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橄榄树
我是一只青鸟,来自远方的青鸟。。。。

父母在,要远逃

 

有人说:"父母在,不远行....." 人的身体取之父母,理当孝顺。

可是现在我觉得很压抑。父亲和母亲现在分隔两地。一个在中国,一个在新加坡。母亲在新加坡和我一起。有人说我很幸福。

是的,我很幸福。我拥有好多人都没有的一切。可是,我也很不幸福。因为我没有自由独立的空间。我就像一个飞的很远却被人禁锢的鸟。怎么飞也飞不出去。

其实差不多一年半左右回去一次见父亲。老实说女儿是爱爸爸的。见了父亲我觉得很有安全感。放佛是一只经历过风吹雨打的小鸟终于找到了那颗庇护它的大树。

可是,有的时候,就算是在任何一处我都觉得不自在。在新加坡,母亲管的太宽,太多唠叨的事情,太多让我受不了的想法。然后回去,我仍然是一直笼中鸟。就算自己想去离家临近的城市父亲也说太不安全。所以,这造成了我矛盾的心里。有的时候拼命的想回去,可是回去了却不想回家。家里太寂寞太无聊太多约束。

然后最近又让我无语甚至想逃离。毕业了想回去毕业旅行。可是父亲却以回去了没准PR会被cancel,或者回去了工作都被人抢走了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将我抵挡在回家的路上。可惜我资金不够,资金够了话我真的撂挑子走人,管他什么面试管他什么工作。三年了,有压抑有不爽。我想暂时换个环境释放释放。

可是父亲不理解。母亲理解却说让我自己花钱回去,在经济上一点都不援助我。ok,我理解。可是父亲那边呢?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总以他的偏见来审视这个地方,这个坡上让我压抑让我想杀人的鬼地方。

父亲说,这个地方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最安全的地方。可是他不知道这里对我来说是最压抑的地方,最憋屈的地方。他不知道。他说,“你呆在那里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这不是知足与不知足的问题。他不知道我的想法,就算解释,他也只会认为这是一个孩子心里不成熟的想法。总觉得时间可以平淡一切。

可是,他错了。9年了,马上就9年了。这个鸟岛我呆了将近我生命1/3的时间。不管青春消耗与否,我都是在这里生活着。但是却一直没法喜欢。甚至产生了厌烦和怨恨。可是,他不理解。他永远不理解。

所以我想逃开。我真的想逃开。逃到一个离父母很远很远的地方,让他们找不到我。这样我可以自由。我再也不用面对那些不理解,再也不用面对那些独断专行。再也不用面对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父母在,要远逃。

这是我的理想。我要赚钱,赚了钱之后就逃。逃的远远的。像into the wild男主角一样逃到密林深处,再也不用担心父母的压迫和唠叨。做自由的自己。

哈玛雅 @ 2011-03-06 00:55:36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感悟生活


荷包蛋 在 2011-03-07 14:50:02 说:

呵,等你赚钱了,结婚了,父母就管不着你了。
到时候该怀念现在这个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