在的南大生来说,也许陈六使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新南大可以采取适当的方 式,在校园内重现陈六使的光辉形像。 每当我进入新南大时,总觉得那个校门很普通,而旧南大的校门牌坊就不一样,很 有气魄,很宏伟。陈瑞献的建议很好,校方不妨考虑把旧南大的校门牌坊迁移到新 南大的校门处,加强新南大与旧南大的历史衔接,也增添新南大的校景特色。 (作者是退休的新闻工作者,南洋大学第五届中文系毕业生。) 南大网: http://www.nantah.org http://directory.nantah.org http://forum.nantah.org http://newsletter.nantah.org http://news.nantah.org http://www.nandazhan.com http://penang.nantah.org http://onepage.nantah.org http;//oneflag.nantah.org sent by: 江学文 (Victoria, Canada) [email protected]
Wuvist 在 2004-03-16 04:01:25 说:

天要下雨……我管不着……
lothlorien 在 2004-03-15 21:10:05 说:

方遒走了,很可惜。
Wuvist 在 2004-03-15 17:13:44 说:

Newslink的帐号如果过期的话,恐怕没有办法连接得上吧?我也曾查过一些旧新闻……一直都查得很爽……这次没法查到,相信应该是被故意弄掉的吧?
yanan 在 2004-03-15 16:38:12 说:

用newslink也查不到的话,估计账号过期了。哈。或者被censor之后转为国家机密了。或者,应该偷进去新闻部的档案库查一下。=P
yanan 在 2004-03-15 16:32:45 说:

早报的新闻库不同于别的报馆。通常7天之后的新闻很难(几乎不能)重新搜索,当然有一些新闻还是可以。所以也不一定像你说的被censor了。如果你要看到以前的报纸。有两个方法,一是进入报馆高层,二是花钱买他们的新闻库。每篇文章是两块新币,一年的费用是几百块。呵呵,好笑。
我是胆小的人, 还是不要署名比较好 :PP 在 2004-03-14 15:49:05 说:

弄言论管制说明政府对自己没有信心.. 很幼稚的行为 :/
导航
博客风
犬者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网志分类
死结(26)
电脑(212)
心情(204)
天影(25)
乱弹(241)
博客(84)
音乐(18)
饕餮(41)
读书(26)
电影(40)
网摘(5)
希望(76)
汕头(10)
经济(13)
苹果(21)
跋涉(19)
玩意(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颜如玉
最爱卫斯理
时尚摄影师奇科的博客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