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粟
文字是倾诉的方式。 谢谢你读完我的字。
 
博客风 | 罂粟首页 | 联系

回来看看  

昨日与小陶浅聊whatsapp,言语中他大概要拉埋天窗的意思,也劝我早些落定。

此心尚有,可惜心中无人。舍弃了前人,不是为了将就后人。大龄未婚女大概就是这样的尴尬局面。有时望着身边人,觉得没有一个可预见的未来是相当悲凉的。可忧伤过后,仍然日子要过。既然无可跳出此怪圈,何苦用将来二字折磨自己。及时行乐,并用好的心态来接受变化。即可。



苏樱发表于2013/5/23 22:48:27 | 评论[0]

川西  

好久没有回来博客了。这两年都流行织围脖,能完整说出来的长段子越来越少。


2012年,我在亚洲版图上倒是多转了几个地方。这算是个人变化颇大的一年。认老了,心钝了。

9月趁国庆旅游高峰前,去了一趟四川。相片拍了不少,可回来以后内存卡彻底报销,这一段算是近两年最辛苦的旅程无法用照片来回忆了,只能在记忆犹新时,用文字记录吧。


9月14日到达成都

成都的名气大大在外,都说是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或许我只是把它当做这次旅行的中转站,并没有细细去体味成都的悠闲。去转了宽窄巷子,锦里和武侯祠,只觉得人多而矫情。古镇也看得多了,再有青砖绿瓦也不觉得惊艳。人一多,商业气息一浓厚,古街道



苏樱发表于2012/10/6 16:55:44 | 评论[1]

天空那么近  

4月尾去了一趟云南。心心念念了太久。计划改之又改,最后舍弃了稻城和亚丁,去了昆明,丽江和泸沽湖。还好没有放弃泸沽湖。到那里的第一个晚上,我走到小阳台上,抬头就是漫天繁星。我不记得有看过那么明亮,仿佛触手可及的星星,嵌在漆黑的夜空里。周围没有任何的障碍物。眼眶里只有那一片星光。当时我几乎落下泪来。太震撼,太美好。

可惜后来的两天,都因为天阴而再没能见到星光。

也好,给自己留一个再去的理由吧。七个小时的车程颠簸,看到这些美景,是完全值得的。



苏樱发表于2011/5/7 23:47:07 | 评论[1]

继续  

半夜听刘若英的老歌,花季未了,很爱很爱你,后来,人之初。情绪与当年尽然不同了,却还是流下泪来。

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很爱这首《很爱很爱你》。那时候的孤吟自恋的女孩子脾气,钟情同班同学,得不到回应,于是觉得天崩地裂,委屈得好似琼瑶笔下的苦命女。偏偏要装大方扮得体,唱着“我想她的确是更适合你的女子”,哭哭啼啼。

再大一点,正正经经的去恋一个人,到了人之初爱之深的时候。不管当时怎么去呵护怎么想当然的承诺一辈子,不管当时是多么多么深的感情,大部分的初恋还是无疾而终。再后来,就逐渐生疏了。那一个人或许就只会再出现在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里,牵连出的回忆。

我在新加坡时亲眼见过一次刘若英。娇小精致得像个瓷娃娃,舞台下是安静乖巧的,令人油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保护欲。我是女子我都这样,怎不知男人是如何抗拒得了她的。更不知道她是如何拒绝一个又一个爱慕者,等着她的那匹老牛。没看过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的,可以去土豆搜一搜刘若英和陈升的那一集。他对她来说是个死穴。

这两年毕业工作,姐妹们一个个结婚。这才恍惚的发觉十多年过去了。

其实陪我这一路的有几个人?现在能让我落泪的有几个人?将来还能让我感动的又会有谁?

经常有人问我,身体好吗,工作顺利吗,累不累,什么时候结婚。

不记得上一次,或者有没有人问过我,你快乐吗?

还是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只能继续的走下去。



苏樱发表于2011/4/14 4:14:00 | 评论[2]

街上流行红裙子  

八十年代的电影,叫做《街上流行红裙子》。



苏樱发表于2011/3/21 21:29:57 | 评论[1]

话说2010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应该要倒数跨年的party上,不到十一点我已经喝趴下了。最丢脸那只不过是三四杯香槟。于是知道自己的确是上年纪了。那种喝到早上五点,还能在八点去上课的精力大概是不会有了。

2010年,我离开新加坡,搬来香港工作。走了几个地方,亚洲地图上识得多几个国家。虽然分开两地,跟肥肥仍然感情稳定,回家见过父母,算是满意。妈妈于是开始催问何时结婚何时抱外孙。

而我也越来越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2011年,继续行走,变老,做想做的事情。

 



苏樱发表于2011/1/2 20:40:00 | 评论[1]

旅途的乐趣在于planning  

虽然四月才会去日本,我早已心心念念的开始策划了起来。

花了一个通宵来研究路线和Japan Rail Pass,心里淌着血啊为什么日本国内交通这么贵... 等觉察窗外逐渐亮起来,才觉得眼乏。什么时候工作上也能有这样的兴致,我大概能早一年升职了吧。

不过觉得旅行的乐趣,有许多都在于出发前做的功课。我惯于出发前把路线,机票和住宿都订好。尽可能的情况下,我都要了解下一个落脚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原本只是一个概念的目的地,经由自己一步步的预算考量而逐渐成形,是很有成就感的。

而更大的乐趣在于,完全不知道出发后会有何种外来因素的干扰,而使得计划无法按部就班。这种惊喜或是意外,也很值得期待。

住在欧洲的时候,也是花了大量的时间来plan每日的行程。一路也算是顺顺利利。只是在维也纳错过了长途车,只好临时转乘火车去布达佩斯,又偏偏赶上了末班,没来得及买票就直接跳上了车,以至于后来误打误撞的贿赂了匈牙利乘警...那倒是记忆犹新的一段经历。

不知道明年的行程会有怎样的惊喜。

2011啊,快点来吧。1月6号就可以放个小假,去鼓浪屿发发呆了。



苏樱发表于2010/12/29 8:11:37 | 评论[3]

2011之远行  

今年除了新加坡和长沙,去踩过的地方:

复活节时跟大肥在澳门奢侈了一把

六月又一起去了缅甸仰光

七月跟Steffi去杭州,偷得半日闲

十月自己先跑了趟广州,看品冠的舞台剧

再跟Carol和Maria腐败于首尔。

明年想要:

一月跟大肥去鼓浪屿,复活节时去东京或者北海道

去奥克兰看Cordy

自己去印度柯枝,或者国内某个地方

跟Carol,和Maria去台北。

 

 



苏樱发表于2010/11/11 22:57:21 | 评论[2]

再次相见  

相隔一年,再次相见,我已经能保持清醒,与他正常的交谈。甚至能开几句玩笑,说他在舞台剧上穿的风衣实在太长。

追着他这么久了,见面时只觉得亲切得好似旧识。

他也竟然记得我的名字。



苏樱发表于2010/10/8 4:26:46 | 评论[1]

不要为了盛装怠慢优雅  

什么时候穿出自己的风格?我想应该是逛街的时候,多看了几眼一件衣服,身旁的朋友接口说:this piece is so you.

昨天staff问我的年纪,有没有28岁。我没有娃娃脸,一向都显老成。又因为初来香港的时候,担心自己年纪太小做经理,压不住人,所以故意表现得成熟些。

Staff听到我的答案很惊讶。后来又找我说,既然我这么”后生女“,就不该穿这个style的衣服。

可惜我实在是不喜欢也不适合青春洋溢的风格...离二八年华也老远了,怎么好意思挤进花花绿绿的雪纺裙里?

这两年,我的衣橱里的东西越来越定型。黑白两色居多,各种cutting的西装外套,连身裙和铅笔裙。偏爱复古感,走不了繁琐混搭的日系,喜欢波西米亚和民族风,也有少许亮色背心和拖地花裙。

L'Officiel中国版30周年特刊里面,讨论的话题是”优雅“。优雅是个听起来挺小资的词,一摆出来就会想到Grace Kelly, Audrey Hepburn, Sophia Loren此类的女性。她们的Style不仅仅是能看见的,而是能被人记住的。

这种境界应该是我修炼的目标。

就算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貌,也要有摧毁一座城的骄傲。

想要老了也可以这样。仍然画红唇戴金饰,优雅的对着镜头微笑。



苏樱发表于2010/9/24 2:12:32 | 评论[0]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72页)  

网志介绍

文字是倾诉的方式。 谢谢你读完我的字。

网志分类
星期几天气晴我随意(263)
如果或许应该(23)
我已经记不起你的脸(55)
倾城手记(58)
年华(40)
(11)
Unbearable Lightness (17)
University(74)
悠长假期(27)
自语(45)
旅途(77)
自从有了夏娃(6)
9am to 6pm(13)
阿修罗(4)

网志存档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2013年5月
2013年4月
2013年3月
2013年2月
2013年1月
2012年12月
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
2012年9月
2012年8月
2012年7月
2012年6月
2012年5月
2012年4月
2012年3月
2012年2月
2012年1月
2011年12月
2011年11月
2011年10月
2011年9月
2011年8月
2011年7月
2011年6月
2011年5月
2011年4月
2011年3月
2011年2月
2011年1月
2010年12月
2010年11月
2010年10月
2010年9月
2010年8月
2010年7月
2010年6月
2010年5月
2010年4月
2010年3月
2010年2月
2010年1月
2009年12月
2009年11月
2009年10月
2009年9月
2009年8月
2009年7月
2009年6月
2009年5月
2009年4月
2009年3月
2009年2月
2009年1月
2008年12月
2008年11月
2008年10月
2008年9月
2008年8月
2008年7月
2008年6月
2008年5月
2008年4月
2008年3月
2008年2月
2008年1月
2007年12月
2007年11月
2007年10月
2007年9月
2007年8月
2007年7月
2007年6月
2007年5月
2007年4月
2007年3月
2007年2月
2007年1月
2006年12月
2006年11月
2006年10月
2006年9月
2006年8月
2006年7月
2006年6月
2006年5月
2006年4月
2006年3月
2006年2月
2006年1月
2005年12月
2005年11月
2005年10月
2005年9月
2005年8月
2005年7月
2005年6月
2005年5月
2005年4月
2005年3月
2005年2月
2005年1月
2004年12月
2004年11月
2004年10月
2004年9月
2004年8月
2004年7月
2004年6月
2004年5月
2004年4月
2004年3月
2004年2月
2004年1月

个人链接
Chictopia
Huiyan
Philip
steffi
sunkurt
The Sartorialist
whatever
Yu Fee
海小呆

满匙之爱
年华(msn space)
品冠官方网站
炎鸯
浏览人次:1567842

RSS 2.0

用户名:
密 码:
 记录我的登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