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研究】21世纪教育研究院是民办非营利组织不是教育科研机构

21世纪教育研究院是民办非营利组织不是教育科研机构

 

【仅供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讨论研究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

 

《论语子路》: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名副其实:名声或称谓(号)与实际一致、相符合。【出自】:汉曹操《与王修书》:君澡身浴德,流声本州,忠能成绩,为世美谈,名实相符,过人甚远。

《皇帝的新装》是丹麦著名童话作家安徒生的代表作之一。这篇童话通过一个愚蠢的皇帝被两个骗子愚弄,穿上了一件看不见的——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新装,赤裸裸地举行游行大典的丑剧,深刻地揭露了皇帝昏庸及大小官吏虚伪、奸诈、愚蠢的丑恶本质。褒扬了无私无畏、敢于揭假的天真烂漫的童心。

2008年12月23日,《东方早报》(熊丙奇)《怎样真正确保教师工资待遇?》:(作者系21世纪高等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此信息说明,2008年12月23日,熊丙奇已经为自己披上了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高等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迷彩服。

2009年7月6日,《南方都市报》《熊丙奇专栏:何川洋事件提示改革高考录取制度》:(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此信息说明,2009年7月6日,熊丙奇已经被《南方都市报》披上了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迷彩服。

一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迷彩服,七八年不洗不换,破衣烂衫,馊了。相形见绌。

 

2017年10月10日,《中国教育报》(熊丙奇)《年薪制搅活一池春水》:(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http://unt.cssn.cn/gx/gx_gjsd/201710/t20171010_3662262.shtml

http://shedunews.com/shiping/chuanmei/2017/10/10/2086745.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熊丙奇披着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外衣,狼狈!(暂不谈《中国教育报》根据什么认定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恐怕是空口无凭吧)

第一、《百度百科》介绍,21世纪教育研究院成立于2002年,是以教育公共政策研究为主的民办非营利性组织,开展独立教育研究与政策倡导,借助教育界内外的民间力量共同推动中国的教育改革与发展。21世纪教育研究院没有任何行政级别。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只不过是院长聘用的学术民工,不值得炫耀。熊丙奇曾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处级干部,后被罢免。熊丙奇没把处级干部当回事,难道把任何行政级别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当盘菜?

第二、《百度百科》介绍,熊丙奇,男,1972年7月生,四川资中人。著名教育学者,博士,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 为新京报、北京青年报、东方早报、南方都市报、深圳晶报、珠江晚报、现代教育报等报专栏作者。这是熊丙奇自我标榜的文字。表示熊丙奇是一个以给媒体撰稿赚稿酬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自由撰稿人。这一身份,表明熊丙奇绝对不是教育方面的专家”“学者。 熊丙奇用放大镜找中国教育的问题,只不过是为了多写几篇赚钱的噱头文稿而已。

第三、据说,熊丙奇1994年起供职于上海交通大学,曾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后转任上海交通大学教育集团副总裁,属于在岗在编的公职人员。事业单位在编人员是不可以在民办非营利性组织兼职吃空饷的。目前,未见到上海交通大学开除熊丙奇公职的文件,也没见到熊丙奇辞去上海交通大学公职的文书。不应当吃刘秀的饭,给王莽做事

第四、上海交通大学是公办高等学校,属于事业单位编制。民办非营利性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不应当聘用事业单位在编在岗人员。熊丙奇受聘民办非营利性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应当经过上海交通大学批准或同意。目前,未见到此方面的文件。不应当从别人的墙上去抠瓷砖

第四、民办非营利性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不是地下组织,也不是黑社会。应当不是乌合之众,不是自由王国。办事应当有规矩,讲程序。21世纪教育研究院聘任副院长应当有一定程序,应当有聘任文书或合同之类。目前,未见到此方面的文件。口头聘用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似乎一文不值。

第五、熊丙奇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身份在媒体发表评论文章,21世纪教育研究院承担连带责任。因此,熊丙奇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身份在媒体发表的每一篇评论文章应当得到21世纪教育研究院法人代表授权或审查同意。目前,未见到此方面的文件。熊丙奇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名义在媒体上胡言乱语歪理邪说造成政治事故和民事纠纷,21世纪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朱永新和院长杨东平应当负不可推卸的连带责任。

第六、2014年12月24日,熊丙奇在博客发帖【《我不是教授,连教师也不是》补记】:再旧事重提,且补记上最近几年自己的身份变化,还是希望还原自己的真实,媒体不要再称我是某大学的教授,我已经在这所学校的很边缘地带了,而且职称本来就不是教授;提某大学的编审也不必,因为我也已经离开以前的工作岗位,虽然还有这一职称;如果要用单位身份,就用21世纪教育研究院研究人员,连副院长也不必提——这不是什么官位,因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本就没有任何级别——如果不用单位身份,就用教育研究者或者多年关注中国教育者吧。最好,就用我单独的姓名,如同10年前,我希望的那样。

熊丙奇在媒体上为什么还披着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外衣?

莫非熊丙奇健忘?熊丙奇1972年出生,2016年刚刚44周岁,不至于健忘吧?

难道熊丙奇出尔反尔,口是心非,言而无信,肆意食言?

在媒体上,上海市公民熊丙奇为什么还披着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外衣?

上海市公民熊丙奇是健忘还是言而无信?是二者必居其一还是二者兼而有之。

上海市公民熊丙奇或许把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外衣当成遮羞布?毕竟还有荣辱之心。有时感到脸红,有时感到汗颜。

熊丙奇使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称谓泛滥成灾。

熊丙奇披着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外衣,狼狈!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这件外衣太丑了,太脏了,太旧了,太破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没有任何行政级别,好比个体户雇的临时工。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好比瓜皮小帽,上海市公民熊丙奇扣着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这顶瓜皮小帽,无论如何也像小说《金瓶梅》中卖烧饼的武植(武大郎),大气不了。

熊丙奇如果有一点真才实学,如果有一点自理能力,早把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这顶瓜皮小帽甩到太平洋去了。

熊丙奇在博客里写道,记得钱钟书先生说过,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

中国老百姓不相信麻雀会下鸽子蛋,也不相信麻雀会下鸡蛋,更不相信麻雀下鹅蛋乃至恐龙蛋。

官方新闻媒体或许不是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舆论平台。

全国主流媒体应当是党和政府的御用喉舌,应当时刻牢记坚持党管新闻、党管媒体的原则。媒体不应当被任何民办组织或个人所操控。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熊丙奇长期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名义发表诟病中国教育管理制度的奇谈怪论,最终收获的恐怕只有被主流社会唾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在一定程度被熊丙奇弄得臭名远扬甚至臭名昭著

熊丙奇披着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外衣,狼狈!

熊丙奇使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称谓泛滥成灾。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熊丙奇披着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外衣,时间长了,或许忘记自己是谁。熊丙奇想不披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外衣,社会上或许不习惯。

2008年7月2日,搜狐教育(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我们需要更多的熊丙奇》:熊丙奇先生跟我素不相识,但他的文章我早就读过。他是一个教育界圈里的人,也是用心来盯着自己的这个圈的人,这样的人,对于我们的有关部门来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令人愉快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他的命运,就是古希腊神话里那个报信的乌鸦,总之没有好果子吃就是啦。

个别媒体从业人员与熊丙奇搅在一起总之没有好果子吃就是啦。

全国主流媒体从业人员发表熊丙奇的言论应当审慎,以免损害媒体的可信度和公信力。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中国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05006316号-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IP:亚太地区43.224.213.101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参考资料】

小说《金瓶梅》第九十三回 《王杏庵义恤贫儿 金道士娈淫少弟》:一日,又打王杏庵门首所过,杏庵正在门首,只见敬济走来磕头,身上衣袜都没了,止戴着那毡帽,精脚趿鞋,冻的乞乞缩缩。杏庵道:可怜,贤侄你原来讨吃哩。想着当初,你府上那样根基人家。我与你父亲相交,贤侄,你那咱还小哩,才扎着总角上学堂,怎就流落到此地位?可伤,可伤。你政治家甚亲家?也不看顾你看顾儿。

 

 

 



113373
shangjiang @ 2017/10/11 16:40:42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教育研究

 请发表评论

  名字:
  主页: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