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者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buy with 65daigou

拖 "Buy with 65daigou" 去书签栏。

问天 @2015/2/9 12:24:53 评论:0


寻觅创业伙伴

背景

我(翁伟)朋友公司(智品移动)的投资人想要做远程医疗的新项目;我的朋友向投资人推荐了我来组队。

投资人提供的是:

  • 强力的医疗行业资源
  • 数百万前期投资
  • 慷慨的股权

如果投资人想要赚快钱,以他现有的资源,完全可以把项目外包出去,或者使用现有团队开发,但他追求把项目做得更好,渴望组建新的团队在深圳来做。

我信了投资人“乐意分享利益以求把项目做牛逼”这个邪,决心拼一下;拼拼看看可以把事情能做得多牛逼。

我也相信医疗是一个可以创造社会价值的事情,追求经济自由与创造社会价值不冲突。

那都有谁入伙了?

两个大叔:

然后还有一位“90后杂粮程序员”,大部分时间在捣鼓后端(go), 偶尔过过前端手机端(android)。

我们年龄不同,但共同的技术语言与追求让我们走在一起;我们仨现在就等下个月中深圳科兴科学园的办公室装修完毕,入驻开工。

我们提供什么?

  • 一次做自己事业的机会:所有成员均有股权
  • 一次创造社会价值的机会
  • 合理的待遇

薪资 & 股权

薪资以及股权方面,我们希望透明些:

  • 1~20K,具体可商议。
  • 股权 与(现有薪资 * 1.2 - 入职后薪资)成正比

也就是说,相当与用20%的加薪幅度邀请成员加入,但实际薪资可以比这个低,差额做为折算为股权比例。

假设某大叔目前薪资是税后20K,然后,加入后愿意拿5K,那么大叔获得的股权比例按 20K * 1.2 - 5K = 19K 计算。

应届生怎么办?嗯,我们假设你目前税后5K(如果你手头有更高的offer,请秀出来!);然后你加入后也是拿5K,你还是可以有 5K * 1.2 - 5K = 1K 比例。

假设团队就这么一老一少,大叔跟正太拿的股权比例就是19:1。以此类推。

具体数字肯定不是这样;但“计算公式”就是上面这样。当然还有其它一些细节,这里就不累述了。

如果条件类似,我们显然会优先考虑追求股权的小伙伴。如果你是看好我们的高富帅,想要拿1K象征性的工资,以多拿股权,我们也不反对。

我们寻找谁?

我们希望共同奋斗的小伙伴有如下属性:

  • 追求实现自我价值
  • 自认聪明/勤奋
  • 扎实的技术基础

服务器前端、后端,手机端,设计师,我们都要,独挡多面的程序员/设计师最好!

我们相信小团队,越小越好;初期团队不会超过10个人。

服务器端这边,我们主要会使用Go开发API服务器,前端则是ember.js;客户端,肯定坚持native开发。

产品经理?我们觉得团队成员都应是产品经理;这块求的是以医疗行业背景为主的“产品经理”。

有兴趣?想知道更多?请联系我!

  • Email: wuvist {AT} gmail.com
  • 微信:wuvist
  • QQ: 124424

翁伟

PS: 不能来深圳?广州的兄弟公司智品移动(他们做的和网站说的没啥关系)也是要招人;已有腾讯、yy、凡客、唯品会等过来的一帮靠谱工程师、产品经理。欢迎面谈。

问天 @2014/4/19 0:02:10 评论:2


餐厅见闻二则

朋友问我觉得国内的发展跟新加坡怎么样,我说,论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国内有些城市跟新加坡差不多,甚至可能超过,但是,论社会人文发展,人民群众素质,恐怕还有几代人的距离。

======

前几天在成都蜀山火锅吃饭,我们叫了三瓶冰啤酒,喝得很开心,我便拿空瓶示意服务员再拿多三瓶。

结果服务员拿来的是常温的啤酒,但,我们是要喝冰的。我没有发现拿来的是常温的,但朋友发现了,便要求服务员换冰啤。不知何故,服务员没有换酒的意思,而是问我们要开几瓶。朋友再次强调说要喝冰啤。

而就在说话的当儿,服务员直接开了一瓶啤酒。

我们当然抗议说点的是冰啤。

服务员便开始推脱,先是说没有冰啤,在我们说刚刚点的啤酒便是冰的后,她又企图辩解说冰啤已经完了,是新冻的,温度跟常温没啥区别,最后,要求我们“将就一下”。

喝一瓶常温啤酒无所谓,反正还有两瓶,勾兑一下也成。但看这意思,是要我们三瓶都喝常温的。

服务员那句“将就一下”,让朋友发飙了,然后,服务员便把剩下的两瓶啤酒换成冰冻的。

因为沟通问题,拿错了啤酒,这是很常见的情况;我本来以为服务员道个歉,换一下另外两瓶啤酒这事也就完了。我不明白何以需要推托,朋友说,这边的服务员遇到事情,无论是什么,首先便是否认是他们的错误,这是她们培训的一部分。

======

刚刚在成都机场空港餐厅,加我们只有两桌人。

另一桌是四个妇女,我们到的时候已经买单了。但她们付钱买单后对价格有异议。

她们叫了条鱼,菜谱上写明是按斤算钱,一斤好像是98元。

不知何故,她们付完钱后才想起要看一下鱼的重量,一斤六两。

不知何故,她们认为鱼缺斤少两了。便与厨师、服务员、大厅经理等争执;质疑何以点菜的时候没有知会她们鱼的重量。

餐厅承认之前没有跟她们确定鱼的重量,流程有问题;但否认鱼缺斤少两。

而那四个女人,便抓住餐厅承认的流程有问题,要求餐厅“给个解决办法”。

争闹半天,最后服务员小妹忍不住,跳过经理,直接跟那四个女人说,那她来给个办法,既然那四个女人认为鱼只有一斤,那么她便退六两的钱给她们。

四个女人赞服务员小妹有见识,开心的拿钱走人。

=======

四个女人好像刚从佛罗伦萨旅游回来,白美不见得,但显然是富。

服务员走开时,她们闲聊,说这鱼要真是一斤的,她们还嫌不够吃。

我不明白她们何以要刁难,从小妹的工资中拿走几十块钱。

蜀山火锅的那个服务员百般推脱,恐怕也是担心我们强要她退掉常温的啤酒,然后,已经开了一瓶,需要她去买单。

这是一个双输的社会,彼此相互刁难,相互提防。

唉~

问天 @2013/12/29 21:56:55 评论:3


美食的见识(三)

曾有朋友问我是不是特别喜欢日本料理,因为他发现我微信朋友圈经常发日本料理的照片,但却很少中餐的。

把我问愣了~我确实吃日本料理比较多,但这仅是因为我公司周围很多不错的日式馆子,下班后去比较方便而已。不过说来惭愧,常年生活在新加坡的我,对潮菜之外的中餐确实吃得比较少。

终于,来到成都了。

我很惊讶的发现,在成都吃到的菜色里,辣度我觉得很可以接受,大部分时候,我不会想着找冰水喝。

说川菜只有辣显然是不对的,甚至,我会反对川菜是以辣为核心的说法。

平民美食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小谭豆花。招牌是豆花,但面食也极好。小小一碗担担面,上桌并不起眼。先不伴匀,试口纯面条,弹牙带香,点赞;伴面料好后,香气扑鼻,细嚼之下辣香,肉味,麻感等交替出现,瞬间内牛满面。有小说写过说某人企图在樱桃树上吊,自杀前顺手摘了颗樱桃吃,瞬间就被人世间的美味所感动从而打消了轻生的念头。我猜想,小谭豆花的担担面也能有类似感动人心的功效。吃完担担面,再来一碗冰醉豆花。如果说担担面其实还有带辣味的话,则也会被冰醉豆花给带走。冰凉,香醇,酸甜;与担担面截然不同的味道。这,是舌尖上的三温暖。

这种美食体验,跟辣确实有关系,但辣也仅仅是数种滋味中的一种;而让我久久回味的也不是辣,而是香,是麻。

面跟豆花各约5块钱,若能生活在成都,想必是极幸福的。

美食没有贵贱。在小谭豆花吃一餐人均只需十余元,但翻个几十倍,人均数百元的川菜,我也是极其喜欢的。

这个价位需要去吃所谓的“私房菜”,必须预订,是先告知馆子人均预算以及是否有忌口,不可点菜,一切由厨师安排。

成都的“私房菜”中最出名的之一应该是玉芝兰,但网上的攻略似乎不准,我在周一中午订当晚三个人的位也是能订到的,而且,人均消费最低是500。

玉芝兰老板兼大厨兰桂均先生的菜色出品非常优秀,他的理念是“一味增一味、一味和一味、一味改一味”。

这种味道层次的演变之丰富,不仅体现在单道菜之中,亦更加体现在整体菜肴的顺序、搭配当中。单道菜中是“一味增一味、一味和一味、一味改一味”,但若放到整个晚餐的十余道菜、茶中,则是“一菜增一菜、一菜和一菜、一菜改一菜”。

优秀的大厨,考虑的会是整体进餐的体验,而绝非仅是单道菜,只有厨师本人才可能对一餐的整体做出把握,呈现出最好体验。

怎么可能是“食者师,厨者徒”让食客去点菜呢?

到高端餐馆,要体验的是厨师他本人对美食的理解以及演绎。厨艺是艺术,我们去听小提琴家演奏会,能点歌不成?能告诉音乐家这段拉得不好,得改个方式我才听得爽不成?

米其林说它们的打分标准仅考虑“盘中物/ judge only what’s on the plate”,这显然是骗人的。菜品本身优劣当然重要,但且不说餐厅环境氛围,盘子本身也绝对会对用餐体验产生巨大影响。

喝酒的人都知道不同的酒要用不同的杯,盛不同的菜,显然也是要用不同的盘。

我说的不仅是菜品摆盘跟盘子外观构成的“意境”。

先说最基本的要求热菜用热盘,冷菜用冷盘。盘子本身温度对菜品温度会有直接影响,讲究“镬气”的干炒牛河,放到冷冰冰的盘上,河粉瞬间冷掉,能好吃么?皮冻放到热碟上,别说好吃,直接化掉连吃都吃不了。

玉芝兰对餐盘的使用极其用心,全部是兰桂均先生根据自己菜品的需求,亲自去景德镇设计并烧制的。一些汤品,像燕窝,使用的是十几厘米高的“碗”,这“碗”预热后可以更好的保持温度,并且,我觉得高度也很合适,不用低头,不用捧起碗,直接举勺变可以舒服的享用。

玉芝兰对餐具的此种追求,直接令我想起了日本料理,果不其然,兰先生早年曾经在东京工作过。

饭后借口跟兰先生合影聊了半个多小时,我最大的感受倒是无奈。

“私房菜”,不能点菜又怎样,大厨也不能百分百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呈现菜品的。

玉芝兰一顿晚餐有十余道菜,兰先生坦言,这实在是太多了。但顾客就是喜欢排场,就是要满满摆上一桌才有面子。商务宴请、公款消费恐怕才是来这种私房菜馆子的主流,他们首先要的是排场。像我这样为了“体验厨师本人对美食的理解以及演绎”的顾客,恐怕极少。

入座时,玉芝兰默认放的是红酒杯。也许现在不兑雪碧了,但也还是有土豪要开上几瓶拉菲大口大口喝的。红酒明显不配玉芝兰的菜,顾客即便不能点菜,总可以点酒,甚至带酒的。

玉芝兰的菜讲究的是味道变化、层次;烈酒如中国白酒也更是不配的。我能想到的较合适的酒应该是偏甜带果香的白葡萄酒,甜与果香应该可以与菜品的味道起“增、和、改”的效果。

问兰先生什么酒才最配玉芝兰的菜?他的答案是冰酒。我觉得这会是绝配,大赞~

但是!玉芝兰有可能提供冰酒佐餐么?

嗯,如果玉芝兰标榜的是川菜配老外的冰酒这样的“混搭”,我打赌一块钱,蔡澜根本就不会来吃。

玉芝兰的招牌菜“金丝面”也是改版“开水白菜”的。面汤汤底也是原开水白菜的汤底,但兰先生加了洋葱、胡萝卜等汤料以增加“肉味”,这是朝法式清汤的路子去的。我没吃过“正宗”的开水白菜,无法评论兰先生的这改法是否较“古法正宗”更好。但这明显让一些追求“古法”的吃货鄙视了。

蔡澜推崇“古早味”、“传统”,呐喊“猪油万岁”。有人笑蔡澜“老顽固”,但我不觉得蔡生他老人家会顽固。

“传统古早味”在我看来,更加是一种营销手段,只要是传统的就是好,市场上偏偏就是有傻逼吃这套。

古龙天成酱油,所标榜的便是“古”,然后一瓶两百毫升的酱油盛惠268元。就是有人愿意买单,我不知道这些人买卖的是回忆还是逼格,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天成酱油买卖的不是美味。

食,味是否是首位?

需要有社会美食文化的支撑,才有可能出现更多美味的馆子。一个社会若好餐馆太少,归根到底,是这个社会缺乏美食文化罢了~

问天 @2013/12/25 5:06:21 评论:0


布朗登事件

我们家是单车运动粉来的,前些年大概有半年时间每个周末都跑东海岸去骑个十几公里当热身~后来买房,考虑的因素之一也是楼下有PCN单车道。三年过去,终于跟我家猪头一人买了一辆brompton布朗登自行车,可以去骑个爽了~

(PCN,Park Connector Network。新加坡的城市规划很好,大小300余个公园遍布全岛,而PCN则是园林局将这些公园连接起来的单车道/步道项目,截止至去年1月,已经建设了200公里的单车道。理论上我可以从家里出发骑车去到全岛各区;作为热爱骑车的宅男,我一直认为PCN项目是新加坡政府傲视全球的德政!)

越骑越开心之余,我也在网上八卦布朗登单车的各种轶事。赫然发现原来新加坡去年有闹过这么一起“布朗登事件”: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yzjj/20120821/114212908565.shtml

这事简单的说就是园林局有这么多公园要管理,有些员工每天都得跑上二三十公里去不同的公园,所以,局里为了方便他们工作,便决定买单车。去年6月园林局招标买了26辆折叠单车给员工用。

没错,园林局买的折叠单车就是brompton,一辆2200新币,26辆共5万7千2百新币,折合人民币差不多28万。

这个消息被联合早报公之于众后,新加坡公众立刻激动了。怎么可能有这么贵的单车?!超市里面的折叠车一辆两三百就有了好不好?一定是贪污!类似的声音很多,园林局里面负责这采购的助理处长当即就被停职接受调查了。调查了一年多,这助理处长上个月终于被控上法庭,被定罪的话,最高可以被判一年监禁+5000新币的罚款。

这事跟最近云南陆良公安局采购警用单车传出花费10余万元购买30辆单车的很相似:http://news.sina.com.cn/c/2013-10-09/031028380341.shtml

我对公众对这两件事的反应很感兴趣。

从我八卦到的网上资料看,感觉大陆对云南这事宽容很多,最多是笑笑嘲讽一下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有不少的声音站出来说其实这年头花两千多块人民币买山地车其实也不算贵,入门而已。

而新加坡这边则对布朗登事件反应激烈得多多。公众基本是一面倒的认为这是贪污事件,必须彻查严惩。倒是去年事件刚爆出来后,国家发展部部长许文远亲自发文表示园林局的这个采购其实是物有所值:http://mndsingapore.wordpress.com/2012/07/04/value-for-money/ 力撑下属。

作为也败了brompton的阿宅,我其实很同意许文远的结论:园林局的采购物有所值。我也是骑着布朗登在各个公园里面跑来跑去的,路途上需要过天桥,以及搭地铁之类的。折叠车的便利性秒杀普通单车/山地车。而在折叠车里面,布朗登虽然价高,但它的便利性、耐用性等等方面是最出色的。用来跑PCN穿梭各个公园,我要赞新加坡园林局有眼光。而2200新币一辆的价格实际上已经比市价略低,这笔采购是物有所值的,我完全同意。

采购本身是木有问题不存在贪污的,这也是新加坡政府本身调查的结论。那个助理处长过了一年之后,被控上法庭,理由不是他贪污渎职之类的,而是他在就此事件接受内部调查的时候撒谎提供虚假信息了(所以面对的最高刑罚才是一年徒刑跟5千罚款)。

(调查时问他认不认识卖单车行的老板,他说不认识。但是,在新加坡网名的积极人肉下,找到了他跟单车行老板的合照之类的证据。公开活动的合照,是否真有私交是另一回事了。不管采购是否有猫腻,就算是点头之交,内部调查问你认不认识,明明认识撒谎说不认识这就是罪鸟~当然,是否真的“明明认识”还得等他抗辩,看法庭是否听他解释了。)

当然,新加坡公众普遍对许文远的言论呲之以鼻,要他下次选举等着鞠躬下台吧~大部分人不认为有必要买这么贵的单车~

我一开始也不觉得有必要买这么贵的单车,我是说我自己。布朗登虽然好,但是实在贵;可以买不那么好,但是便宜性价比高的嘛~在败布朗登之前,我对于其它类似的折叠车也做过一番调查,但是,很遗憾,我没有发现合适的,且不说能否买到的问题。大部分车的便利性完全无法跟布朗登相比。一两百块超便宜的,别说便利性,承重能力等硬性质量方面十分让人担心。有仿制布朗登的山寨型号,且不说是否有专利问题跟质量问题,山寨的便宜不了多少。也有不逊于布朗登的,但是更贵。所以,我最后还是买布朗登了。

政府采购是很难像个人爱好者一样去做反复比较的,但新加坡园林局的这个采购从我这个单车爱好者的角度去看,是十分靠谱的。而质疑政府采购决定的公众,能有几个对园林局员工的工作有了解?对折叠单车有了解吗?哦,你在超市看到一辆折叠单车卖一百多块,这就是了解了?

当然,园林局也完全可以买不折叠的普通单车,最便宜山地车的一辆几十块就行了。但是,有人考虑过那些每天需要跑三四十公里穿梭公园的园林局员工的感受嘛?凭什么要他们每天背死重死重的单车过天桥?热心人肉揭发腐败的新加坡网友,有没有人去问问那些使用这些折叠车的园林局员工是否觉得这车提高了他们的工作效率?园林局在预算允许的前提下,采购以改善自身员工的工作环境以提高效率,这有什么问题?

且慢,本来不是质疑代理处长是否有贪污,现在怎么就直接变成质疑采购的单车型号是否合适的问题上了?

这完全是两回事。

我看到的,还是那些义愤填膺企图揭发贪污的网民。

是的,网民的努力下,揭发了代理处长在接受内部调查时撒谎了。谢谢新加坡网民的努力!可是,如果没有网民以及联合早报的质疑,这位代理处长根本就不会面对内部调查,根本不会有撒谎的机会好不好?这算什么事?!

有没有人在反思这种不做调查、闻过则怒的质疑本身也可能是不对的?我还看不到。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甚至觉得大陆与新加坡的网民在面对类似事件时,大陆网民的表现甚至更成熟一些。

我认为,一个社会的进步与否,需要看的是公众整体的整体素质。

经济上,新加坡是一个发达国家,但在此布朗登事件我看到的新加坡公众素质,还是让我蛮失望的。

问天 @2013/10/15 20:18:16 评论:5


美食的见识(二)

我想先说说米其林。

 

对于米其林,看法往往分两极,有的人奉若圭臬,有的人嗤之以鼻。

 

如果你问我的话,我则会说米其林在美食指引这块做到了世界最好,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那种好。

 

我为什么说米其林好呢?首先是简单,分星级,一星、二星、三星,简单明了,我可以直接按星觅食。我要的就是指引,我要的是“哪里更好”这个答案。至于为什么好,我可以自己去吃了再体会。

 

其次是国际化,我去柏林、去东京、去香港,我都可以参考英文版的米其林。我可以不懂德文、日本甚至中文,我懂英文就可以知道去哪里吃。柏林、东京、香港,有其它英文的美食指引可以给我这个游客参考么?简单到只有餐馆名跟一个参考分数/等级就可以了,但是除了米其林,别的我找不到。

 

日本人嘲笑米其林不懂日本料理,不跟米其林合作,甚至把米其林密探轰出去的馆子也是有的。

 

我很乐意尊重日本人的意见,东京书店也有很多本地美食指引可以购买,可惜都是日文的,我看不懂。不要我看米其林,那你要我去看什么呢?

 

我找不到别的更好的选择,我只能说米其林是最好的。

 

作为游客,我只需要一份指引来回答我“去哪里吃”这个问题。作为吃货,我才有兴趣去深入了解料理的种种细节,而这些细节不是指引可以告诉我的。米其林做的,仅仅是指引。

 

而作为指引,它能够帮助相信它的群众节省觅食的时间,这就已经非常有意义了。

 

一份指引是否靠谱,是群众说了算,而不是餐馆说了算。

 

假设有一份北京·上海的米其林指引,并且,这份指引是由“不懂中餐”的两个傻逼老外做的,他们把地沟油当成了中餐的经典特色,拿三星的馆子,统统都是用地沟油的。然后,有很多老外拿着米其林红宝书,来到中国去吃地沟油。

 

那么有两种可能。一、吃到地沟油的老外发现自己上当了,以后再也没人买米其林;二、老外都很喜欢地沟油,认为米其林推荐得好,买米其林的人越来越多。

 

你觉得那种个比较可能?

 

不管是哪个可能,这都仅仅是米其林与米其林读者的事情,完全与餐馆无关。米其林的权威性,来自于它读者群的大小,而不来自于它究竟有多懂美食。对米其林而言,它更加需要懂的是读者,而不是美食。

 

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份面向大众的指引,推荐的餐馆,必然是“迎合大众口味”的,既然是“迎合大众口味”,那么专家看了不仅没有参考价值,甚至可能会很生气。

 

卖矿泉水的S.Pellegrino & Acqua Panna便主动花钱让这些专家去搞了另外一个榜单,直接让这些专家去评全球最佳的50个餐厅的榜单。

 

我假设这些专家真的很懂美食,他们真的很权威,这个榜单真的很值得吃货我膜拜。但,这又怎么样呢?这是评比,这是餐馆、厨师为了自己的荣誉要去争个头破血流的榜单,这不是面向大众的指引。

 

我去圣保罗,这份榜单告诉我那边有家叫DOM的餐馆是南半球最好,全球排名第三(2013年降至第六)。我去之前一个月就订好位了,吃完了很满意,然后呢?这份评比没法再告诉我圣保罗还有别的什么餐馆值得去体验,它是评比,不是指引。

 

米其林绝对不是一份权威的评比,但它是目前最实用、覆盖面最广的美食指引。

问天 @2013/9/2 1:41:48 评论:0


成为美食家有哪些先决条件以及等级标准?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531384/answer/18541246

要以蔡澜为例的话,他老人家在专栏里面是这么答小朋友提问的:
問:「我很想問一個許多人都想問的,那就是怎麼能成為一個像你一樣的美食家?」
答:「美食家我不敢當,我只是一個喜歡吃的人,問我怎麼成為甚麼甚麼家,不如問我怎麼求進步。我的答案總是努力、努力、努力,沒有一件事不是不努力就可以得來,努力過後就有代價,用這些代價去把生活質素提高,活得比昨天更好,希望明天比今天更精彩。」
=========

美食家往往是一个被滥用的词语,随便一个喜欢吃的人都可能被叫做“美食家”;但真正那些对美食有深刻认知的人,则一般会因为懂得越多知道自己不懂的还更多,并对这三个字产生敬畏,不敢以美食家自居。

如果华人中有美食家的话,那么,蔡澜认第二,恐怕没人敢认第一。以知名度而论,蔡澜是绝对的第一,并且这他第一恐怕其他所有人加起来还高。

=========

下面偶试以我所理解的美食家标准并参照我所了解的蔡澜作答。
(我只谈华人美食家,不谈东西洋;一是不了解,二是即便根据我所了解的部分华人与东西洋差距也甚大,无法混为一谈。)

第一条是见识。

见识则又分广度与深度。

蔡澜之所以成为公认的美食家首先是因为他广博的见识;蔡澜早年因为做电影监制的缘故,旅居过世界N多国家,品尝过世界无数地方的地道美食。这点他基本秒杀了其他华人美食家;而且也很难有后辈在美食见识广度上超越他。

蔡澜在见识的广度上独步中原,但具体到某个特定菜系或者是领域,则往往会有比他研究得更加深的牛人。这点他在他出版的《华夏美食系列》总序里面有提到:

我对全国饮食,熟悉的只有香港,其他省份,就要靠当地人的推介。要在一个地方住上四五十年,才能略为了解,要是做得到原汁原味,那还是要在当地土生土长的师傅,才调得出真髓。
……
有鉴于此,这一系列的书,都要请当地作者动笔,我只是负责监修工作,最后一集的香港美食,才由我亲自撰写。
这也就是所谓的“T型人才”吧,广度得有,但也必须得有某方面的深度让他人信服。

(味觉/嗅觉我倒不认为是成为美食家的条件。确实有味觉/嗅觉出众的人,但能吃出来普通人完全吃不出来的滋味又有什么作用呢?普通人又吃不出来,更无法在乎。另一方面,味觉/嗅觉是可以培养的,不同的美味体验得多,味觉/嗅觉自然会提高;而美食体验的多寡,则便是见识。

第二条是人文修养。

很多的美食家实际都是来自文人。清代的袁枚首先是诗人、散文家,然后才是以《随园食单》出名的美食家。大陆现在“美食家”中知名度排第二的沈宏非则根本可以说是个不懂美食的撰稿人,他仅仅是借美食去写让人拍案叫绝的杂文。女“美食家”殳俏的名言则是:“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基本上,这些“美食家”都是以美食为切入点,但他们写的则是别的东西;以他们的聪明才智换别的切入点也可以写得很好。但,美食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可以很容易的为大众所接受。大众因为这个切入点,也会把他们认为是“美食家”,即便以美食为切入点的文人可能完全不懂美食的。

要成为“家”,人文修养是必须的,否则无法写出传世的文字;而人文修养的缺陷,正是很多厨师无法成为大众所认可“美食家”的根本原因。

厨师可以很懂美食,但是他们的文化修养往往太差,写不出书来,就算写出来了,可读性也往往很差。这是华人厨师的悲哀。

蔡澜的文字功力极深,论出版数量,则又是他第一,秒杀其他所有人的第一。

第三条是厨艺。

合格的美食家本身也必须能够下厨房做菜才行,你不会做菜,吃过的东西再多,文化造诣再高,充其量也只是一个隔靴搔痒的“美食评论家”。

必须真刀实枪的自己去做菜,这样才有可能对食材对厨艺有真实的了解;要成为美食家,写文章说某某菜好是远远不够的,写自己吃了这菜如何他妈的“怎能将息”简直就是对“美食家”这三个字的侮辱。

这方面,沈宏非是负分滚粗的。他自己也很清楚,他最多就是自称吃货/馋宗大师。是大众、传媒把他吹捧为美食家。

得懂得做菜,才能从美食的角度去讲述这道菜为什么好。举个例子,傻逼弱智美食节目主持人才整天“入口即化”,作为美食家,必须得说明为什么入口即化,而要很好的说明这点,则必须要有深厚的厨艺做为支撑。

就我从蔡澜的散文中看到的,蔡澜在这方面其实也不怎么样。他老人家最多也就是能够在家里坐坐菜,朋友吃了之后做得不错的水平;距离专业厨师的水准很远。所以,蔡澜一般也不怎么写美食为什么好这个问题,即便是写,也往往是转述专业厨师的话语。

=========

能够在见识、人文、厨艺三方面都有造诣的人我觉得就是美食家了吧~然后,要论“等级标准”的话,这三方面应该都可以独立比较去分等级。

在这三方面都达到非常高等级是非常难的,基本上是要求精通三个虽然相关但实际上不同的领域,要成为三个领域的牛人,然后才是美食家。

蔡澜在厨艺这个领域虽然不足,但他另外两个领域的造诣据我所知均是顶尖的。

========

那么有没有美食家在这三个领域里面都均衡发展,达到极高的等级呢?

我知道的华人美食家这三项全能的冠军也是有的,而且还是女性:庄祖宜;台湾师大英语系毕业,哥伦比亚大学人类学硕士,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人类学博士候选人;2006年进入美国麻州剑桥厨艺学校研习烹饪;毕业后随夫赴港,在米其林二星餐厅Amber做从厨房学徒做起。

=======

补充一下“先决条件”,要成为美食家积攒见识那部分,需要特别有钱+有闲。

美食家是很难赚钱的,除非做到蔡澜那样的知名度;所以美食家往往都另有职业,得先苦逼的去赚钱,然后再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据说蔡澜做成龙电影监制的时候,就已经是千万富翁。

这方面女性倒有优势,嫁个好老公就行了。殳俏老公是做金融的,庄祖宜则跟美国的女美食家朱丽亚·蔡尔德一样,有个外交家老公。

问天 @2013/8/25 3:17:34 评论:0


跟一个来新加坡工作的网友的对话

 

网友:“blah blah (不喜欢新加坡之意)”

Wuvist:这个问题你其实完全误解了。。。改次再跟你解释~

网友:就没看出来我打心眼里不喜欢,解释无任何意义。

Wuvist:胡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喜欢或不喜欢纯个人选择,这确实无需解释。但是,我觉得你是把番茄看成了胡萝卜,然后说你不喜欢胡萝卜,喜欢青菜;我就想跟你解释一下,其实你误解了,你所谓不喜欢的胡萝卜其实是番茄来着。至于你喜不喜欢番茄,那就又没关系了。

Wuvist:“没有生活只有工作”,新加坡人的生活其实也算是丰富的,只有工作的只是部分人而已,而这里面以外来工人占了多数,但,如此辛苦外国劳工却还是选择来新加坡,大部分情况下是因为他们在自己国家里能过的日子更加辛苦。

Wuvist:“满城六七十岁的老爷大妈仍在刷盘子”,这是大部分初到新加坡人会产生的困惑。乐龄人士是否继续工作,是一种选择。有的乐龄工作者经济状况其实很好,他们选择继续工作而已;当然也有经济窘迫的,但,这是一个可以为经济窘迫+低文化层次的乐龄人士提供工作机会的社会。

Wuvist:在大陆,刷盘子递碗的往往是妙龄少女;也就是说,经济窘迫的乐龄人士要找这样的工作都找不到的;而做这样工作的少女,又何以只能选择这样的工作?

Wuvist:“国富民穷”,以人均GDP计算的话,新加坡已经是世界数一数二的顶尖国家;看人均收入的话,新加坡也是发达富裕国家,它是国富民也富;就财富分配而言,新加坡是典型的菱形社会,收入超高、超低的群体都较少,中产阶级才是大多数。

Wuvist:“亲情淡泊”,是,新加坡家庭关系较淡薄,父母、子女各过各的日子较常见。这也是一部分乐龄人士出来工作的原因,他们不是没有子女,而是他们不愿意依赖子女。这跟子女不愿意依赖父母是一回事。

Wuvist:“百姓同志,您活得快乐”,之前有个投票,说新加坡是世界上最不快乐的国家,然后,新加坡的电信商starhub做了这么个广告:http://t.cn/zH6BBah 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话,应该会看到。

网友:问问身边100个坡人狮人的幸福指数和感受再来发表言论吧!

Wuvist:我在新加坡生活15年了,我接触过的新加坡人,显然比你多得多;你要说发言权的话,我应该比你更有发言权吧~

==========

新加坡是一个移民社会,所谓的新加坡人,大都来自异国他乡。我很喜欢新加坡建国元勋的拉惹勒南的这句话:

 

“BEING A SINGAPOREAN IS NOT A MATTER OF ANCESTRY. IT IS CONVICTION AND CHOICE.”

“成为新加坡人并非事关血缘,而是关乎信念与抉择。”

 

新加坡也许很好,也许很差;但这种坏与差,乃至基于一种共同的信念与抉择。

我现在是新加坡永久居民,如果某天我申请入籍,我相信那也会是关乎“信念与抉择”。

 

问天 @2013/6/23 15:46:23 评论:2


美食的见识(一)

我辞职出来创业的那年,做的是一个美食指引的项目,项目显然是失败了,但那一年里,我耗费的光阴完完全全是在美食上。

在那一年里,我能够找到的所有美食资料我基本都看了;而微博上粉丝较多的大陆美食家中,我最佩服的是董克平老师,佩服他对美食的见识,亦佩服他的谦逊。

而大陆餐饮行业中,我最佩服的则是大董董振祥老师。我创业时,曾有幸获得大董老师曾题字,大董老师祝愿我项目“旗开得胜”。十分羞愧,我可耻的失败了,辜负了大董老师的期望;但大董老师所强调的:“美食是一个见识行业”则深刻的影响了我。

厨师也好,美食评论也好,吃货也好,拥有广博的见识,是一个基本要求;世界美食如此之多,你首先必须见识过了,才有可能了解。

美食是很奇妙的东西,只有亲自品尝、体验,才能称得上见识过的;光看别人的评论,看得再多,没有吃,也是没用的。

华人中最知名的美食家是蔡澜,而蔡澜老师在美食领域得到的尊敬,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对世界美食无以伦比的见识。蔡澜老师早年是做电影监制,很多成龙的片子便是他监制。因为电影,蔡澜老师全世界的跑,全世界吃,并且吃得深入,吃得地道。他这份见识,绝对是顶尖的。

见识的广博、深入程度是分很多层次的。

论广,华人可能没人比得过蔡澜老师;但要论深,至少在潮菜方面蔡澜老师说他是不如张新民老师的。当然,蔡澜老师也是潮州人,潮菜他自然也是从小吃到老的。

我经常在微博上说自己的“胃是淫荡的”,这个说法我其实是从台湾美食家焦桐的书中看来的。所谓“淫荡的胃”,是说在吃法餐的时候便死命喜欢法餐,吃日本料理便死命热爱日本料理,不对某种美食“忠诚”。这种调侃的说法,其实代表的是对美食见识广度的追求。

创业失败回来新加坡后,我基本坚持了每天都吃一家新的馆子。新加坡是个很有意思地方,多元文化荟萃,美食文化更是广,在新加坡我可以吃到很多不同国家的菜式。

若只是吃过新加坡的法国菜,便以为自己对法国菜有所了解,这种见识也是极其肤浅的。

好酒好蔡蔡昊老师曾敦促我说,新加坡虽然也有国际化的美食,但这种国际化始终还是新加坡的国际化,要真正的有国际化的美食见识,还是得跑到当地去,至少法国南部得去,日本得去。感谢蔡昊老师的教导。

托老婆的福,去年圣诞前,老婆大人买单,我才终于去了趟东京。

多年前就在蔡澜书中看到说他所欣赏的日本料理最高境界是天妇罗,只有吃懂了天妇罗,才能算认识了日本料理。我一直都不明白蔡澜老师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明明我吃过的天妇罗都很一般,有的甚至可以用难吃来形容。

到了东京,吃到天妇罗之神早乙女哲哉亲手做的天妇罗后,我才了解到蔡澜为什么会这么说。若要使用文字去形容早乙女老师做的天妇罗跟我在新加坡吃到的有何不同是件很徒劳的事情。必须去是山居,必须坐在早乙女哲哉老师面前,看着他炸天妇罗,然后品尝。

没有亲手拿过冰,是没法理解讲述冰如何晶莹的文字的。

所以说,见识的广度与深度,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见识越多,才知道自己不懂的越多;知道自己不懂的越多,也才可以知道有些人根本就不懂自己其实不懂的。

问天 @2013/6/22 8:31:59 评论:2


取消关注

我在微博关注人最多的时候大概是在两年前,关注了近5百人,每天努力的刷,唯恐看漏一条。

过度阅读是纯浪费时间,在那之后,便一直努力的减少微博关注人数,大概每两三个月便会把关注列表过滤一遍,然后取消一些;目标是要把关注人数降到0。

刚刚终于把所有的关注都取消了。但这不意味着我不用微博了;对于我感兴趣的人,我还是可以直接访问对方首页去看;我也还是会发微博;私信也一直都是开放的。

有些人把微博看的很重要觉得很搞笑,微博被删要呐喊几声,账号被封了还要努力转世,然后更是习惯性的黑渣浪。仿佛新浪微博便是一个必须要争取的阵地,失去了便会如何如何。

我觉得这些人怪无聊的。

互联网这么大,何苦聚在一起让政府统一管理呢?

为新浪微博投入越多的时间,意味着其它渠道更加得不到发展。

微博账号被删就被删了呗~有什么了不起的?笑笑好了~

博客账号被删就被删呗~有什么所谓呢?本来就不应该有不会被删的幻想吧~仇大苦深个毛?

任何对他人所控制的渠道做出的内容投入,都是在帮那个渠道的添砖加瓦而已。

我大概在10年前做了博客风,服务器一路从上海搬到汕头再搬到新加坡;折腾了无数次,却也还是有用户顽固来使用。如果这几年我不是泡微博花了那么多时间,我想我可以把它做得更好,让更多的人用吧~

PS:貌似新浪微博统计有问题,我已经删除所有人的关注鸟~但却还是显示有12个关注;可能,那十二个是属于早被删除的账号吧~

问天 @2013/3/21 22:08:27 评论:4


  下一页 尾页 (本页为第 1 页 共107页)  
Navigation
Blogwind
犬者首页
Contact


个人档案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那叫我怎么办?!”



Categories
死结(26)
电脑(212)
心情(204)
天影(25)
乱弹(241)
博客(84)
音乐(18)
饕餮(41)
读书(26)
电影(40)
网摘(5)
希望(76)
汕头(10)
经济(13)
苹果(21)
跋涉(19)
玩意(5)



Archive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2013年5月
2013年4月
2013年3月
2013年2月
2013年1月
2012年12月
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
2012年9月
2012年8月
2012年7月
2012年6月
2012年5月
2012年4月
2012年3月
2012年2月
2012年1月
2011年12月
2011年11月
2011年10月
2011年9月
2011年8月
2011年7月
2011年6月
2011年5月
2011年4月
2011年3月
2011年2月
2011年1月
2010年12月
2010年11月
2010年10月
2010年9月
2010年8月
2010年7月
2010年6月
2010年5月
2010年4月
2010年3月
2010年2月
2010年1月
2009年12月
2009年11月
2009年10月
2009年9月
2009年8月
2009年7月
2009年6月
2009年5月
2009年4月
2009年3月
2009年2月
2009年1月
2008年12月
2008年11月
2008年10月
2008年9月
2008年8月
2008年7月
2008年6月
2008年5月
2008年4月
2008年3月
2008年2月
2008年1月
2007年12月
2007年11月
2007年10月
2007年9月
2007年8月
2007年7月
2007年6月
2007年5月
2007年4月
2007年3月
2007年2月
2007年1月
2006年12月
2006年11月
2006年10月
2006年9月
2006年8月
2006年7月
2006年6月
2006年5月
2006年4月
2006年3月
2006年2月
2006年1月
2005年12月
2005年11月
2005年10月
2005年9月
2005年8月
2005年7月
2005年6月
2005年5月
2005年4月
2005年3月
2005年2月
2005年1月
2004年12月
2004年11月
2004年10月
2004年9月
2004年8月
2004年7月
2004年6月
2004年5月
2004年4月
2004年3月
2004年2月
2004年1月
2003年12月



My Links
Reader
时尚摄影师奇科的博客
颜如玉
最爱卫斯理

RSS 2.0

Username:
Password:
 Remember me